|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十章兵臨任丘城

第四十章兵臨任丘城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9-06 04:50  字數:6713

劉易暫且放下渤海郡的事,專註於進攻任丘。

任丘,亦是一個歷史名城了,記史籍記載,西漢平帝元始二年,亦就是公元2年間。巡海使中郎將任丘在此地築城以防海寇,因此,此地之城便以任丘為名。

任丘屬於平原地帶,是河北平原中部稍稍偏北的地區。因為其地地屬平原,地勢又稍為偏底,所以,任丘方圓數百里的地區當中,有著不少因為沉積而成的窪淀,積水成湖的儲水地帶。」小說「

劉易從太陽能手機里的資料當中看到,任丘可是後世環京津石三地經濟圈的主要城市之一。是華夏消費力排行全國前十名的城市。

此地農業發達,農產口豐富,多窪淀沉塘,水產豐盛。

在隋唐年間,其地大興水利,開渠泄淀,灌溉土地,使得任丘正式成為歷代來的一個農業發達的地區。

只是,現在任丘卻還處於比較原始的狀態,並沒有大興水利,開墾造田。

不過,就算是還沒有開發的任丘地區,但卻也是北地兵家必爭之地,先秦或是戰國年間,任丘地區便是兵家所關注的一個地方,當然,戰國時期,任丘還不稱為任丘,而是稱為狸地。

現在,袁紹就陳兵數萬於任丘,以阻劉易的新漢軍南下。三國小兵之霸途40

平原當中一座孤城,卻讓人感到有一種沉厚堅實的感覺。

當劉易率新漢軍到達任丘城下之時,任丘城牆頭。已經高堅袁軍戰旗,站滿了密密麻麻的袁兵。

劉易讓軍士列出攻擊大陣,再在眾將的陪同之下。催馬近前,對任丘城頭的袁兵喝道:「城上袁兵守將是誰?出來應話!」

城頭一個滿臉虯髯,身披戰甲的將領應聲道:「本人焦觸,任丘守將,爾便是新漢朝太傅劉易吧?哼!爾不過亦是董卓、曹『操』之流,竊國之賊,安敢挾大漢天子之名聲討天下?如今大漢氣數已盡。我家主公坐鎮河北,保一方百姓安寧,你豈敢進犯我疆界。犯我領土,『亂』我百姓?別人怕你劉易,焦某可不懼你,只要有焦某在。你休想踏過任丘半步!」

「哈哈……」

劉易聞言。不禁哈哈一笑,道:「好一個大漢氣數已盡,我新漢軍犯你疆界?河北冀州是你的領土?我劉易『亂』了百姓?哈哈,實在是可笑,沒有想到,焦將軍卻是如此一個能言善辯,能顛倒是非黑白的人才。大漢天子猶在,你安稱大漢氣已盡?就憑這一點。就足以證明,你便是一個目無大漢的反賊。你家主公袁紹。又有何德何能,敢劃疆定界,說河北是你的領土?他又有何本事,有何功績敢說他保冀州百姓安寧?遠的不說,就說你任丘城內,百姓怕有十萬以上吧?你去將百姓放出城來,大家與百姓對質,看看百姓是否認同你們的統治,問問百姓,看你們袁軍是否保了百姓安寧,是否讓百姓有一天的好日子可過。敢否?」

「廢話!如今天下誰不擁兵自立,割地稱王?就算你劉易,也只不過是一個挾天子割地稱王的偽君子而已,要戰便戰,何用諸多借口?百姓是否認同我袁軍又如何?有本事的,就攻進城來吧!」焦觸冷喝一聲,自然不會傻到要放百姓出城。

任丘城內,十來萬的百姓,已經被他派人強行調動起來,協助他守城,他相信,憑著自己的五萬人馬,一定可以守得住任丘城。

焦觸可要比麴義幸運了一些,他一直跟在袁紹的身邊作戰,又懂得討好袁紹,所以,在此袁紹沒有大將可用之時,便起用只有二流武將實力的焦觸為一方主將,命他率一軍進駐任丘。基於任丘的重要『性』,袁紹讓他率了三、四萬的人馬前來,加上任丘城內原來的守軍,兵力人數已經超過了五萬人馬。

任丘城,雖然不及范陽城大,可是,城牆卻也相當的堅實雄壯。城小,但軍馬多,易於掌控,更重要的是,焦觸向袁紹立下了軍令狀,願以『性』命確保任丘不失,向袁紹申請了數月的軍糧,一起運送到了任丘之內。足足三、四個月的軍糧,確保焦觸在這數個月當中,不會為軍糧的事犯愁。讓他可安心鎮守任丘城。

現在的袁紹軍,面對新漢軍的攻擊,他們自袁紹以下,卻沒有幾人敢說對新漢軍給予反攻的,大多都是從一開始就有著死守的心思。

這個焦觸,看上去長得粗鄙,可是卻也是有幾分小心眼的人。他zhidao,新漢朝劉易,其帳下猛將如雲,他跟著袁紹征戰這些年,見識過了不少真正的猛將的厲害,這要叫他率軍與猛將如雲的新漢軍正面攻戰,他是萬萬不敢的。可是,如果說到讓他守城,特別是鎮守像任丘這樣的堅城,只要在糧草充足的情況之下,他覺得還是有機會打敗新漢軍的。

另外,焦觸進駐任丘之後,馬上就將城內的百姓都控制了起來,幾乎將百姓家裡的錢數都搜刮始盡,做得非常的徹底,他美其名曰:這是為了保護任丘的百姓,現在大戰在即,只有百姓與他們袁軍上下一心,方可以力保任丘不失,搜去城內百姓的錢糧,是為了做好長久作戰的準備,由他來統一分配供給百姓的糧食,可使百姓不會有二心。焦觸搜盡任丘城內百姓的錢糧,又獲得了大糧的糧食,如果剋扣了百姓的食糧的話,卻又可以讓焦觸多守幾個月也不用擔心糧食的wenti。

焦觸現在,兵多糧足,對於自己是否能守得住任丘城相當有信心。他甚至還想著,如果他守住任丘數月光景,如果新漢軍因為糧盡而退兵,那麼他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