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十七章新漢軍挺進黑山

第二十七章新漢軍挺進黑山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8-27 04:16  字數:5710

「死!」王碩很快就反應了過來,他知道,如果讓這一批新漢軍的殺上關牆上來,那麼他們就麻煩了。

所以,他直接跳上了牆垛,手上的長刀一劈。

王碩幾乎是下意識的,第一時間就想著要阻止自己一擊不中的這個銀甲將攀上關牆頭。

他一刀將勾索砍斷,看著那向上竄飛的人影身形一頓,跟著向下率落。

同時,他手上的長刀,亦化作了飛刀,往下一插而下,意欲將那人影釘殺於關牆之下。

可惜,太史慈又豈會如此輕易被王碩擊殺?

太史慈急墜而下之時,大喝一聲,手上的長戟猛一插牆垛,嗆的一聲聲響,長戟剛好從一塊大石的夾縫當中插了進去,然後太史慈的雙手就緊緊的抓著戟柄,整個人一下子垂吊在關牆半空當中。

就在頭上一道寒光落下之時,太史慈卻一下翻身,輕盈的一躍,站到了戟柄之上,然後手上同時將背後插著的一對短戟給拿到了手中,一個格檔,將手上飛下來的長刀給磕飛開去。

「放箭!放箭!先殺這關牆當中的銀甲將!」王碩見如此都未能將這個敵將擊殺,他不禁紅了眼,大聲呼喝關牆頭上的士兵。

頓時,一排弓箭手,飛快的從牆頭上的牆垛探頭出去,瞄著太史慈便施放強箭。

這個關隘之前,沒有太多的空間可以給太史慈調派馬軍,弓箭大陣亦不好布下,所以,攻擊這個關隘的時候,是沒有自家的弓箭手壓制著守關的袁軍的。當然,現在的這個時候,就算是有弓箭手壓陣,也不能放箭的,因為自家的將士。已經正在攻擊關牆,如果放箭的話,怕難免會誤傷到自己的士兵。

所以,不只是太史慈現在。就算是一般的攻城戰,在開始正式攻城,在殺近關牆,正在攀登攻城之時,自己方面的弓箭手,一般是很難再提供火力壓制的。這一段時間,恐怕就是攻城一方,完全被動挨打的時刻,所以,攻城戰。最大的傷亡,也就是在這個時刻。

嗖嗖嗖……

亂箭齊飛,射向了太史慈。

太史慈貼著關牆站著,面對從上而下向自己射來的亂箭,他凜然不懼。反而關注了一下關牆互近的那些正在攀登而上的軍將,見頭上關牆的敵兵被自己吸引住了,他們有機會可以快速攀登上去。他不禁哈哈大聲一聲。喝道:「哈哈,來得好,我看你們誰可以殺我太史慈!兄弟們,上啊!」

太史慈的一對短戟,叮叮噹噹的將射近他的箭矢給檔飛。跟著再大聲喊道:「來而不往非禮也,讓爾等也見識一下本將軍的弓箭。」

太史慈說著之間,將一對短戟往背後一插,隨手再抽起了弓箭。

關牆上的敵兵,在射出一輪弓箭的時候,要再取箭。再拉弓,瞄準,發箭,這一個過程,需要幾個呼吸的時間。而太史慈。他卻快得讓人眼花繚亂,根本就看不看他手上的動作。

太史慈的武功,關鍵就在一個快字。他的戟法快,連箭法也相當的快速,他根本就不用瞄準,嗖嗖嗖……一連射出了三輪箭矢,而每一輪,是三支箭。

太史慈射出的箭矢,仿若有靈性一般,一射出,便一分為三,如長了眼睛一般,幾乎是貼著牆面射上去。

關牆上面,探頭出去要發箭的袁兵,他們才不過是剛剛拉弓,都來不及射出第二輪箭矢。

啊啊啊……

一連九聲的慘叫,九具額頭中箭又或是喉嚨中箭的袁兵屍首,居然被太史慈那強勁箭勁衝擊得往後倒飛。

九個弓箭兵幾乎被太史慈同時擊殺,王碩看得心膽俱裂。

他聽到了,這個銀甲將就是太史慈?是自己關前這新漢軍的三軍大統帥?作為大將,居然親自參與這種有死無回的攻城戰?新漢軍要瘋了么?

王碩不甘心,他回身一把抱起一根大擂木,再次一躍上牆跺,將擂木豎著往下,重重的瞄準太史慈的頭頂砸下去!

「太史慈!給我去死!啊!」

王砸為了擊殺太史慈,他幾乎用盡了自己全身的力氣,將擂木砸下。

擂木直直的砸向太史慈。

太史慈俊臉一凜,知道自己難以躲開這一砸了,現在讓他跳下長戟,脫離攻關戰鬥,他亦不甘心,他不禁雙腳一彎,就在他的長戟柄上紮下了一個馬步,同時,手上的弓及箭都丟棄,然後雙拳化掌,雙掌猛往上推出。

「喝!給我停住!」太史慈狂叫一聲,雙手堪堪的接住了巨大的擂木。

這個時候,在關牆下攻來的新漢軍將士,他們看得最清楚了,同時,他們亦有點心驚膽顫。他們著實是為他們的主將太史慈感到擔心。

只見,那巨大的擂木,豎著砸下,正正的砸中了太史慈。嗯,當然是太史慈雙掌堪好頂住了那擂木。

大夥看到,太史慈的身形猛的一頓,在大家都以為太史慈會被那擂木擊得從那關牆半空當中摔落的時候,太史慈卻大喝一聲,居然將那擂木反彈得似是要向上飛起似的。

嗯,實際並不是如此,那是檑木砸在太史慈的雙掌上,震得太史慈雙臂發麻,根本就接不住那擂木,而太史慈身上受力,重力將太史慈腳下的長戟戟柄都壓彎了下去。太史慈的長戟,亦是一桿寶戟,屬於神兵利器之列,其戟柄不知是何物打制,堅韌無比,具有極強的彈性,輕易不會折斷。

檑木,是被太史慈隨手扔向一旁的,只是被那長戟壓彎而反彈的反震之力,震得檑木似是向上彈上去似的,實是彈上一點之後,便向一旁躍落。

倒是太史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