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十二章胡車兒殺敵將如砸西瓜

第二十二章胡車兒殺敵將如砸西瓜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8-23 07:05  字數:4558

這個袁軍什長探頭往關牆外探望,結果,他的眼睛一縮,因為他看到了關牆之外,正有無數的黑影向上攀爬,並且,就在他的面前,一個人影已經爬到了他的面前。

這一瞬間,他整個人都懵了。

他剛剛罵著手底下的士兵,其實也只是例行公事的斥責,實際,他的心裡也從來都沒有想過會有人攻殺到這黑山頂上的主寨來。

所以,當他看到了有人從關牆外攀爬上來的時候,他的第一反應並不是示警,而是直接呆住。

一股強烈的危機感在他的心裡生出來,他這才想起,自己要不就是大叫示警敵襲,要不,就是撥刀殺敵,要不然,被殺的便是他自己。

可是,他愣住的這一下,便足以要了他的命。

楊鳳可沒有愣住,他一見到關牆頭上有人探頭出來張望,他馬上就用力一蹬關牆邊,身體便嗖的一聲,直接向上竄飛。

他一手抓著勾索,另一手,將嘴上緊咬著的長劍拿在手中,飛快的一劍削上去。

他人與那傢伙還有一小段距離,長劍本是及不到那袁軍什長的。可是,卻見楊鳳的長劍劍芒一吐,噗的一聲,一片血雨從上灑了下來。

這個倒霉的傢伙,他的頭顱,似是毫無徵兆的,突然的一下子與他的身體分離,從他的脖子之間斷開。

直到他的人頭飛起來,他居然還沒有發出一點聲響。

啪的一聲,他的人頭,並沒有掉往關牆之外,而是掉到了關牆頭上,正好,落在那個熟睡想著娘們的袁兵懷抱。

這個袁兵,他還有點迷迷糊糊的,雖被踹醒。可是他卻沒有第一時間清醒過來。

當那袁兵什長的人頭落到了他的懷中,他居然還懵然無知的,雙手捧起了什長的人頭,迷迷糊糊的道:「頭。你剛才說什麼?讓我小心保管自己的腦袋?可是你自己的腦袋怎麼亂扔啊……啊?啊!」

他自己迷迷糊糊的說著,慢慢的清醒過來,當看清雙手奉著的人頭之時,他一下子被嚇得三魂不見了七魄,驚嚇得他大叫一聲,將手上的人頭一扔。

「死!」

楊鳳跳上了牆頭,見終還是驚動了關牆上的守兵,有點惱怒的長劍一揮,將這個驚叫的袁兵亦砍掉了他的腦袋,他的腦袋。骨碌碌的滾到了一邊,其臉上,還保持著那種無比驚嚇的可怖神情。

「敵襲!敵襲!」

另外數個袁兵,他們倒沒有再犯傻,驚慌的大叫起來。同時,亦馬上抽出了兵器,往楊鳳攻去。

楊鳳怎麼說都算是准一流的高手,武藝比起當初的張燕亦不會太過遜色。他這個楊二當家,亦有說他的武功在黑山上,能排得到第二號的意思。

現在,就算是整個袁紹軍中。怕亦找不到幾個可以與楊鳳匹敵的武將出來了。

所以,這數個袁兵,想圍殺楊鳳,那只是送死的菜。只見楊鳳劍法一展,這數個袁兵根本就近不了身,劍影當中。碰碰碰的幾聲,這幾個袁兵便被楊鳳擊倒在地。

「奪取關寨門,放我們的人進來!」楊鳳見陸續有自己人攀爬上了關牆上,大手一揮,直接向關寨門樓殺過去。

袁兵示警是示警了。可是,這半夜裡,就算是示警都沒有太多的用處。

起碼,這關牆頭上面,僅只有數十個都不到一百個袁兵。根本就不夠楊鳳等人殺的,哪怕是驚動了關寨之內的袁兵又如何?最難攻擊的關寨牆,已經落到了楊鳳的手中。

嘎嗄聲中,關寨大門被打開,在外面等著的一眾黑山叛兵,高呼一聲,如潮一般殺進大寨之內。

「直接殺向袁兵宿營地,殺啊!」楊鳳亦從關牆上沖了下來,與衝出大寨內的士兵匯合,率先引著軍士向袁兵營地衝殺過去。

「新漢軍攻上黑山了,黑山的兄弟跟著新漢軍反了袁紹!反了反了!」

「黑山的兄弟,我們的楊二當家回來了,不服袁紹濫征暴斂的黑山兄弟,就跟著我們楊二當家反了!」

「反了反了!」

「殺啊,殺光袁兵!」

「黑山是我們黑山兄弟的,把袁兵趕下山去,殺殺殺!」

……

楊鳳帶著人馬,一邊衝殺,一邊高聲大喊,喊著口號,挑撥著黑山大寨之內所有人的神經。

袁兵所在的營地,離關門還有一點距離。

這晚,楊德比較夜才睡,皆因辛評不在,高幹亦不在,整個黑山都由他說了算。現在袁紹帳下,缺少一些可獨擋一面的大將,他心裡滿滿的想著,這一次獨守黑山的閱歷,可能會給他的政治仕途加上不少分。

當然,他亦如一般的袁兵一樣,想著自己身處黑山頂上,新漢軍遠沒能打得到黑山來,就算打到黑山來,這黑山險峻的地勢,也絕對可以抵敵得住新漢軍的進攻。

他白天巡視了一翻黑山之後,心裡自覺安全,根本就不可能會有什麼的危險,所以,他一時興起,弄了兩個女人來陪他。結果一路就弄到了很夜,可能是心情舒爽的問題,他這一次特別的勇猛,做了一夜三次郎。

可是,一夜二次郎的後遺症,就是手酸腳軟。

他才剛想躺下好好的睡一覺,第二天再弄一些大補之物來進補進補,然後再好好的弄些漂亮的女人來樂樂。

可惜,驚慌的示警聲,將他所有的美夢都打破了。

他亦和所有黑山主大寨之內的人一樣,第一時間聽到敵襲呼喊的時候,他半信半疑。因為這好好的,怎麼會有敵襲?莫非是一些士兵閑得無聊,在弄什麼的惡作劇?哼,楊德的心裡,還在惡狠狠的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