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百八十九章官渡之戰(五十)

第六百八十九章官渡之戰(五十)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8-07 02:33  字數:6647

官渡之戰,給世人一個虎頭蛇尾的感覺,來勢洶洶,卻抱頭鼠竄,潰不成軍。

哪怕是歷史上的官渡之戰,亦差不多如此。

想袁紹,八十萬大軍是何其壯哉!可是,卻一連打敗仗,明明是佔據了絕對優勢,卻處處受制,明明可以兵分多路,讓曹操疲於應付,但袁紹卻因為驚懼曹操詭計,自始至終都未曾考慮過帳下謀士所言的輕騎突襲許都的策略。至使袁紹只能屯軍於官渡關隘之前,因一次渡糧被毀而自亂了陣腳,亦由於他的多疑寡斷的性格,直接逼得張合與高覽兩員軍中柱石叛逃,這等於直接抽去了一座高樓大廈的基石,讓袁紹軍轟然崩潰。

官渡之戰!是役,除袁紹所帶十萬精兵及早前分別派子率軍先回黎陽、鄴城之軍外,留在官渡大營的四十萬軍馬,被曹操的大軍殺得逃的逃散的散。

其軍,一小部軍士饒幸逃脫,余者被曹軍斬殺八萬之眾,降者不計其數。

八萬袁軍將士的屍首,堆積如山,血水流入黃河,使黃河滔滔河水都泛紅三天,久久不散。

烏巢被毀,又聞黎陽、鄴城有曹軍偷襲,軍馬一下子折損過半,袁紹在延津當場又吐血三升。他不敢再待建津,直接命軍馬撤逃。

但此時,曹仁、張綉、藏霸等曹將,分別各率十萬軍馬,渡過了黃河北岸,分別攻擊延津、白馬、濮陽、濟北等城。當中,張綉所部曹軍。已經直逼濮陽。

袁紹棄延津撤逃,本欲攻奪延津,接應官渡曹操大軍的曹仁。得知袁紹棄了延津,當即揮軍奪取白馬城,攔路劫殺袁紹的軍馬。

從白馬城到延津一帶,幾乎處處聞得曹軍喊殺之聲,直把袁紹嚇得心驚膽顫。最後,袁紹命隨自己撤逃的十數二十萬軍馬,立即北渡清水河。返回自己的勢力地盤。他則在親衛騎兵的保護之下,火速逃回到了黎陽。

黎陽守將蔣義渠出迎袁紹,見袁紹如此狼狽而回。驚問何故。袁紹將自己官渡之敗,棄延津之事訴之。此刻,袁紹才知道,原來根本就沒有曹操的什麼兵馬前來偷襲黎陽。更沒有曹軍殺到鄴城的事。

亦是至此。袁紹才知道,自己又中了曹操的詭計,自己自亂了陣腳,白白葬送了自己數十萬軍馬。

袁紹搖搖欲墜,蔣義渠趕緊護袁紹進黎陽,再派出軍馬,沿清河布置防線,招諭袁軍離散之眾。

袁紹軍雖然大敗。但是逃回來的軍馬還是有不少的,那些已經被曹操殺寒了心的袁軍。聽聞袁紹已在黎陽,趕緊前投,不日,便又被袁紹聚攏了不少軍馬。

當然,此時的袁紹軍,已不復之前的勢眾了,兵力遠弱於曹操的軍馬。

稍稍穩定一點的袁紹,他知道官渡雖敗,可是自己的基業卻不可丟,急令眾將據清河北岸以抗曹軍。

也幸好,袁紹之前,就一直以清河為防線,早已經做好了許多布置,現在防守起清河來,倒也不是太過困難的事。

曹操數路軍馬,見袁紹已經布置好了防務,他們亦只好停止了攻擊,並沒有一鼓作氣殺過清河,完全消滅袁紹。

其實,這也不是曹操不想揮軍渡河直取冀州,而是曹操此官渡一戰,亦是饒幸得勝,若袁紹再據官渡大營守住三幾天,他的軍馬就馬上自亂,不戰而敗了。他此次雖敗袁紹大軍,所俘甚眾,斬獲不計其數,可是,所得的糧草卻不是太多。畢竟,袁紹的軍糧大多存放於烏巢,被曹操自己一把火燒了,袁紹軍中的糧草,亦不多,所以,曹操所獲得的,只是無數俘虜及軍械方面的東西,糧食卻是相當缺乏的。

所以,哪怕曹操現在打了一場大勝仗,可是,他自己軍馬的軍糧問題,卻依然還沒有得到解決。如此,曹操就算是想一鼓作氣殺過清河,奪取袁紹的河北亦是有心無力。

此刻的曹操,他需要的,就是趕緊停戰,休生養息,解決他現在軍糧缺乏的事。另外,最主要的,還是要馬上調集大軍,屯軍於襄城、陳留一帶,提防新漢朝是否有什麼的行動。曹操深知,如果自己在官渡大敗袁紹的消息傳到了洛陽劉易的耳中,那麼就等於自己之前在下邳與劉易之約就到此為止。與袁紹之戰,分出勝負之前,劉易承諾新漢軍不會出兵攻伐他或袁紹,但是現在,官渡之戰,算是他與袁紹分出了勝負,這是否就表示,劉易也應該有所行動呢?

此刻的曹操,他最為擔心的,就是劉易要出兵攻伐他,真是如此的話,他現在怕真的難以再和劉易一戰了。他現在,就唯有將自己的大軍調往與新漢朝接壤的關隘,讓劉易看到,自己已經做好了提防劉易的準備,讓劉易不要輕易與自己開戰,否則,他也討不了好。

這樣做,其實也只是虛張聲勢罷了,假如劉易當真的要殺過來,曹操恐怕真的會焦頭爛額。

而袁紹,見到曹操並沒有乘勝追擊,他亦安下心來,與眾將相商回冀州。

袁紹一眾將士,此刻皆身心俱疲,自然是沒有異議,留下一定軍馬鎮守清河沿岸,袁紹率大部軍馬返回鄴城。

袁紹此次兵敗,影響卻是非常深遠的,實際的情況,還真的如當初沮授所慮的那樣,一下子失去了那麼多河北青壯子弟,河北百姓聞到噩報,無不傷心欲絕。此刻,整個河北,幾乎都陷於了一股愁雲慘霧當中。

不只是河北百姓,就是袁紹的軍中亦是如此,隨袁紹返回鄴城的軍士,人人如喪考妣,人人哀痛。

半路,袁紹軍馬在荒山宿營。可能是荒野讓人倍添落漠傷感。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