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百八十五章官渡之戰(四十六)

第六百八十五章官渡之戰(四十六)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8-04 23:52  字數:5383

曹操見到了自己親筆所書的送返許都的催糧書信,他久久無語,知道現在再百般狡辯都瞞不過許攸自己糧草已盡的事實。

不過,此刻的曹操,卻絲毫沒有因為方才多翻欺騙許攸自己軍糧早盡的事實而有半點愧色,他反而是有點激動的一把再緊緊的握著許攸的雙手,拉著他言詞懇切的道:「子遠,曹某知道,汝既念舊情而來,定有破袁之策教我!請子遠務必要助曹某!破袁之後,朝中大臣之位,必有許先生一席之地。」

只有成為朝廷正式的朝臣,他方可繼續過著有身份有地位的日子,也方有機會獲取更多的錢財。現下,自己的親族,估計大多都會被袁紹所殺,許攸現在,也沒有了太多的念想,唯有就是想著自己的後半生如何可以過得安逸一些。所以,他現在,給曹操獻計,便成了他今後是否能過得更好一些的一個唯一的機會。

許攸平時為人雖然傲慢,可是,他的確也自知自己的斤兩,輕碼,他知道,曹操帳下的謀臣如雲,他現在投了曹操之後,將來想要在這些如雲的一眾才智過人的謀士當中脫頻而出,那是不太可能的。

所以,現在給曹操獻計破袁,恐怕就是他能在曹操面前露臉的最好一個時機了。只要為曹操破袁立下了一場大功,便能讓他今後受福無窮。

當然,許攸更加清楚,他現在,也並非沒有什麼必袁的良策給曹操,他能想到的,估計曹操與其一眾才智過人的謀士。早便已經想到了。他現在,唯一的優勢,就是知釋袁紹的一些機密情報,與其說是有計助曹操,還不如說是自己所掌握的情報。才是曹操真正想要獲知的。

正因為許攸他也明白了這一點,所以,不惜要逼著曹操自己承認其軍糧已經用盡,如果沒有他的情報,曹操現在就面臨退兵或者兵敗的可能。只有說破曹操的這一點,才方可顯得出他所掌握的情報的珍貴。

在這個時候。曹操說什麼都是假的,只有讓他成為朝廷眾臣當中的一員,許攸方覺得安心。

所以,許攸聽到曹操說破袁之後,可表他到朝中為臣,許攸才滿意的點頭。知道要適而可止,不可再與曹操鬧彆扭了。

許攸當即對曹操道:「丞相,如今與袁紹百萬大軍相抗,如果不謀求急勝之道,那必然是取死之道。現下明公恐亦已經有此體會,我軍糧盡,便等於是陷於絕境。敗亡放眼可見。呵呵,不瞞明公,袁紹軍糧草充足,他如此與明公大軍相抗一年半載,他都依然還是糧草充裕,不會有缺糧之危。」

「嗯,子遠,這些曹某豈不明白?可是,急勝之前如何?」曹操的心裡無不鄙視,許攸口中所說的這些道理。誰不明白?可是,這急勝之道,如何能急如何能勝?正如袁紹自己所說的,他的軍馬,百萬之眾。一人吐一口垂沫,都要把自己的軍馬淹沒,數以百萬的大軍,能輕易言勝么?

何況,交戰雙方,不管對方是否軍糧充裕,但是誰不想急勝?如果可以一戰而敗對方的話,誰會希望像現在這般兩軍在官渡對持?曹操絕對不想與袁紹的大軍如此對持,相信袁紹也更不願意。

「明公,兩軍交戰,必先劫糧,許某現在倒有一策,可教明公三日之內便破袁紹,使袁紹百萬大軍,不攻自破。」許攸道。

嗯,許攸在袁紹的面前,亦對袁紹說過,對曹操,可不攻自破,現在在曹操的面前,又說可不攻自破袁紹。如果說曹操不明白許攸意之所指的話,恐怕真的不想與他再說。許攸所說的,誰不知道?關健是,要劫糧是如何劫,曹操想知道的,就是袁紹的糧倉的情況。

曹操見許攸如此,趕緊作恭敬狀,垂問:「請子遠述說良策,曹某必依之。」

許攸環眼看了一眼四周的曹操軍將,才施施然的道:「袁紹昏庸,他因為曹公派出一支奇襲隊伍毀了他一批糧草已經自亂了陣腳,他為了確保其軍糧的糧道安全,已經分別將他的大將都分別出去護糧了。所以,袁紹大營,雖然大軍眾多,可是能戰之將卻沒幾個還在大營,所謂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沒有了一眾能征善戰的大將眾鎮軍中,袁軍雖眾,卻沒有幾分戰力,曹公一方面,可即刻發兵,主動向袁紹搦戰,化被動防禦為主動出擊。此乃先牽制袁紹的注意力。」

「嗯,曹某可即令軍馬向袁紹大營發起攻擊。」曹操毫不猶豫的道。

假如說,沒有許攸,曹操亦有揮軍主動出擊,尋求與袁紹決一死戰的考慮,因為,曹操他真的不想灰溜溜的退兵許都。曹操知道,如果他一旦退兵許都,那麼他就將陷入了一個非常被動的局面。所以,這一點,曹操沒有猶豫不決,因為他知道許攸一定還有後著。

許攸見曹操對他言聽計從,滿意的點點頭道:「曹公,袁紹派出大將張合、高覽等等一眾大將,從鄴城護送軍糧到官渡,其實,這一切都是袁紹的障眼法。」

「哦?障眼法?」曹操有點不解的問。

「沒錯,就是障眼法!」許攸慎重的點頭道:「許某知道,曹公一定是派出了不少斥侯探子到了河北,意圖尋找到袁紹軍的運糧路線,然後給予劫之還毀掉。就如早前,曹公派出奇襲隊在黃河面上,毀去袁紹的那一批軍糧一樣。當想,我想曹公更希望知道的,應該就是袁紹現在的糧倉所在,想著毀去了袁紹的糧倉,袁紹的大軍便自破,是么?」

「這……曹某的確如此想,亦的確派了不少斥侯探子到了河北。可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