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百八十三章官渡之戰(四十四)

第六百八十三章官渡之戰(四十四)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8-03 04:58  字數:6429

與曹操這一戰的重要性,袁紹的心裡非常清楚,他可不想像那個弟弟袁術那麼的糊塗,多次出兵招惹了曹操,卻又鼠首兩端,不敢下決心與曹操決一死戰。最終導致慘敗身亡的下場。

說真的,袁紹認為,袁術當初的實力,並不比曹操弱多少,甚至,初期奪得揚州後不久,袁術的實力遠比曹操強大。那個時候,如果袁術能夠下定決心除去凌駕在他脖子上的曹操,捨得給他袁紹道一個歉,給他袁紹讓一些利,那麼,他們兩兄弟聯手,曹操怕早就已經被滅了。那麼現在,大漢的半壁江山,已經是他們兄弟兩人的了,兄弟同心,又豈會再在乎新漢朝劉易?

與曹操開戰,一定要做好萬全的準備,然後不戰則已,一戰便一定要決戰到底,絕不能再給予曹操翻身的機會。

袁術就是既想戰,又懼怕,要戰又不敢戰,最終被滅。袁紹暗暗給自己鼓勵,儘可能的減弱這次被曹操襲擊自己的影響減到最低的程度,一定要與曹操堅持戰鬥到底!

派了張合與高覽負責糧草的押運之後,袁紹又命令審配,著他即刻返回鄴城,監督糧草,提防曹操的小部軍馬潛到鄴城去搞破壞,一定要保護好鄴城糧倉,並督促好糧草運送到烏巢來的事宜。

烏巢,是袁紹屯積糧草的地方,在延津的後面。

袁紹認為,他與曹操一戰,如果順利,便可一直攻殺到許都,所以,他的糧草不可離自己的大軍太遠。他本想,讓自己的糧草隨自己的大軍一起行動,一起全都運過黃河,存於他大軍的大營。只是暫時官渡還沒有攻下,袁紹也不敢輕易的將所有的糧草都運送過黃河南岸。所以。袁紹覺得,將自己的軍糧藏於烏巢是一個最為穩妥的做法。如果攻擊曹操順利,那麼在烏巢的軍糧,亦可以快速的運送過黃河。萬一進攻不順。袁紹覺得自己的大軍亦可以退回黃河北岸,在延津駐守,憑黃河與曹軍對抗,再尋機與曹操一戰。

不管如何,他的軍糧都在自己大軍附近,永遠都不用擔心缺糧的事,如此,他才可以專心的與曹操周旋。

袁紹想了想,覺得最主要的還是保護好烏巢的安全,因為那兒藏了他大量的軍糧。於是又命令。大將淳于瓊及眭元進、韓莒子、呂威璜、趙睿等等一眾大將,率數萬軍馬進駐烏巢,以提防曹操會派小部軍馬偷襲劫糧。

這個時候,袁紹帳下謀士許攸,卻再次前來向袁紹提出了一些意見。

許攸對袁紹道:「主公。這次我們的糧草被曹軍所毀,屬下認為,只是一個巧合,主公不應該太過擔憂,更不能因為這一次的打擊而自亂了陣腳。」

「哦?我如何自亂了陣腳?」袁紹見是許攸,不覺警惕的看了許攸一眼。

許攸,字子遠。少時曾與曹操有過一段交情。對於這些,袁紹亦是知道的,所以,這一次攻伐曹操,袁紹帳下謀士各獻各策之時,袁紹總會對許攸抱著一定的警惕性。他生怕許攸會念及當年與曹操之情而暗害自己。

當然,主要的原因,袁紹也並不是因為許攸在少時曾與曹操有過交情而對許攸心生警惕的,主要還是因為許攸的人品問題。

許攸有才,但卻並非是大才。相比起郭圖、辛評、縫紀等謀士來說,許攸的才華在袁紹的心目當中,並非是非常突出。

況且,有時候,袁紹總會覺得許攸此人太過沒有立場,時而顯得道貌岸然,時而又會讓人覺得他太過齷齪,所謀之策,亦是時陰時陽,讓袁紹覺得他總是沒有立場沒有底限。

另外,袁紹亦對許攸那為人有點輕慢,常常信口開河的表現,讓他覺得其人討厭。

嗯,這個怎麼說呢?

袁紹知道,在許攸投效自己之前,許攸與先後兩任的冀州刺史的關係都不錯,並且,袁紹也知道,許攸在黃巾暴亂期間,與冀州刺史王芬,沛國周旌等一眾地方士施土豪連結,居然想廢除當時的先帝靈帝。

許攸等人的行為,袁紹覺得,那簡直就是開玩笑,好高騖遠,不切實際,天方夜譚。

那個時候,黃巾軍的聲勢如此浩大,都很快就被鎮壓下去了,他許攸這些人,有什麼本事廢除靈帝?皇帝是他們說要廢便廢的么?他們算什麼東西?他們這是在自尋死路。果不其然,他們很快就被鎮壓,許攸逃亡。

說真的,當時,袁紹可是站在朝廷一方,像許攸這般,意圖廢帝的人,就是在造反,就是袁紹的敵人。如果當時許攸落在袁紹的手上,袁紹估計第一時間就斬了他,拿他的人頭向朝廷報功。

要不是後來靈帝駕崩,董卓入京,袁紹被迫得不得不離開洛陽自尋活路,開始謀求自立,如此,那些本來就對漢廷有反意的人,正是袁紹所要招攬的時候,否則,許攸怕也難以得到袁紹接納。

袁紹之所以覺得許攸做人沒有立場,就是因為他原本就是有過廢除皇帝、造反的行為事實,可卻時常也標榜自己是漢臣,時常說要匡扶漢室什麼的。這丫的,自己明明要反漢,還說什麼的匡扶漢室?連皇帝都反過了,有必要還說自己是漢臣么?

就是這樣的一個人,當初呂布從關中跳出來,帶著獻帝與曹操做交易的時候,又是這許攸,勸袁紹要迎回獻帝,從曹操的手中奪過獻帝。

嗯,如果得到獻帝,就可以像當初的董卓、那時的劉易、現在的曹操一樣,可以挾天子以令諸侯。對於這個,袁紹的心裡非常清楚。可是,袁紹那個時候,的確已經厭倦了對漢室的卑躬屈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