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百八十二章官渡之戰(四十三)

第六百八十二章官渡之戰(四十三)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8-02 06:12  字數:2259

袁紹搖搖晃晃的一屁股坐到了河邊的一堆草堆上,望著瘡痍滿目的河面,整個人有如被抽去了力氣一般,久久無神。

曹操居然能夠在他的眼皮底下毀去他的一批軍糧,對於袁紹來說,打擊還真的是相當大的。

當然,並不是指他的這批軍糧被毀給他的打擊有多大,事實上,損失這一點糧食,對於袁紹來說並不算什麼,他現在並不缺糧食。

這也是他袁紹與曹操相對比之下,他僅只是與公孫瓚相爭,並且停戰時間較長的好處,袁紹屯軍河北南方,讓袁紹有了更加多的時間冷靜下來治理冀州,有著更加多的時間來屯積糧草,這就使得袁紹現在的糧草還是相當充裕的,哪怕與曹操再僵持更久,他也不會擔心有缺糧的情況出現。

而曹操,他連連征戰,根本就沒有正式的休養生息過,所以,他的糧草就幾乎沒有多少的剩餘。何況,還有一點,袁紹治理河北之地,他並沒有如曹操或者是新漢朝劉易那般,會為治下的百姓著想太多。對於袁紹來說,其治下的百姓,只要能活得下去便好,至於別的,他可不會管太多,他要向百姓徵收多少錢糧,便徵收多少,鮮有對治下百姓減租減息的情況。

真正讓袁紹感受到打擊的是,他與曹操之間,的確是對對方都非常熟悉。曹操在了解他之餘,他亦了解曹操。

袁紹早就知道曹操老謀深算,用兵詭異。

袁紹也是早就知道曹操不好惹,心裡對曹操始終都會一點心理陰影存在。所以,他才會遲遲沒有把握住機會出兵攻伐曹操。他之所以一直要等到現在才正式與曹操開戰,那就是因為他覺得自己已經做好了與曹操開戰的準備。他知道。與曹操開戰,那是絕對不能掉以輕心的,不僅要在兵力上勝過對方,更要讓自己一旦與曹操交戰之後,再也沒有任何的後顧之優。這樣。方可有戰勝曹操的機會。

自從正式起兵與曹操交戰之後,袁紹就打醒了十二分精神,堅決採取穩紮穩打的辦法,儘可能的做到,不能讓曹操有什麼的可乘之機。因為袁紹知道,曹操這傢伙。最懂得的就是臨機決斷,總能在絕境之下縫生。

袁紹很清楚的記得,曹操曾行刺過董卓,可是,最終卻讓曹操以獻刀給董卓之名矇混過關,逃過一劫。他自問。如果是自己處於曹操當時的情況之下,他肯定做不到曹操如此的急智,恐怕早就被董卓給滅了,又豈會再有今天?

袁紹對於自己的軍糧情況,真的做了很多的功夫,從存放到押運,都用盡了心計。因為他知道。與曹操交戰,如果不看好自己的糧食的話,讓曹操知道了自己的糧食來路,他肯定會打主意的。所以,他從一開始,就讓自己的運糧隊只能在夜間運送,不管是在任何的時候,都不準暴露他存放糧食及押運糧食的路線。

袁紹打算做到,讓曹操縱有再多的詭計,也無處可施。只能被他直接的,正面的擊敗,堂堂正正的勝了曹操。

可是,他沒有想到,他行事如此小心慎密。卻終於還是讓曹操抓住了自己的一個漏洞,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毀去自己的一批糧食。

這個,才是對袁紹最大的打擊,千算萬算之下,都逃不了被曹操的算計。

而且,這件事,也給袁紹敲響了一個警鐘,因為,曹操這一次可以這樣來毀他一次糧食,可能就會有第二次第三次。曹操的軍馬,從黃河上游,看準了時機衝下來,他的軍馬也無可奈何的。

畢竟,袁紹的軍中,並沒有水軍,哪怕有,也只是非戰鬥水軍,是一些沒有一點戰鬥力的運輸船的軍馬。

北人善馬不善水,這還真的不是說說的,而是一直來便是如此。

袁紹此刻想到,如果自己每次運糧都會被曹操襲擊的話,那麼他就不用再打這場仗了,他們這些在黃河面岸的軍馬,餓都要被餓死。

呵呵,袁紹並不知道,曹操現在,怕也不太可能再對他進行如方才一般的襲擊了,因為,曹操現在在黃河上游的船隻並不多,也僅只是夠徐晃率軍進行一次這樣的襲,現在,徐晃已經率軍到了下游去,不可能再回到上游去了。他們的人馬倒可以回去,只是船隻是不太可能的了。

並且,曹操的軍馬,亦有著與袁紹軍一樣的情況,曹軍的人馬,亦不善水啊,如果袁紹能夠先派出一些船隊護著運糧船,看到有曹軍的船隻從上游下來的時候,攔住曹軍的船隻,哪怕與曹軍的船隻相撞,同歸於盡也一樣可以保住袁紹的糧草的。

不過,現在袁紹自然沒有想這些,他現在所想的,是在懷疑曹操是否已經清楚了自己的運糧路線。

這個時候,負責押運糧草的大將韓猛來見袁紹,袁紹見到韓猛,還真的有點惡向膽邊生,他一再交待,要韓猛再三小心,可是,卻終還是著了曹操的道道。

袁紹大怒,要將韓猛押下去斬了。

還好,一眾謀士趕到了河邊來,勸住了袁紹。

袁紹有點急的對尋到他的一眾謀士大將道:「曹操必然已經探知了我們的糧草情況,知道了我們押運糧草的路線了。要不然,他不可能把握得這麼準確,會在我們的軍糧剛要從黃河北岸送到黃河南岸的時候,恰好趕到襲擊我們。這一切,都要怪韓猛,若他小心一些,不暴露,那麼,曹操就肯定就拿我們沒有辦法。」

「嗯,這次曹軍的襲擊,的確也太巧了,估計還真有可能讓曹操知道了我們糧運的路線。」

一眾軍將亦覺袁紹推測的有道理。

「所以,從明天開始,我們的糧食押運,要更改路線,要派更多的軍馬前去押運,不能再出任何的差錯!」袁紹咬著牙,扭頭對張合、高覽兩將道:「張合、高覽,現在官渡的戰事,是軍隊的較量,你們兩員大將在此,起不到太大的作用,所以,以後,就由你們兩人負責押運軍糧的事情,務必不能再出差錯!」

「是……」

張合與高覽對望一眼,接下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