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百七十七章官渡之戰(三十八)

第六百七十七章官渡之戰(三十八)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7-31 04:49  字數:5438

「蘭兒,不要怪為夫心狠!」

就要關羽大步走向梁蘭,要將她救走的時候,劉備卻語氣一緩,似是無比複雜的看著梁蘭,神色痛苦的道:「如果為夫,為了安天下,卻連一個落腳點都還沒有,現在還處於曹操的包圍當中,許都離我們這裡,也不過是一兩百里遠,若讓曹操知道劉備在這裡,也必然會派出大軍來攻擊我劉備。說不準,明天劉備又要亡命天涯。而我二弟關羽,是一個真性情的大丈夫,待兄如父,侍嫂如母,若曹操大軍來攻,逃亡之時,二弟必然還會拚死護著你,假若我二弟關羽有什麼的行差踏錯,因為你而出了什麼的意外的話,你叫為夫如何是好?沒有了二弟關羽的攘助,這天下何時能平?何時才可以讓大漢百姓過上好日子?此刻,也正如那深山當中的劉安夫婦一般。早死晚死,都是一樣的,如果以你之死,可以讓二弟從此安心攘助為夫,為了天下更多受苦受難的百姓奮鬥,那麼,你的死,也是有意義的。」

叮!

劉備說完,將手上的長劍扔到了梁蘭的面前,悲天憫人的流淚道:「弒殺枕邊人,劉備還真的下不了手,你自己……看著辦吧。」

「二弟,你不可再勸為兄,更不可攔著她,不然,為兄就自刎於你面前!」劉備旋風般轉身,攔在走來的關羽面前,目光緊隼著關羽,絲毫不讓的道:「想我們兄弟三人,立志平天下,匡扶漢室,振興大漢,這一路走來,我們兄弟同心,其利斷金!可是,雲長你何時變得有如婦人。似乎,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你好像對為兄就有了一些隔應,莫非是為兄哪裡做得不好?讓兄弟寒了心?若是如此。雲長你大可以開誠布公,我們兄弟商量著來,要不然,便是你雲長的問題。如今,為兄也算是走到了山窮水盡的時候了,今天不知明天事,假若,你覺得跟著為兄委屈了你,屈了雲長的大才,那麼。你要去曹操那裡做你的大將軍,做你的漢壽亭侯,為兄也絕對不會怪你,只會祝福你。不過,平定天下。匡扶漢室,振興大漢,是劉某畢生之志,不管前路有多難走,鋪滿荊棘,我劉備亦會堅持走下去!」

「大哥!」關羽被劉備如此責問,心裡不禁有點激動。正要向劉備表明自己的心跡,說明自己只是與劉備有點意念不合,卻一眼看到梁蘭已經檢起了劉備扔到了她面前的長劍。

關羽顧不得再與劉備說這些,一閃身,從劉備的身邊閃了過去,一腳將梁蘭手上的長劍踢飛。道:「嫂子,你瘋了?不可如此!」

「嗚……二叔,你、你不用管我了……」梁蘭失聲哭出來,爬著欲去檢回那長劍。

「二弟!你當真的要與大哥分道揚鏢?你還顧那賤婦如何?」劉備神色難看的道。

關羽的心裡不禁默然的嘆了一聲,他知道。今天的是,恐怕還真的有點難以善了,現在,不只是梁蘭被劉備逼上了絕路,連他自己,亦被劉備逼得不得不表態了。可是,現在的情況之下,關羽知道,如果再說出與劉備意念不合,要離開他去投靠劉易的話,已經不適合事宜了,因為,他當真的要說出來的話,那麼梁蘭怕就是死定了,他現在無論說什麼,劉備恐怕都會聽不進去。

假如關羽當真的從此就要帶著梁蘭遠走高飛,那麼,他關羽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都白費了,從今之後,天下都會認為他關羽是一個無信無義之人,會誤會他與嫂嫂梁蘭有著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為了梁蘭與劉備反目,怕誰都會知道這當中會有什麼的事兒吧?何況,關羽自問,如果自己現在就帶梁蘭離開,那麼,將來怕還當真的要與梁蘭在一起,這樣一來,也正坐實了世間的傳言。

當然,如果關羽自此就與梁蘭雙宿雙飛,從此隱世,再不顧世間如何,那麼還是可以的。可是,關羽的心裡有點不太甘心,此刻大漢,正處於水深火熱當中,大漢英雄輩出,他不會盡天下英雄,他也不甘心啊。

說到底,關羽的心裡,也不是那種甘於平凡寂寞的人。

此刻,已經不宜再說與劉備兄弟分離的事了。

心裡默嘆了一聲關羽,轉而想了一下現在的狀況,沉默了一會,對劉備道:「大哥,其實,事情也並非如大哥這樣悲觀。之前所有之過失,亦不可全推於嫂嫂身上,她沒罪,就算有罪,也罪不至死。不知道,大哥可否先冷靜下來,聽關羽說一句?」

「哦?那二弟請說。」劉備點了點頭道。

「大哥,二弟並非對大哥有了異心。」關羽無奈的違心的道:「關某這次轉碾千里,還不是為了能回大哥身邊,與大哥一起爭戰天下,平定宇內么?」

「二弟當真如此想?」劉備心裡暗喜,但神色依然淡漠的道。

嗯,劉備今天如此,還要殺妻,為的不就是可以探知關羽心底里的真正心意么?現在,終於逼得關羽說出了心底的話,現在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說出來,那麼,關羽就絕對不會再反悔的,必然會留在自己的身邊了。

「大哥,難道你還不清楚關某?曹操奏請皇帝封關某為大將軍,賜關某漢壽亭侯,黃金美女無數,關某何曾動心?」關羽說的這些也是實話,他一臉坦然的對劉備道:「這些都過去了,關某現在不就回到了大哥的身邊么?現在,我想對大哥說的是,我們現在雖然兵少,可是卻也不是沒有一點發展的可能的,曹操與袁紹,正在官渡交戰,現在他們兩方面,都無暇顧及我們的,只要我們趁此機會,奪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