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百七十六章官渡之戰(三十七)

第六百七十六章官渡之戰(三十七)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7-31 04:49  字數:5377

「二叔,不用再為梁蘭求情了。」心如死灰的梁蘭,此刻卻跪著抬頭望向了關羽,她的眸子無淚,只有如湖面一般的平靜。

「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嫁入了劉家的門,就是劉家的人。作為劉家的女人,梁蘭知道,一切都要以夫君的大事為重。因為梁蘭,而拖累了二叔,致數萬將士被曹操所俘,這些都是梁蘭的錯。如此大的罪過,梁蘭百死莫屬,自該一死以謝夫君。」梁蘭從關羽身上收回了目光,望著劉備道:「夫君,梁蘭所犯之過錯,已經不能以死過贖罪了,因為就算梁蘭死了,怕也換不回那數萬將士。梁蘭因此惶恐,哪怕是死後,亦不敢再入劉家靈堂。皇叔要殺梁蘭,梁蘭並無半句怨言,只是希望,夫君能先將梁蘭休了,如此,梁蘭死後,便是一個孤魂野鬼,無家之魂,受盡折磨,如此,方可一贖梁蘭之罪孽,請劉皇叔成全。」

梁蘭此話一出,在場的人都有點莫名的震驚。她竟然主動要求劉備休妻?

在眾人的心裡,其實都明白,梁蘭其實也說不上有什麼的過錯,因為,只要知道實情的人都明白,徐州之失,下邳之圍,其實與梁蘭並沒有多大的關係。有沒有梁蘭,徐州都不可守,下邳都會被圍。以劉備的實力,遠遠不足以和曹操對抗,如若沒有袁紹軍的及時出兵攻討曹操,劉備之敗早可以預見,甚至,在劉備將梁蘭交託給關羽之時,劉備就已經敗了。

如今,劉備要將一些過錯推至梁蘭的身上,卻讓大家都覺得不至於,倒是讓眾人都覺得,劉備如此更像在找一個代罪的羔羊,為他的失敗而找一個宣洩口。

不過。如果劉備非要將一些過錯歸究於梁蘭的身上,眾人卻也無從分說。甚至乎,不少人亦覺有些許道理。

畢竟,這一次的失敗都是可以預期的。劉備征戰歲月當中,也有過不少失敗逃亡的經歷。可是,像關羽、張飛這樣的絕代猛將,不管是在哪種危險的情況之下,都不太可能會被困住,或者說,就算是被困住,他們也會殺出一條血路,甚至與敵人同歸於盡。可是,關羽這一次。卻投降了。

作為一個頂天立地的大英雄,他投降了。這對於劉備軍來說,這可是一個不少的打擊,當初,在得知關羽竟然為曹操效力。分別擊敗斬殺了袁紹的軍將之時,許多劉備的將士,都有點不能接受,不知道有多少人都覺得他們的信仰從此崩潰了。要知道,追隨劉備的許多軍士,都是因為關羽、張飛的英勇,才會一直追隨劉備左右。相當於。關羽、張飛這樣的猛將,就是他們的靈魂。如今,靈魂都投降了,這對於他們來說,是多大的打擊啊?

這些軍士,可不是人人都如劉備這樣對關羽了解的。在得知關羽投降了曹操之後,會人人都如劉備這樣,可以堅信關羽投降是有其原因,有其苦衷的。所以,這個事件。對劉備的軍馬來說,的確是一個比較大的影響。

現在,大家都明白了,原來,關羽投靠曹操,是因為了一個女人。在一般的軍士心中,他們更加在意劉備現在所說的話。並且,不少軍士撫心自問,若要他們選擇,他們絕對不會因為一個女人而讓自己陷於絕境,更不會因為一個女人,而導致數萬軍馬被敵人所俘。

嗯,什麼事,的確都是有兩面性的,對於關羽而言,為大哥保護好妻小,這就是對大哥的盡忠盡義。可是,對於一些覺得這樣的一個女人,不值得為了她而影響了大局,不值得為她而置自己於絕鏡的人來說,關羽如此的做法是不智的,是愚不可及的。當然,現在一眾軍士,並不是說關羽愚不可及,而是大多人都會如劉備所說的那般,應該是那個女人的錯。如果那個女人早已經死了,那麼關羽也就不用再陷於絕境,或者可以為劉備保存下那數萬的將士,這樣一來,他們現在到了這汝南,就有了更加多的軍馬。

現在,就算關羽覺得劉備所說的,不太正確,覺得是歪理,可是,歪理也是理,讓關羽一時詞窮,不知道要如何分說才好。

如今聽了梁蘭亦似認罪的話,關羽當真的有一種默然神傷,肚腸寸斷的的傷神感。

「二弟,聽到這賊婦所言了么?她一個婦道人家,都明白了這些道理,雖然明白得有點晚,可她畢竟是明白了。你堂堂一個大丈夫,哪道到現在還不明白?一個女人,死不足惜,重要的,是我們兄弟,我們這麼多兄弟的性命,是我們一眾兄弟所為之打拚為之奮鬥的事,天下女人何其多?天下可憐之人又何其多?若人人都如二弟你這般,為了一個女人而連跟著我們出生入死的兄弟都不顧,這值得么?如此下去……那麼,我們的大事何時可成?我們一天沒有靖平這個不公世道,一天沒有還天下太平,一天沒有振興大漢,那麼,天下遭受到不公的人就會有更多,二弟你又救亡得過來?」

劉備語重心長,切切的環道,對圍在四周的人說道。

「可、可大哥,梁蘭大嫂可是你的妻子,關某視如至親,不管如何,還請大哥莫要降罪於大嫂,將罪過歸於一個女人身上,非大丈夫所為!如大哥當真要殺嫂嫂梁蘭,那麼,關某願代其受刑,望大哥三思!」關羽哪裡能說得過劉備,他沒有辦法,只好單膝跪地,向劉備為梁蘭求情。

「有一件事,本來劉備打算將其深藏於心底,這一輩子,都不會再說出來,可是,如今,我覺得對大家會有啟發的意義,特別是對雲長有警醒的意義。」劉備沒有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