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百七十三章官渡之戰(三十四)

第六百七十三章官渡之戰(三十四)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7-29 06:55  字數:5550

用槍,如若不懂得那些太過精妙的槍法,那麼,就只有將快、准、狠練到極致,如此才更具殺傷力。

通過關平的出招,關羽能看得出,這個小子平時應該是比較努力練武,不知道經過多少次的訓練,才能使出如此的一招。

不過,對於關羽來說,此招還是太慢,只見關羽猛一抬手,握拳一拳擊出去,嘴上同時道:「不錯!能練到如此,也算你下過苦功夫了。」

嘭!

關羽的拳,正好一拳擊正了關平的槍尖,在旁觀看的人,都為之驚呼一聲,大多數人都認為,關羽這一下,那手就要被廢了。

可是,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的是,關羽的手並沒有事,反而是關平被擊得嗵嗵嗵的退後了三步。

「三招已過!」關羽不待退後的關平站穩,便說一聲,跟著一步踏走,單手一抓,就抓住了關平的長槍,喝道:「起!」

讓人駭然的是,握著長槍尾端的關平,居然被關羽給桃了起來。

「壯士手下留情!」

這時,庄內突然有人焦急的喊道。

關羽另一手一伸,已經抓住了關平胸前的衣襟,單手舉著往地上一放道:「關某沒有想過傷他,只是見此子不錯,卻性情過於急燥,特意讓他明白一下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讓他不可隨意傷人,給予他一點教訓,也好讓關某能給自己被他打傷的人一個交待。」

「原來如此,老夫關定。乃是此關定庄的莊主,是犬子衝撞了客人,請貴客莫怪。先請進庄來說話吧。」一個老者出庄來道。

「原來是關莊主,在下姓關名羽,只因路過貴境,見天色已經晚,便想到貴庄借宿一宵,不想卻有點小誤會。望關莊主莫怪關某孟浪才是。」

「關羽?」關定卻似大吃一驚的瞪大眼睛,快步走到了關羽的面前打量道:「你莫非就是昔日虎牢關戰呂布。劉備的義弟關羽?是了,前不久,還聽說關將軍收復了汝南的事。這裡離汝南不遠,關將軍出現在我們關定庄也有點說得過去,你、你當真是關羽關雲長?」

「沒錯,關莊主好眼力。紅臉丹鳳眼。這天下只有關羽這一號。」孫乾見到關羽在關定庄前與人動了手,便趕緊過來看看情況,聽到剛現身出來的關定的話,便替關羽承認了身份。

「真的?哈哈,那算老夫有幸,某早就聽說,我們關姓本家,出了一個名字關羽的超級猛將。沒有想到,關將軍你會到我關某家裡來。來來。快請。」

「呵呵,沒有想到,關莊主居然也聽過關某之名。」關羽見關定如此招舉自己,有幾分不好意思的道:「關莊主,關某還有一位嫂嫂,以及五百多將士,方便都進庄去休息一夜么?」

「方便!這有什麼不方便的?快快,去請嫂夫人一起進庄來。」關定似無比熱情好客的道。

「關羽,原來真的是關將軍……」這時,已經直接被關羽的威猛所懾的關平,他眼睛放亮的望著關羽,一下子竄到了關羽的面前,卟嗵一聲跪下到關羽的面前道:「關將軍,小子關平,早聞關將軍大名了,對關將軍更是無比敬仰,小子糊塗,剛才居然一時沒有悟起就是你……」

「呵呵,你這是做什麼?快快起來。關羽也與一般人沒有兩樣的。關平你不須如此。」關羽見關平居然跪在自己的面前,有點意外的讓他快起來。

「不,關將軍,不……師父!」關平有點激動的道:「請師父收我為徒,關平想要學師父的本領!」

「呃,你要拜師?」關羽有點愕然的望著關平。

「嗯,師父在上,請受徒兒一拜!」關平說著,一邊趕緊跪頭。

不過,關羽卻一下子閃過一旁,搖頭道:「不可,關某還沒有動過收徒的念頭,也還沒有收徒的資格,關羽自問自身還有許多不足之處,可不能誤人子弟。」

「呃,關將軍,我這二子,自小便喜歡習武,可是,一直沒能尋得名師,如果他能拜在關將軍門下,亦是我們關家之幸,關將軍即管教導便是,誤不了他。」關平之父關定,此刻見關平要拜關羽為師,他打心裡感到歡喜,自然也想促成這樣的好事。

「額,關莊主,關某說的是實情。」關羽依然是搖頭道:「除了剛與你們所說的,還有一點,關羽真的教不了他。要說教,關某也只能給他一些並不太多的一點經驗指點,卻真的教不了他武藝。」

「哦?關將軍這又如何說?以關將軍的武功,天下幾乎無人能及,若小子能學得關將軍的一二,也會讓他一輩子受用無窮了。」關定見關羽似真的不願收兒子為徒,不禁有點失望的問。

「關莊主高看關羽了。」關羽搖搖頭,指著關平道:「非是關某不願受關平為徒,而是關某真的教不了他。要知道,武功要因材施教,關平自小練習槍術,已經有了一定基礎,以他現在的紮實槍式,就算現在出去闖,也能闖得出一定的名頭了,而關某用刀,並不擅長槍術,所以,真的教不了他。」

「師父!那、那關平跟你學用刀!」關平叩道。

「不可!你以前所練,儘是槍招,並且,已經領悟了一定的槍意,你若再放棄練槍改練刀,反而會事半功倍,都不成事。這樣,反而會誤了你的成長。」關羽解釋道。

「唉……這麼說來,犬子與關將軍是有緣無份了……」關定一臉失落的道。

「未必!」這時,剛來到站於一旁的孫乾道:「關將軍,你或許教不了小關平武藝。或許有人能教他。你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