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百七十二章官渡之戰(三十三)

第六百七十二章官渡之戰(三十三)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7-29 06:55  字數:5500

孔乾,孫公佑,北海人。

但是他卻更多是在徐州活動,其孫家家業亦在徐州。

雖然,現在他孫家家業在徐州已經蕩然無存,可是,他的人脈關係,在徐州還是非常深厚的。

他與劉備現在的妻子梁蘭,其實早就認識,因為,劉備能否與徐州梁家攀上關係,最終取得梁蘭,當中也有孫乾在牽針引線。

這些年,孫乾一直在劉備的身邊,對於劉備與梁蘭之間的關係,孫乾多少都知道一些。

對於孫乾來說,他這人,其實也算是一個老好人,一個能結交任何人的圓滑的老好人。要不然,他也不會知交遍天下了。

對於當年,他為劉備牽針引線,讓劉備搭上與徐州梁家的關係,一個,是他看到梁家的財富,並不弱於陳家、糜家多少,他新投劉備,得要有所表現,所以,他當時亦急著為劉備籌措糧草。

另外,他當真的不知道,平時那麼仁義溫文的劉備,對誰都似能掏心相關的劉備,居然會對梁蘭的態度那麼的差,居然是由始至終,都是在利用梁蘭。

梁蘭日漸幽怨,孫乾其實也是看在眼內的,每當看到劉備苛責梁蘭的時候,孫乾的心裡都多少有一點自責。畢竟,人家梁蘭在徐州,雖然不及當初的糜家三妹糜貞及曹家的曹菁那麼的出名,可是,也不會遜色於那徐州二嬌多少啊。嗯,孫乾的年紀其實也不算是太大。對於一些出眾的女人,他還是會關注的,儘管他自己沒有太多的心思。但是見到美好的人兒所託非人,又是因為他牽針引線而導致這樣的結果,他的心裡多少有點內疚。

但是,對於這樣的既定事實,孫乾也沒有什麼的辦法,在許多時候,孫乾能幫的。都會在暗裡幫襯著梁蘭。許多次,劉備逃命不顧其夫人梁蘭而去,都是孫乾冒死護送著梁蘭逃命的。

現在。他發現,梁蘭似乎有了許多的變化,以往,梁蘭一般都會在人前表現得端莊淡然。不會喜形於色。不會輕易的表現出她的情緒,哪怕她以前,在劉備身邊受了諸多委屈,可是單從表面,是看不出她在劉備身邊過得如何,是否受了委屈的,只有孫乾特意的關注,才看出了一些端倪。

可是。如今再見梁蘭,孫乾卻發現梁蘭變了許多。儘管在她依然端莊,可是,她的眼神卻出賣了她,那種毫不掩飾的對關羽關注的眼神,是騙不了孫乾的。尤其是她眼內的那種讓人覺得幽柔的神彩,會讓孫乾覺得那非同一般。

這些都使孫乾感到擔心,擔心與劉備會合之後,若梁蘭還是如此,會讓劉備對梁蘭更加不堪。所以,他希望,哪怕梁蘭與關羽之間有些什麼,但從此之後,該斷則斷,否則,對關羽或是對梁蘭來說,都會是一個災難。

但是關羽卻似含糊其詞,並沒有與孫乾坦白一些事兒,這也使得孫乾覺得沒有辦法。畢竟,這都是別人的私事兒,他一個外人,很難干涉什麼。他也只能將擔心藏於心底罷了。

關羽知道了劉備與他相約的地方,知道自己始終都要面對的,當下便對孫乾道:「既然關某大哥已經與某相約好會合的地方,那就越早趕到就越好吧。總不能讓大哥在等我們吧?現在便走吧,希望可以在天黑之前趕到地頭。」

「那好吧,我們現在就去打點,要注意不要驚動了曹軍。」孫乾同意,馬上前去打點一切。

沒多久,一行人出發。

到了傍晚時分,關羽一行人終於趕到了地頭,不過,劉備還沒有到達,估計要等明天才可以與劉備相見了。

附近有一個叫關定庄的莊子。

關羽命人前去拜庄,準備在莊上借宿一夜。

誰知道,關羽的人前往拜庄,卻被這關定庄的人給打了回來,不肯放關羽這一行人進庄借宿。

關羽不禁有點奇怪,自己這一行數百人,那莊子的人居然不懼?還敢將自己的人打回來?

好奇之下,關羽親自到了關定庄。

到了關定庄的庄門,關羽卻見一子手執一桿長槍立於庄門,此子看上去年紀不大,約十五、六歲左右,面如冠玉,身形修長,長得倒是俊氣。他的身後,還有一眾庄中青年,人人手執兵器,個個臉帶怒容,嚴陣以待的樣子。

嗯,此子那略帶雅氣的俊臉上,亦是一臉怒容。

關羽立馬站定,跳下馬來,亦不拿兵器,揮手讓追隨而來的兵士不要跟著,自己迎著此子走了過去。

關羽從容淡定,走到了此子數步之內,再好生的打量了此子一眼,再擄著額下長須,開口道:「這位小哥是關定莊裡的人吧?在下關羽,因與人相約在附近相會,但人還沒有到,見天色已晚,又攜有家眷,想在此庄借宿一宵,可否行一個方便?事後,關某定當重酬!」

「咦?你、你們不是賊兵?」此子聽關羽說話,一副坦蕩自如的樣子,不似是說慌的樣子,不禁有點驚奇的打量了一下關羽道。

「賊兵?這個地方還有山賊?」關羽有點奇怪的道,而心裡卻也有點明白,方才自己命人前來借宿會被打走了,估計是被誤會是賊人了。

這裡似乎離汝南並不遠,當初關羽從劉辟等人手上得回汝南城之後,後又讓曹兵對附近的「賊人」進行了肅清。關羽知道,那些所謂的賊人,應該是張飛與劉辟這些傢伙,這些傢伙,實是新漢朝的人,那種劫掠百姓的事,一般都不會做的。可是,看這莊子嚴陣以待的樣子,莫不成還有真正的山賊在這一帶作惡?

「當然有賊兵了,這些年。我們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