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百六十三章官渡之戰(二十四)

第六百六十三章官渡之戰(二十四)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7-25 11:31  字數:4684

王植為人陰恨,就有如他的劍法一樣,在不動聲息之間就可以奪人性命。

他當年曾受過重傷,武藝早已經大不如前,讓他現在出戰正值盛名的關羽,他並沒有太大的把握可以擊殺關羽為親家報仇。

為此,他做得要比卞喜更加的徹底,直接將關羽請進了關來。

他一方面,隱隱向關羽透露了自己亦是一個德高望重的前輩名士,不宵於為難關羽。另一方面,口口聲聲說佩服關羽的武藝,希望關羽可以在他關內停留一兩天,與他互相研究切磋切磋武藝。

王植年約五十來歲,論長相還真的沒有話說,一副仙風道骨的樣子,如若他穿起道袍,就是一個似是德高望重的有道之士一般。

他謙虛又風趣的談吐,又似是豪爽正直的性格,當真的迷惑了關羽。

關羽與王植一談,倒也相談頗歡。

雖然關羽不可能答應他在此關內多待,可是,多待一天半晚,還是可以的。

關羽與王植,當真的就有如是忘年之交,在關內切磋起武藝來。

關羽沒有想過此看上去如此禮待他的王植居然包藏禍心。

當晚,關羽睡下,到了半夜,他的住處竟然騰升起了熊熊大火。

關羽被大火驚醒,嚇了一跳。

要知道,關羽被王植安排在這裡休息,他因為不放心嫂嫂,從而將嫂嫂安頓在樓上。如果大火似把他所在的整個閣樓都包圍了起來,那麼他嫂嫂現在如何了呢?

關羽一時居然沒有想到是王植故意害他。倒是先擔心自己的嫂嫂。

他顧不了外面的大火,提著青龍揠月刀衝上樓上尋嫂嫂。

樓上,梁蘭亦已經被大火驚醒。正驚慌失措之間,見到關羽,自然是不顧一切的哭著撲進了關羽的懷抱。

關羽安慰住梁蘭,然後冒著大火灼熱,到了閣樓窗邊察看,發現此閣樓四周都被堆滿了柴火,現在。連閣樓本體亦早已經著火了,估計用不著多久,整所閣樓都被被焚燒得倒塌下去。而他與梁蘭,恐怕亦要被這一場大火給燒死在這裡。

這一刻,關羽如果還不清楚自己又被暗算了的話,他就真的是一個傻瓜了。

此刻。王植早已經在大火之外看著了。

他哈哈的大笑道:「關羽匹夫。被大火烘烤的滋味如何?」

關羽聽到叫聲,聽出了是王植的聲音,不禁怒道:「王植,關某看你道貌岸然,還以為你是一個正直之士,可是沒想,爾竟然敢行如此卑鄙之事?關某與你有何仇?為何不堂堂正正與關某一決,反而要誑關某於此。再行如此卑鄙之事?」

「廢話!」王植高聲道:「若是二十年之前,王植自然會與你堂堂正正一戰。可是,如今王某不是你之敵,明知與你一戰必死無疑,王某還如何堂堂正正?至於仇怨?這要怪你關某人太過嗜殺,之前關隘守將韓福,乃王某親家,你說,某與你有沒有仇怨?」

「哼,原來如此,罷了,既然是有仇,你要殺關某倒也沒有什麼話可說,可是,你為何要連關某嫂嫂也一想謀害?」關羽怒道。

「哈哈,區區一婦人而已,就讓她與你一起做一個同命鴛鴦不好?」王植狂笑道:「你關羽堂堂一個大丈夫,卻非要護著那麼一個婦人,莫不成你與那婦人有著不可告人的秘密?王某如此,豈不是可以合了爾等心愿,讓你們可永遠在一起,說起來,你關羽可還要多謝王某呢,哈哈,閣樓快要被燒塌了,滋味如何?」

「區區一場大火就想取我關某性命?」關羽掃了一眼已經起火的閣樓,煙霧之間,他看到了在樓內一角的一方浴桶。

他抱著咳嗽不斷的梁蘭,快步走到了浴桶邊上。

萬幸,昨晚嫂嫂沐浴的浴水,並沒有來得及倒了。

關羽此刻來不及跟梁蘭多說,直接將她泡浸入浴桶當中,跟著關羽又攬來一床被褥,塞進浴桶當中浸透。

他跟著再扯來兩條枕巾,浸濕之後,取一條蒙於梁蘭的臉上,自己亦蒙一條於臉上,只露出兩隻眼睛。

三下五除二的撕來了一條長絲帶,將浴桶當中已經被泡浸得連秀髮都濕透的梁蘭抱了起來,背在背上,再撈起那已經被灌滿了水,顯得特別沉重的被褥,蓋於背後的梁蘭身上。

用絲帶將不停滴水的被褥縛緊去背上,自然連帶梁蘭亦一起縛於背後。

噼噼啪啪,純木材搭建的閣樓,燃燒起來的時候是很急的,房頂早已經被燒著了,此刻噼噼啪啪的有帶火的樑柱大房頂上掉下來。

關羽沒敢再猶豫,背著梁蘭,大喝一聲道:「嫂子,不用怕,儘可能憋住呼吸,不要將有毒的黑煙吸進去,我帶你逃離這火海。」

關羽說完,手提青龍揠月刀,直接從閣樓二樓縱身跳向了外面的火海。

梁蘭幾乎因為大火中的濃煙而薰得窒息過去,他在見到關羽之後,就整個人都昏乎乎的,不過,一桶浴水,救了她的命。

她現在,腦子是清醒的。

再一次被關羽所救,看著關羽背著自己跳進了火海,這一刻,梁蘭覺得,就算是自己立即馬上死去,她都覺得自己這一輩子值得了。

與關羽急著要救她,要帶她逃出火海逃生的心思不同,這一刻的梁蘭,她的心裡,甜得有如吃了蜜糖。此刻雖然危險,卻是她覺得是這一輩子最幸福的一刻。

她並沒有應關羽的話,而是用力的摟緊關羽,整個人都緊緊的貼在關羽那寬闊的背面上。

哄的一聲,關羽落地的那一剎那。大火似是先被向四周逼開,但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