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百四十七章官渡之戰(八)

第六百四十七章官渡之戰(八)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7-19 10:30  字數:5530

讓關羽奇怪的是,他急著回來,就是想將基本可以確認劉備現在就在袁紹的鄴城的事告訴大嫂,讓大嫂可以高興一下,開懷一些的。

但不想,嫂嫂梁蘭卻沒有半點高興的神色,反而是看著他的眼神更為幽幽的樣子了。

特別是梁蘭似幽似怨的一句話,讓關羽有點手足無措,不知道要如何反應。

梁蘭說:「二叔,大嫂真的那麼討厭,讓二叔你這麼急著將大嫂送回你大哥劉備的身邊嗎?」

關羽那時,真的是瞪大眼睛,呆了半天。

還好,梁蘭可能也似是反應過來似說了一些不應該說的話兒,噗哧一笑,解去了關羽的尷尬,解釋道:「二叔,現在你可是大嫂的依靠了,你竟然以身犯險,單人匹馬的殺進了數萬軍馬的軍陣里,為的,就是向張合問一下你大哥劉備的去向么?你這樣做值得么?你有沒有想過,萬一你有了什麼的意外,你叫大嫂這樣的一個婦道人家在曹操的軍營當中怎麼過?所以,你大哥的事並不急,只要你安好,就能保護大嫂,明白么?」

「呃……大嫂,這、這只是為了幫曹操……」關羽吶吶的想解釋一下。

不過,梁蘭卻打斷了關羽的說話,端莊的俏臉一正,正容對關羽道:「二叔,你啊,真的是太過耿直了,你也不想想,曹操真的能放二叔你離開么?虧你還跟曹操說了那麼多。你把已經知道了你大哥的去向的事告訴了曹操,他現在說不準更加盯緊我們了。所以,你下次不可再造次了,不可再隨意在曹操的面前言走。你也不好好想想,曹操花費了那麼多心思才讓你投了他。他會白費心思,能讓你輕易的離開?」

「這……」關羽此刻,覺得大嫂說的也在理,如果曹操能輕易讓他走的話,那麼又何必要挾大嫂來讓他投降呢?早讓他帶著大嫂走了不好?

「二叔。看得出,曹操對你的確是真的喜歡的,畢竟像二叔你這樣勇猛的大將天下少有,曹操若有你之助,那麼對他的事業就更加有好處。如果你安心留在曹營,可能就不會有危險。你大嫂我也不會有危險,如果你真立下決心離開的話,那就不好說了。」梁蘭語重心長的對關羽道:「你大嫂雖然是一個婦道人家,可是,以前你大嫂娘家也算是一個商人之家,家裡的人多是外出闖蕩的。他們回來,都會跟你大嫂我說一些外面所遇到的事。特別是一些名人之士,我看曹操,真的如一些書評人所言的那樣,是一代梟雄。然而,早有事實證明,曹操這樣。心狠手辣,你跟他做不成主僕,做不成朋友,他也絕對不會讓你跟他成為敵人的。所以,二叔一定要小心提防,絕不能中了曹操的詭計。」

「多謝大嫂提點,關某明白了,我自會小心,現在看來,我們也只能先待在曹營了。」關羽恭敬的對梁蘭拜謝。

「好了。二叔一場大戰,恐怕也累了,快去休息一會吧。現在曹操在二叔你相助之下,應該是打了勝仗,在這軍營里。應該是安全的,二叔不用擔心大嫂會有什麼的危險。」梁蘭把關羽請出了營帳。

把關羽請走後,梁蘭一下子撲上到了小床上,掩臉伏在被子上面。

此刻,她覺得自己面熱如赤,心兒卟嗵卟嗵的跳個不停。

她在心裡輕輕的啐著自己,暗罵自己不要臉……

嗯,梁蘭這段時間,自從與關羽相處以來,在不知不覺之間,她的心就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有了一些輕微的變化。

多個夜晚,她霍然驚醒,卻看到讓她心安的背影。雖然隔著一個帳幕,可是,看到那昂然雄偉的身影就在她的帳前徹夜守衛著,她的心裡就會安心,就會平靜下來。也不知道有多少個夜,她喜歡上了獃獃的隔著帳幕,看著那一整晚都不曾動過的身影,有時候,在看著的時候,她的心裡,總會有種似是吃了蜜糖一般,有點甜絲絲的。

嗯,在她危難的時候,有這麼一個忠誠的衛士寸步不離的看護著她,怎麼能不讓她的心裡感動?

也正如曹操取笑關羽所說的,作為一個女人,能有這樣的一個男人守護著,那的確是這個女人的幸福。

現在,梁蘭也總喜歡拿自己的夫君劉備來與這個身影作比較。

她自己真正的男人,卻對她棄如野草,跟著自己真正的男人,卻從來都沒有讓她感到安心,感到幸福。反而讓她感受到更多的是惶恐不安,讓她感到難為的時候更多。那個男人,何曾帶給自己一刻的安心安寧?

可是,眼前的這個男人,卻對她如寶,不畏危難的守護著她,待她如親,恭敬愛護,讓她安心,讓她踏實,甚至,讓她感到幸福。

對梁蘭來說,對她這樣的一個女人來說,在她的心裡,她甚至希望這樣被關羽看護著的日子可以一直這樣下去。在她的心裡,已經越來越不在乎,不在乎是否能夠再回到劉備的身邊。

甚至乎,現在,她一聽到關羽說要將她送返劉備的身邊,她的心裡就感到有點惶然,心裡煩躁。

在她的心裡,她潛意識當中,希望自己與關羽就如此過一輩子都要比再回到劉備的身邊強。

因此,她連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對關羽有些失言,居然對關羽說出一些飽含某種意味的話。也幸好,關羽是一個獃子,居然沒能明白到她所說的話的意思。要不然,她恐怕就要羞死人了。

當然,羞人倒也不可怕,可怕的是,梁蘭她擔心關羽會誤會她是一個不守婦道,水性揚花的女人,那就遭了。

伏在被窩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