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百四十六章官渡之戰(七)

第六百四十六章官渡之戰(七)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7-18 19:53  字數:5591

一般的士兵,怕難以抵擋關羽的衝殺。

但是張合認為,人力終有窮時,關羽就算是再勇,也不可能持久作戰的,只要讓自己的軍士圍攻關羽,消耗關羽的內力,待關羽內力耗盡之後,關羽必死無疑。

不過,張合昨天好不容易才拚死戰敗了曹操的大將徐晃,好不容易才提升了自己軍馬的士氣。張合并不打算讓自己的士兵被關羽斬殺太多。

他必須要在自己的軍士面前,將關羽斬殺。

有著諸多親兵親將與他一起圍殺關羽,還怕殺不了關羽?

可惜,張合并不知道,已經和赤兔馬達成了共識的關羽,現在要比平時暴發出了更強的戰鬥力。有了赤兔馬,關羽不用再擔心在敵陣衝殺的過程當中,因為馬力不足的關係,不得不要多花費精力來保護戰馬。

現在嘛,關羽就只需要將那些對自己的威脅的敵人斬殺,根本就無需再多花精力控制戰馬,保護戰馬。

只要真正策著赤兔馬衝殺的人,才知道赤兔馬的寶貴之處。

此馬,完全可以和騎乘他的人達到心意相通的境地。

比如,後面一個張合的士兵,他因為難以追及關羽向前衝殺的身影,他從後面攻擊關羽落空之後,殺紅了眼的情況之下,揚手將手上的長槍飛向赤兔馬,估計是想著擒人先射馬吧,想著只要將赤兔馬殺了,那失去了戰馬的關羽,還不是被他們亂刀砍殺?

可是,就是連關羽都沒有想到的是,這赤兔馬,居然有自動閃避危機的本能,他在後面的飛槍要刺中他的時候,不待關羽為他檔住那長槍,自己便能往旁突然橫移。一下子就閃過了長槍,反使那長槍一下子刺進前面的一個士兵的胸膛。

還有,關羽左衝右突,格檔斬殺左右殺上來的敵兵。不待關羽再擊殺前方的敵兵,赤兔馬居然能飛蹄將前方的敵兵踢飛,並且,還張大馬嘴,一口將一個敵兵的頭顱咬住,一下子掀飛到空中。

赤兔馬的表現,讓關羽側目,更讓那些敵兵心裡惡寒,能助主將殺敵的戰馬,那些士兵還是第一次見識到。

所以。現在,張合他只是看到了關羽的勇猛,看到了關羽直接的殺向他的位置,但是並沒有想像過赤兔馬的厲害。

就在張合下令,讓親兵親將準備與他一起圍殺了關羽的時候。還遠在數十步的關羽,卻突然啟動,如風一般直接沖近到他的面前。

嗯,這是赤兔馬與關羽的心意相通,明白到關羽沖陣的目的就是為了斬殺張合。

現在,張合就在眼前,關羽只是稍稍示意。赤兔馬的暴發力再一次體現。

赤兔馬有如一條直線的赤紅光影,直接將它前方的敵兵甚至戰馬都撞飛,但凡是擋在前面的人,根本都不知道是什麼的會事,就被它撞得向兩旁飛出。

如果說,方才的關羽與赤兔馬。就有如是一條破浪的小船,那麼現在,赤兔馬就似是發射出去的魚雷,直接衝出了一道長長的尾浪。

「張合受死!」

馬背上的關羽,舉起了青龍揠月刀。揮刀砍下。

這一些,剛剛才挺起了長槍的張合,真的被關羽這一人一馬嚇得魂飛魄散。

那向他砍下來的大刀,近在咫尺,並且,那噼噼啪啪的破空之聲,讓張合明白,關羽的這一擊將會是如何的恐怖。

生死關頭,不甘心被關羽一刀砍殺的張合,在這電光火石之間,運起了全身的勁力,似當初格擋徐晃的一擊的時候一樣,雙手持槍,向上一檔,同時,他雙腿夾著自己的戰馬,向上一蹬,使得他的身體,稍稍的離開了馬背。

「嘭!」

青龍揠月刀,重重的一刀砍在張合的槍柄上,勁氣破撞的巨響,將兵器相激的那聲叮響都掩蓋了過去。

嘎……

張合雙手間的槍桿,是用鑌鐵打造的,此刻,卻被巨力衝擊得折了起來,使得張合手上拿著的筆直長槍成了一個u形。

噗的一聲,張合大大的吐出了一口血,整個人都擊得往後飛出,碰碰幾聲,直接撞在後面的將士身上,將數個親兵親將直接撞得飛跌,傾刻不亂成了一團。

嗯,張合這也是機伶,如果他沒有躍升起來的話,他現在不是被擊得向後飛跌,而是會被關羽直接一擊將他砍殺在馬背上。

不得不說,這多得了馬蹬,如果沒有這東西,張合在這電光火石之間,怕也難以跳起離開馬背。

嗯,關羽借著赤兔馬的速度,再運起自己全力的勁力,一擊之下,可開山裂石,張合連徐晃的臂力都有所不及,又豈會擋得住關羽的這一擊?

一力降十會,在這古時代的戰鬥里,力量大的,永遠都會佔著便宜,就算是呂布,他如果不是沒有天生的神力,那麼任他武功再高,也不可能搏得一個無敵戰神的稱號。

當然,張合這亦是全力格擋,雖然不及關羽的力道,但其反震之力,亦讓關羽胸口一悶,使得關羽心裡暗凜,明白到這張合并非沒有一點本事,能敗徐晃,也不是饒幸。

赤兔馬亦被反震之力震得一頓,不過,似乎是它看到張合沒死,又被張合之力挫頓了一下,心裡惱怒,赤兔馬王的威名,可不能讓這傢伙給削了去,所以,赤兔馬似突然發狂一般,頓了一下,再往前一頂,嗯,是馬頭一頂,直接頂在張合那同樣被巨力一挫,一時還不能逃過的戰馬馬腹之間,赤兔馬一揚頭,居然直接被張合的戰馬都頂起一甩,居然整匹戰馬都被赤兔馬頂起到半空,再重重的落下。

這一下,附近的張合軍將都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