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百三十五章誰勸降誰?

第六百三十五章誰勸降誰?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7-14 00:36  字數:5389

張遼與關羽在屯土山上把酒言歡,雙方都打開了話閘子,無話不談,都把自己各自心中埋藏著的話說出來。平時不常與人說的話,現在都無所顧慮的互相傾吐。

當然,張遼請關羽到屯土山上來喝酒相談,是有目的的,最終,是要把關羽留在這屯土山上。所以,張遼的心情要比關羽更複雜一些,因此,許多平時不能說不可說的話,因為心裡的內疚,全都說了出來。

而關羽呢?他亦不是當真的那麼大意,那麼隨便的就離開下邳,跟著張遼到這屯土山來。關羽亦是有他的目的的,關羽的目的,就是自問自己很難逃過這一劫了,為了堅守自己的信念,他已經抱著一死的決心。但是,看到張遼,關羽覺得以張遼之才為曹操效力實在是太可惜了。如果能在他死之前,可以勸服張遼,讓他離開曹操投靠劉易,這也算是他在死前為劉易做的一件好事。

所以,聽了張遼的話之後,關羽也決定,要將他心裡的一些平時不可說,讓他感到有些鬱悶的事,向張遼傾吐,順便勸說張遼,離開曹操投劉易。

看到張遼被自己的說話引起了興趣,關羽才指了指張遼,又指著自己道:「不瞞文遠說,關某也像你一樣,錯看人了。在這一點來說,咱們的人生經歷,還真的有著驚人的相似。」

「劉備!」關羽不待張遼問話,便重重的直呼其大哥的名字,說道:「我大哥,這個結義大哥,當初,關某與三弟張飛,與他一起桃園三結義,一同起兵討伐黃巾賊。兄弟三人,立志掃平宇內之賊。匡扶漢室,為此共同進退,窮畢生的努力,做到兄弟共同發下的誓言。」

「嗯。雲長,你們兄弟三人的事迹,現在已經成了天下人的美談,誰談起你們兄弟三人,誰不豎起大拇指啊?有情有義,又有著大志。說真的,張某都有點羨慕你啊。」張遼由衷的道。

「呸!」關羽吐了一口水道:「這有什麼好羨慕的?文遠你不知。關某現在,渾身不自在啊。關某與三弟張飛,被劉備用這些兄弟大義,用這些匡扶漢室的借口所綁架了啊。現在我……我脫身不得啊。」

「呃。雲長,這話怎麼說?你……」張遼見關羽一臉氣憤又無奈的樣子,不禁有點目瞪口呆,他很少會看到穩重如山的關羽流露出這樣有點氣急的神情。

「呵呵……」關羽蹌踉的退後幾步,一屁股坐到了亭子的欄杆上面。舉起手中的酒壺,狂灌了一口。

「念劉備、關羽、張飛,雖然異姓,既結為兄弟,則同心協力,救困扶危;上報國家,下安黎庶。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願同年同月同日死。皇天后土,實鑒此心,背義忘恩,天人共戮!」關羽張口念念有詞,將當年在桃園與劉備、張飛結義時候所念的誓詞念了出來。

念完,關羽才望著張遼道:「文遠。今夜我們有的是時間,我給你說說看,讓你評評理,看看他劉備,是否已經做到了以上所說的誓言!」

「雲長請說!」張遼看得出。關羽現在的心情似乎非常的不快,心有同感之下,不禁一臉凝重的沖關羽抱拳躬身,然後坐到一旁,洗耳恭聽。

「討伐黃巾的時候,這些就不多說了,因為那時候,我們兄弟才剛剛出道,大家都為著共同的一個目標去努力,那時候的劉備,倒也無話可說的。可能也如文遠你說呂布的一樣吧,人都會變的,到了後來,關某其實也有些察覺劉備變了,變得有些功利,做人也變得有些謹小慎微,做什麼事都要小心翼翼,生怕得罪人的樣子。以初初討伐黃巾賊的豪情豪氣有了很大的分別。」

關羽半眯著丹鳳眼,似是在回憶著道:「當時,關某也真的沒有想到,劉備說要放棄那些義兵兄弟就放棄了。我們從家鄉出來的時候,還能同心協力,可是,打敗了黃巾賊之後,面對我們的義兵兄弟,傷的傷,死的死。可他,為了一個小小的縣官,就匆匆走馬上任去了。你說,我們的誓言,救困扶危,這做到了嗎?那些,可都是我們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啊,不要說去救別人了,就連自己的兄弟都沒能救困扶危。文遠,你說,他做到誓言所說的么?」

「雲長。」張遼看到關羽的眼角似乎都掛著一滴淚珠,不禁有點心頭沉重的叫了關羽一聲,道:「雲長,這事你不用再說了,其實,張某恰好是知道的。」

「哦?你知道?」關羽倒有點奇怪的望著張遼。

「呵呵,你所說的劉備放棄那些義兵兄弟,應該就是指劉易他們吧?」張遼舉舉手,神色也似回憶的道:「不瞞你說,說起來,張某可能是少有的最先幾個看到你那劉易小兄弟掘起人。當時,我那兄弟,就是那你應該也認識的高順,被袁紹的手下顏良、文丑打成重傷,張某帶著高順求醫,恰好碰到了前郎中張鈞大人的女兒張芍小姐。是她帶著張某到了你們的義兵營地。我可親眼看到了劉易把那些竟欲殺良冒功的禁衛軍士兵打倒在地的。那時候,張某便認識劉易了,只不過,那時候,劉易才初顯鋒芒,但還入不了張某的法眼,倒是他那一手醫術,讓張某對他另眼相看,把我那兄弟高順交託了給他醫治。」

「哈哈,原來,你早便與劉易認識了,很好,太好了。」關羽聽張遼原來早已經和劉易有了交情,他不禁一樂,特別是看到張遼對劉易似乎還挺有好感的,知道勸張遼投劉易應該有戲。

「嗯,後來張某因為邊關的戰事,匆匆離開洛陽了,不過,倒打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