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百三十四章把酒言歡

第六百三十四章把酒言歡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7-14 00:36  字數:5386

「雲長,你說的沒錯,現在我們各為其主,終歸要有一戰。」張遼沉默了一下,便對城樓上的關羽拱手道:「不過,雲長,張某索來敬佩你的為人,並且,雲長你又數次有恩於某。雲長對某的大恩,文遠一直記於心內,只可惜,一直都沒有機會與雲長促膝長談。如今,你我一場大戰在所難免,我張遼有一事相求,不知道雲長可否答應?」

「文遠,關某哪裡有恩於你?過去的事,咱就不談了。」關羽明白張遼所說的大恩,應該是他在有機會斬殺張遼的時候,並沒有殺他,又在曹操要斬他的時候,為他求情的事。對於這些事,關羽卻不怎麼放在心上的。

「雲長,此言差矣,張遼本從呂布,現從曹操,一直來與雲長都是是敵非友,可是,這並不影響張某與雲長你的神交。說心底話,這世上,能讓張某從心裡佩服的人屈指可數,雲長你算是一個。」張遼言詞懇切的對關羽抱拳道:「不管我們將來如何,但是張某很想與雲長一談。如今,我在城外略備水酒,望雲長賞臉,我們推盞三杯,算是張某向雲長你謝了對張遼之恩。日後,我們戰場撕殺,絕不用留情!」

「哦?你的意思是說,讓我出城與你痛飲三杯?」關羽有點意外的望著城下的張遼,猶豫著道:「這不行,關某現在,還在護著大嫂,豈能輕易離城?何況,你們曹軍圍城,誰知道你……」

「我張遼用人格向雲長你保證,在某與雲長你相聚之時,曹軍絕不會偷襲攻城。」張遼自然知道關羽的顧慮,對關羽誠切的道:「實不相瞞,曹丞相對雲長你非常賞識,得知張某與雲長你有點交情,特讓我張遼來勸降雲長的。不過。我張遼知道雲長你的為人,明白你一身忠烈,是不可能投降的。所以,我也不會勸你什麼。我假意答應了曹丞相。讓丞相暫不攻城,藉機前來,想與雲長你好好一聚,互吐衷腸,就當是朋友之間最後的一次分別酒好了。這是我張遼最後的一個小小要求,萬請雲長成行。」

張遼說完,伸手往旁一指,道:「雲長,你看到了沒?那裡,城東南方向。離下邳也不過是兩三里遠,那小山坡叫屯土山,山上有涼亭,張某已經命人在涼亭里略備酒席。看天色,也快要黑了。咱們今夜酣飲,明天再撕殺,如何?」

兩三里遠,的確不遠,關羽在城頭上一眼可看,在那屯土山上,亦可以一眼看得到下邳城的情況。

關羽此刻。心裡不禁有點猶豫。

嗯,他對張遼,的確有不少好感。曾經多次,想為新漢朝拉攏這一員大將。只不過,關羽也礙於他的身份,很難對張遼明說。對於現在。張遼成了曹操帳下的大將,關羽的心裡多少也有點遺憾的。他更希望張遼可以為新漢朝效力而不是為曹操效力。

其實,當初劉易現身救呂布的時候,關羽更希望劉易救走的是張遼而不是呂布。不過,關羽後來想想都覺不太現實的。呂布與張遼。都是讓曹操忌憚三分的人,如果劉易再想把張遼一起救走的話,曹操肯定不會答應了。劉易救走呂布,也要與曹操約法三章才讓劉易將人救走。

現在,想這些已經沒有用了,他自己已經被曹操困住,這個時候,他也明白,如果沒有什麼的意外出現的話,他可能就要與曹軍在此決一死戰,最終命喪於此。

關羽並沒有想過,劉易會在這個時候像救呂布那樣前來救他,所以,對於在將死之前,能夠結識一個知己,能夠與相談得來的人共醉,也是一件人生樂事。

那個,關羽想的也沒錯,劉易並沒有打算來救關羽,因為劉易知道,關羽是不會輕易被曹操所殺的,曹操也絕不捨得殺關羽。所以,劉易並沒有打算改變關羽這些命運的軌跡。

何況,劉易還打算讓關羽輔助一下曹操,讓曹操可更輕易的擊敗袁紹。嗯,袁紹帳下,已經沒有了顏良、文丑兩將,並不再需要關羽為曹操陣前斬將了。可是,劉易還是更希望袁紹如歷史上那般敗給曹操。因為袁紹敗了,劉易才更好的奪取整個河北地區。如果是曹操敗了,劉易在沒有奪得河北之前,不好直取中原,更不好將自己的勢力地盤連成一片。

還有,那屬於關羽個人的個人傳奇,千里走單騎的故事,劉易也不想去改變。有了這些故事,關羽的人生也會有他的精采。

劉易也並不是什麼的救世主,不是大神,除了在一些人物的轉折點上為他們改變一下他們的命運之外,一般的,劉易也不可能為整個三國時代的人物完全改變屬於他們自己的命運。個人的精力有限啊,如果明知道他們沒有什麼的危險的情況之下,劉易有時間還不如多與自己的妻兒待在一起,沒有必要多此一舉的去強行改變他們的人生軌跡。

關羽此刻雖然被曹操所圍,但劉易料定關羽不會有性命危險,所以,根本就沒有想過要來救他。

現在,關羽真的能感受得到張遼的誠意。他也是這樣的一個人,別人以誠待他,他就能以誠待人。

他看張遼也不似說假,並且,他也自知,如果曹操真的要強行攻擊下邳的話,關羽自問也是難以守得住的。換句話來說,關羽對於守住下邳並沒有半點信心。下邳遲早會被攻破,所以,下邳城守與不守,對於關羽來說已經沒有太大的意義。他只是打算與曹操大戰一場,保護好嫂子,最終保不住的話,就陪著嫂子一起死也就是了。

他看張遼,亦是一個正人君子,應該不會害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