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百二十八章欺騙曹操感情

第六百二十八章欺騙曹操感情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7-11 01:21  字數:5498

張遼現在的心情是有點複雜的,對於他來說,現在投了曹操,的確有點有違於他的本心。他之所以活著,一個是對呂布的失望;二個則是因為自己的妻兒。

可以說,在他被曹操捉住之後,他真的就沒有想過活著。如果沒有劉易與關羽的求情說法,他估計也決意付死了。

在他的心裡,他欠了劉易與關羽的一份情。

可是沒有想到,他這麼快就要與張飛、關羽為敵。

說真的,他的心裡萬分不情願與張飛、關羽為敵,但他的性情,也是一個言而有信之人,他既然已經投了曹操,在曹操的帳下效力,那麼他就必定會為曹操盡心儘力。

所以,公是公,私是私,在正式與張飛、關羽為敵之前,他覺得還是要與張飛、關羽說清楚,或者,兩全其美的解決問題。

不過,看到城頭上殺氣騰騰,在約戰的張飛,張遼有點語塞,一時不知道要如何與張飛說話才好。

實際上,他與張飛其實也沒有什麼好說的,因為,他關不欠張飛什麼,只是礙於劉易、關羽與張飛的關係都不錯,所以,他想對張飛說明問題,讓張飛可以看清楚一些現下的局勢,讓張飛識時務者為俊傑。

但看情況,與張飛是很難好好說話了。

張遼掃了一眼城頭,並沒有看到關羽。嗯,他方才,已經找到了一些參與了昨天攻城戰的于禁軍的軍士,向他們問清楚了小沛城現在的情況。作為一個大將者。在戰鬥之前,必須要先對敵人有所了解。

張遼就是問到了于禁的軍士,聽說了關羽亦在小沛城當中。所以,他主要還是想來找關羽談談的。

「張飛將軍,撕殺的事先不忙,張某前來,是想見一見雲長,不知道雲長在哪裡?可否請他出來一見?」張遼橫刀於馬前,向城頭上的張飛抱拳道。

「你要見我二哥?」張飛低頭望著城下的張遼。神色有點怪怪的。他聽到張遼說要見關羽?

呃,張飛的眼珠一轉,想到自己二哥是昨夜天黑之後。才悄悄離開小沛的,莫不是曹操的人還不知道關羽已經離開了小沛?如果是這樣的話,說不定還可以利用利用。

此刻,張飛的心裡也很清楚。現在曹操的大軍已經將自己團團圍住。看情況,是難以殺出重圍了,就算自己能殺出重圍,自己的兄弟,估計也逃不了。這不是張飛希望看到的局面,一切,都要怪曹操的大軍來得太過突然了,張飛也沒有想到這天才剛亮不久。曹操的大軍就殺到了小沛城下。估計,曹操的軍馬。昨夜一定是連夜行軍了。

如果還想安然的突圍離開小沛,張飛覺得就唯有依靠那條古老的秘道了。實際上,那條地下秘道雖然已經崩蹋堵塞了,但以目前還能通到的地方,如果向地面打通之後,估計也已經是在到了城外了。可是,如果在那些地方打通上到地面,估計他們還依然是在曹操大軍的包圍圈當中。

所以,張飛現在需要時間,需要時間打通那條地下秘道。如果能有辦法拖延一下曹操大軍的攻擊時間,拖到了晚上,那麼,有這一天的時間,張飛覺得就有可能打通那條地下秘道,然後利用夜色,帶著自己的兄弟從那條秘道直接到達曹操大軍的後面,如此,他就可以帶著自己的兄弟,離開徐州之地了。

張飛的神色數變,在想著要如何才可以讓曹操暫緩攻擊。

「張飛將軍,還請通報一下,請雲長兄出來一談。」張遼見城頭上的張飛沉默不語,不禁催促道。

「哼!我二哥不方便出來見你。」張飛心裡想著,豹眼一瞪,狀似很悲憤的樣子道。

嗯,張飛知道,關羽已經不在小沛,但是,他如果想讓曹操暫緩攻城的話,就必須要裝作關羽在現在就在小沛城,但是,卻因為某些原因,卻不能現身來與張遼見面。那如何才能讓關羽不方便現身呢?張飛想來想去,最後只有覺得讓關羽「傷重」,如此才能讓張遼相信關羽在小沛城,只是受了傷,不能出來與他見面談話。

呵呵,還別說,有時候,張飛這傢伙還是有一些小心計的。他知道如果自己直接說關羽受了傷,不方便現身,張遼未必會相信,但是,換一種方法,裝作是自己刻意要隱瞞關羽受傷的事,這才,方可瞞過張遼,讓張遼相信關羽就在小沛城當中。

果然,張飛這麼一說,張遼就心裡一緊,有點迫切的問:「雲長不方便出來見我?這為什麼?」

「哼!」張飛再重重的冷哼一聲,道:「為什麼?你還好意思問?你們曹軍暗箭傷人,在箭上塗毒……呃,我為什麼要告訴你?就算我二哥不方便,咱張飛也不怕你們,有本事的,咱出去單挑,或者,有種你們就來攻城吧!」

張飛的語氣,似氣憤又心急,但又似刻意要隱瞞的樣子,卻又口快的透露了一些東西。而以張遼甚至曹操帳下的那些軍將的心目中,對於張飛的印象,都是一個有勇無謀,是一個暴燥衝動的傢伙。所以,張飛如此,也似正符合張飛的性情。

暗箭傷人,箭上塗毒。就這幾個字,就已經能讓張遼浮想連編了。

通過張飛的話,張遼就能想到,就會誤會,張飛所說的關羽不方便出來見他,原來是因為箭傷,並且,中了毒。

「什麼?張飛將軍,你說雲長他受傷了?還中了毒?那他現在怎麼樣了?」張遼一臉焦急的問,如果不是兩軍正在對陣的時候,張遼還真的想過去叫張飛打開城門進城去看看關羽現在的情況。

「呸!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