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百二十五章秦宜祿之死(下)

第六百二十五章秦宜祿之死(下)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7-09 01:42  字數:5703

轟!

在秦宜祿軍陣前的盾兵並沒有阻擋得住張飛的衝鋒,被張飛連人帶盾,一下子衝破了一個大大的決口。

當然,當中還有一些長槍兵,可憐他們,都還沒有來得及舉起他們手中的長槍向前刺出,就被張飛迸發出來的一道凌厲殺氣將他們攔腰斬斷,這一殺就是一片。

血肉橫飛,殘肢可怖。

張飛的騎兵隊一殺進秦宜祿的軍陣,就仿似是猛虎進了羊群,無人能抵敵張飛片刻。

可以想像,秦宜祿也才剛剛收攏起來的敗兵潰兵,他們本來就沒有任何的士氣戰意。再加上,他們的軍陣,也只是匆匆的列出來的,軍士之間,也根本就沒有半點配合。

或者,秦宜祿的心裡,也知道一些戰場兵種相剋的道理,他能及時的調集起一些弓箭兵,並讓盾牌兵在軍陣前抵敵已經非常不錯了。

可是,當張飛率軍殺進了他的軍陣,秦宜祿就知道自己錯了。嗯,他錯在,沒有在張飛率軍出城的那一刻馬上逃走。他應該在張飛出城的那一刻,他就馬上率軍向城西轉移,向于禁、李典的大軍靠攏的,而不是希望自己可以敵住張飛軍一會,等著于禁、李典率軍來救援。

張飛率著騎兵一殺進秦宜祿的軍陣,整個軍陣就亂了。

嗯,張飛可以率了數千軍士出城來的,騎兵只是最早與秦宜祿的軍隊接戰罷了,不遠。數千軍馬齊聲喊殺,黑壓壓的壓了過來。

曹軍剎時亂了。

雖然暫時還只是軍陣中央區域受到了攻擊。但看看遠處殺過來的軍隊,在軍陣外圍的士兵,也不知道是誰先發喊,一聲敵軍勢力,逃啊的叫聲,使得秦宜祿的軍陣,就似是那放了羊的羊圈,呼啦一聲。剛剛集結起來不久的軍陣,居然就一下子四散。

嗯,若是真正的精銳,在面對佔據優勢的敵軍時,他們或者還敢與之一戰。可是,秦宜祿的這些軍士,算什麼的精銳?有人帶頭。就會有越來越多的人想著逃命,秦宜祿現在想攔,也攔不住。呵呵,他若是攔得住,方才關羽率軍突襲的時候,他也不會潰不成軍了。

「秦將軍。快逃命吧,張飛可是有萬夫莫敵之勇,若被他盯上,恐怕也逃不了,快走!」秦宜祿的身邊。居然還是不少對於忠心的將士。

嗯,這些其實是他多年培養出來的家丁家將。這一次,他知道作為先鋒軍攻擊徐州,必不會那麼簡單,所以,他就幾乎把自己所有的力量都帶來了。

「對對,這些曹兵,都不會聽我們的命令了,並且,那張飛也太厲害了,快走!」秦宜祿這才從剛才張飛的軍馬給他的震憾當中醒過神來,慌不迭的叫著自己的心腹親信護著他逃命。

「殺啊!」

戰場上喊殺震天,一聲聲的慘叫尖銳凄厲。

整個戰場都亂了套,秦宜祿的軍士,在四散亂逃,張飛的軍士,則在不停的追趕。

古時候的戰鬥,就是如此,如果他們的軍士,沒有一種拚死的信念,沒有高漲的士氣,沒有堅韌不屈的戰意,那麼,他們一旦處於失利的局面,就會陷於全軍潰敗的敗局。

而戰意士氣從哪裡來?戰鬥信念又從哪裡來?

很明顯,曹操的這些軍馬,似乎並不具備這些特質。

說起來,曹操與劉備的戰鬥,似乎還真的沒有太多意義。儘管這個時代的人,他們沒有太多自己的主見,都是習慣於盲從。他們來攻擊劉備,可能就是他們的軍將說,劉備要討伐他們的主公曹操,所以,劉備該死,所以,他們就來攻伐劉備。

嗯,這樣的借口,並沒能激動軍士的鬥志的。何況,秦宜祿所率的這些軍馬,都是一些老弱病殘的曹兵?

張飛率著那一千來騎兵,直接穿透了秦宜祿的軍陣,拍馬直接衝上一個稍為高一點的坡地上面。

他勒馬四看,在搜尋秦宜祿的蹤跡。

這次遭到曹軍的攻城,張飛下意識的認為是因為秦宜祿與于禁的軍馬分兵攻城的問題,如果沒有秦宜祿在背後攻城,張飛就可以集中注意力應付于禁軍的攻城,那麼,他也不用這麼累人,那麼憋屈。

所以,一肚子火氣的張飛,已經將火撒到了秦宜祿的身上。

當然,張飛登高四望,也是要注意一下是否有城西的曹軍前來支援,如果發現不對,他就得要鳴金收兵,趕緊撤回城去。

不過,現在看來,才剛剛停止攻城,退兵回來的于禁軍,並沒有反應得過來,暫時,還不會派軍來援的,在於禁派軍來援之前,張飛覺得還有點時間找找秦宜祿這個綠帽王八。

嗯,在亂軍當中,想要找到一個人還真的不容易,尤其是在這種四散亂逃的場面當中。

事實上,秦宜祿只要將自己身上的衣甲脫下,哪怕是沒有換上一般士兵的衣衫,他都有可能逃得掉的。這個,他自然也是做了的,他的心裡清楚,自己這身代表著統軍將領的衣甲可能會太過顯眼,所以,他基本就沒有怎麼想,就丟盔棄甲。

但秦宜祿真的不應該,他不應該將他多年培植出來的家丁家將都帶來啊。那些家丁家將,估計也有三幾百人吧,他們可能的確是受到了秦宜祿的不少恩惠,對秦宜祿還相當的忠心。

因此,已經丟盔棄甲的秦宜祿,他可能自己都沒有想到,他只是想到這一次作為先鋒軍會有危險,將自己能帶來的人都帶來了,希望這些自己培植出來的人可以保護他的安全。卻不想,他正因為帶著這些人,反而是他丟了性命的主要原因。

嗯。張飛立馬,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