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百一十六章拜見荀攸

第六百一十六章拜見荀攸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7-05 05:43  字數:5546

劉易帶著元清與趕來的太史慈、王越,施施然的在街上走著,到了曾經來過一次的荀府大門之前。

太史慈、王越兩人,他們實在是不放心劉易一個人去找荀攸,所以,無論如何都要陪著劉易一起來。

劉易多年前曾到過許昌,為了得到荀彧的投效,到過一次荀家。那時候荀家正面臨著一個家庭分裂的情況,主要是荀家要投靠天下那一個諸侯的問題。

大多的荀家子弟,早已經各奔東西,除了投了新漢朝的荀家子弟之外,一大部份荀家的子弟選擇返回穎川老家,隱姓埋名,另外一些,或投袁紹或投曹操,又或是別的諸侯。

荀攸,是投曹操的一個。

許昌被曹操所據,定為許都,但對於還留在荀家的荀家子弟來說,並沒有受到什麼的衝擊,相反,因為荀攸深受曹操重用,使得荀家門庭似乎更加的榮光。現在,除了曹家等一些主要的世家之外,就屬荀家最為響亮了。

不過,荀家家主治家極嚴,所以,荀家子弟,平時都比較低調的。

到達荀家,已經是下午時分了。

劉易自然不能與真實的身份拜訪荀家,只是隨便起了一個名字,直接投拜名貼,拜見荀攸。

原本劉易還以為不會太容易見到荀攸的,沒想荀府門前的看門家丁只是疑惑的看了一眼劉易這幾人,讓劉易這幾人稍等,便進去通報了。

看這些家丁函養不錯,並不因為劉易等人只是慕名造訪而有怠慢。

不一會,那家丁便匆匆的走了出來,對劉易道:「這位貴客,你們來的還真的是時候,我家荀大人正要出門,來晚一步可能都見不著了。快請進來吧。」

「多謝這位兄弟了,這小小意思。算是在下請各位兄弟去喝酒的。」劉易從懷裡拿出了幾誅錢,遞給了那個進去通報的家丁。

不想,那家丁卻猛的往後退了一步,正容道:「這位貴客,千萬不可,我們荀家有嚴令,不準私下收授客人的錢財的。請收回去。」

「哦?你們荀家家風這麼嚴格?真不愧是荀家啊。」劉易沒想荀家治家嚴厲至此,不過,卻沒有收回誅錢,上前一步,將錢塞到了那家丁的手裡,朗笑道:「哈哈。這位兄弟,咱們不是施捨,也不是饋贈,而是與兄弟你一見如故,只不過兄弟我俗事纏身,沒有時間與眾位兄弟結交,這錢。便算是我們結交的酒錢,嗯,我會跟公達說的,其實,我跟他是老友了,只是第一次來他家裡拜訪罷了。」

劉易說完,直接邁進了荀家。

那家丁一愣,抓抓頭。將錢隨手交給了與他一起看門的另外一個家丁,趕緊搶上前來帶路。他沒有再多說什麼,看得出,他雖是荀家的一個看門家丁,但性子應該也是豪爽之輩。

劉易不會小看任何一個人,就算是荀家的一個看門家丁,劉易也一樣同樣看待。或者。現在結交一個看門家丁並不覺著什麼,但是將來或者還會有些作用的。

嗯,當初劉易造該荀家,目的雖然是荀彧。可是,心裡多少也有點想將荀家一網打盡的意思,尤其是像才華並不下於荀彧的的荀攸。只可惜,當初劉易的廟小,是不可能讓荀家的人全都相投的。有機會的話,劉易的確想挖曹操的牆角,將荀攸也挖到新漢朝去。

「這位貴客,主廳是我們荀家家主接待客人的地方,現在正在和幾位大人在說話,所以,荀攸大人在偏廳等侯。請這邊來。」

那家丁先為劉易解釋一下為什麼荀攸不在大廳接見劉易等人,才將劉易引到了一旁。

對於荀家的家主,以及荀家家主在接待客人的事,劉易並不太感興趣,這次來荀家,主要就是要見曹操身邊的重臣荀攸罷了。

當初劉易來荀家的時候,並沒有見到荀攸,那時候,他還在外地遊歷呢。

劉易幾人進了偏廳,卻見到了一個中年文士在廳中等著了。

他一見到劉易這幾人,卻一臉疑惑,不過,還是迎上前來道:「在下荀攸荀公達,這幾位朋友是……呵呵,恕在下眼掘,好像以前並沒有見過幾位閣下啊,你來看見荀某,有什麼事?」

「哈哈,終於見到聞名天下的荀公達了,不錯,公達先生相貌堂堂,鼻樑筆直,額堂寬闊,一看,便是一個學識淵博,正直之士。」劉易卻不急著報名號,先對荀攸哈哈一笑,再轉頭對那引路的家丁道:「兄弟,接下來我跟公達先生所說的話,不宜傳於他人之耳,還請兄弟能夠為在下保密,不要輕易泄露出去。」

「呃,荀大人,小的先告退了,在事喊一聲就可。」那家丁一聽,就知道劉易是不想他在旁也聽到,不過,劉易沒有直接要求他退走,而是請其保密,這讓他的心裡不禁也對劉易生出了好感,但自然是識趣的退了下去。

荀攸疑惑了一下,便也跟著揮退了另外的一些侍者。

他坐回自己的座位,端起一杯茶水道:「呵呵,看來,你們還是神秘的訪客?好了,先請坐,現在已經沒有人在旁聽了。」

劉易也揮揮手,讓隨來的元清及太史慈、王越他們隨意坐下,自己走到了靠近荀攸的矮几後坐下,才對荀攸道:「公達先生,在下劉易,那是我夫人元清,還有元清的師父王越,這英俊的傢伙是太史慈。」

咣哐!

荀攸嘴巴一下子張得老大,整個人都似被突然定了身似的。

他的心裡,從劉易一見面時的這種爽快當中,又帶著一種讓人難以言喻的懾人風度當中,已經覺得這次來訪自己的人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