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百一十五章滿腚傷

第六百一十五章滿腚傷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7-04 02:13  字數:5554

菊花殘,滿腚傷,你的眼睛在泛淚。

你的淚光,點點帶著哀傷……

最終,曹操與秦宜在互殘菊當中徹底的解去了情花露的藥力。

但兩人的臉色,卻是慘白慘白的,完全虛脫了。

原本散發著杜夫人幽香,充滿著情調的精緻閣樓當中,一片狼藉,散發著一種讓人聞之欲嘔的怪味。

秦宜像一隻待宰的羔羊,背靠在曹操的胸膛,他渾身瑟瑟發抖,滿眼是絕望,他不知道跟著下來曹操要拿他怎麼樣法辦。可是,他卻也不敢輕易的離開。

曹操獃獃的抬著頭,眼裡似帶著無盡的哀傷,一行虎淚禁不住又湧出來。

痛!痛快,卻又虐心,屈辱!

不過,曹操畢竟是一代梟雄,這一點打擊,終還是沒能將他完全擊倒。

慢慢的,他回過神來。

他開始想到,杜夫人呢?到底是誰在守衛森嚴之下,能夠潛進這裡,將自己打暈,但是卻又沒有殺自己?不管如何,害自己遭受了這一次非人的痛苦經歷,這個仇,一定要報的。

但這些問題,曹操現在沒有一點頭緒。不過,曹操直覺,覺得害得自己如此的,一定和杜夫人有點關係。

他非常清楚的記得,在自己被打暈之前,好像在說著杜夫人是否有另外的男人問題。嗯,如此看來,這個杜夫人肯定就是早就背叛了秦宜,只是這個該死的傢伙不知道罷了。只要找到杜夫人,那麼就一定可以查得出到底是誰陷害了自己。

對,一定不能放過將自己害得這麼慘的人,絕對不定放過!

曹操的心裡,騰升起熊熊怒火,那不算大的小眼睛,冒出了一股滔天的殺氣。

秦宜感到心頭一寒,似感應到了曹操的殺機。

「主、主公……不、不要殺我。饒命!」秦宜捲縮著身體,弱弱的向曹操告饒。

「滾!」

曹操一手抓住秦宜的手臂,隨手將光著的秦宜一扔,扔到了一旁。

忍著痛,曹操站了起來,沖被扔到一旁的秦宜殺氣騰騰的道:「今天這事,如果有半點風聲泄露出去。你秦家誅滅九族!那軍需官你不用做了,馬上,給你一萬軍馬為先鋒,去討伐劉備!如果你能戴罪立功,就饒你一命!」

「是!」

秦宜忍著下面的疼痛,戰戰兢兢的跪下領命。

此刻。秦宜知道自己完了,這是曹操讓他去送死啊。可是,這又能怎麼樣?他與曹操的事宜,不僅是曹操的恥辱,也是他的恥辱,讓他去說,他都不會泄露出去啊。不管如何。曹操沒有馬上斬了他,這已經是他的最大幸運了,率軍去攻擊劉備,如果能饒幸不死,可能也不是沒有飛黃騰達的機會,就憑自己與曹操的這種親密的事宜,等曹操消了氣之後,曹操或者又會重用他。

「出去看看。給找些衣服來,不能讓別人看到了,若有人看到,一定要讓看到的人消息。」曹操見自己的樣子,肯定是不能直接出去的,只好再吩咐秦宜。

秦宜怎麼多說?趕緊拖著受傷的身體,前去找衣物。

不一會。穿戴好的曹操,馬上集結親軍,讓親兵護送他返回丞相府,一邊派人。馬上封鎖全城,對許都城進行搜查,目標,就是杜夫人。

曹操的親兵,大多都有點奇怪,因為他們都知道,曹操原本就是到秦府去與杜夫人成其好事的。為何曹操的臉色那麼難看的下令要搜查杜夫人?還要那麼大的動作,全城搜查,要知道,前些天,針對一些欲謀害曹操的反賊都沒有全城搜捕,現在為何要全城搜捕杜夫人?

眾人不得其解,但也只能按曹操的命令實行。

沒多久,許都城就全城震動了起來。無數曹兵,連夜搜城,弄得整個許都城都雞飛狗跳。

與此同時,劉易美美的擁著杜夫人睡了過去。

嗯,情花露還真的厲害,其可以讓一個女人充滿了戰鬥力,似永遠都索求無度似的,說真的,如果是換了一個人,肯定堅持不了。

完全解去了情花露之「毒」的杜夫人,整個人都暈死過去,如果不是劉易返回元陽真氣滋潤她的身子,恐怕她還會因此而大病一場,起碼在短時間之內下不了床。

現在嘛,劉易估計,她只要休養三兩天就可以恢復正常了。也正好,可以等到曹操率軍討伐劉備之後,劉易再離開許都。

在劉易與杜夫人相擁而眠之後,便有曹兵搜索到了福來客棧。翻搜過一遍,沒有找到杜夫人就自行離開了。元清與黃舞蝶及鳳仙三女與秦朗,雖然與曹兵打了照面,不過,一般的曹兵,自然是認不出秦朗就是秦宜的兒子。所以,並沒有生出事端。杜家在秦朗失蹤之後,因為與秦宜已經交惡,並沒敢告之秦宜,如此,除了杜家的人,根本就沒有人專門尋找秦朗。

倒了元清與黃舞蝶、鳳仙三女的美色,惹起曹兵的注意,但是元清直接露了一手劍法,告訴那些曹兵,她們只是來許都尋親不認識曹兵所說的什麼杜夫人之後,那些曹兵也就不敢如何了。

一劍的劍氣,將一塊石板劈成兩塊,一看就知道是民間的高手俠女,那些曹兵怎敢造次?何況,看元清與黃舞蝶她們的氣度也不凡,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大人物。

曹兵雖多,滿大街都是軍馬在搜捕杜夫人,可是,曹軍的軍紀還是不錯的,一般的士兵,沒敢胡亂趁機劫掠百姓,無關的人,他們也不敢隨便抓捕。

本來元清她們也可以一起躲起來的,不過,她們覺得都躲起來,沒有人在外面接應,萬一被曹兵搜索到那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