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百一十三章壞壞的黃舞蝶

第六百一十三章壞壞的黃舞蝶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7-03 02:42  字數:5522

世上的奇人異士的確非常多,而對於研製帶有催.情方面的藥物,自古便有許多人在秘密的研究。

有些藥物,是為世人所知的,而有些藥物,可能永遠都不會暴露於世人的面前。

秦宜也只是機緣巧合之下,得到一瓶情花露。

那是秦宜少年的時候,在家鄉叫到一些傳說,說家鄉的那些深山老林里有一些隱士出沒,他那時是想跟那些隱士學一些武功之類的,進入深山老林欲尋隱士。不過,隱士沒有尋到,卻見到了一具在林中的枯骨,其實骨肉都差不多被林中的野獸啃光了,只剩一點人類骨頭的跡象罷了,在枯骨當中,有一隻玉瓶,也就是情花露。嗯,玉瓶上刻有情花露三個字,如此秦宜才知是情花露的。原來的瓶塞上刻有小字,說明情花露是如何研製而成的,只不過,現在被秦宜換了一個瓶塞了。

可以想像,情花露如果在催.情之後,還能讓女人保持著清醒理智,那麼,對於男人而言,還真的是妙不可言。

那女人清醒著,知道她不應該是這個男人相好,可是,偏偏她的身體卻受不了,渴望著男人的入侵。

嗯,說白了,這就如同女人被挑起了情.欲,需明知是不應該,卻還是要索求。

那個時候,女人的那種欲拒還迎,似痛苦又似享受的表情,會讓弄她的男人得到無比的快樂。

曹操本來就是特別喜歡那種欲拒還迎的少婦,現在有了這種葯,不正是可以讓曹操對於那些看上的美婦為所欲為么?

不管是什麼樣的女人,只是讓其喝了一滴情花露,就可以對她為所欲為,並且還是在她清醒著的時候弄她,那種感覺,當真的讓曹操想想都感到緊張刺激。

現在,曹操甚至還邪惡的想到。如果讓他有機會碰到他難以忘懷的鄒夫人、來鶯兒、卞玉這些女人,讓她們喝下一滴情花露,那麼,嘿嘿……

「宜祿啊,這情花露,你還有么?」

「額,沒了。就這麼一瓶,裡面應該還有十來二十滴。」秦宜一聽曹操這樣問,他就明白了曹操的意思,趕緊獻媚似的道:「主公,屬下本來是想讓賤內的杜家繼續潛伏在新漢朝洛陽,讓他們為主公從新漢朝弄得多少錢糧獻與主公。資助主公發展軍馬的,可惜,賤內居然舉家離開了洛陽,屬下還在想,投了主公之後,屬下沒有一點建樹,這情花露雖然珍貴。屬下也早想獻與主公,可是,這種東西,平時還真的不好拿來送人,現在主公既然看上了這東西,那就送給主公了。」

「哈哈,好好,宜祿你的確是一個知心人。如此,曹某就笑納了。」曹操如獲珍寶似的,將情花露藏進懷內。

「那、那主公,屬下就先告退,外面的兄弟,屬下現在就去打點一下,請主公今晚就在秦某這寒舍歇息一宿吧。」秦宜拱手退後。

「嗯……這樣也好。不過……」曹操扭頭望了杜夫人一眼,又邪笑著對秦宜說道:「你也不用刻意迴避了,杜夫人本來就是你的夫人,看到了也不算什麼。不瞞你說,以前……曹某年少輕狂之時,和袁公路、袁本初兄弟,也經常一起這樣玩的,可惜,公路已經被劉備所殺,本初卻與曹某反目成仇咯,現在,難得你這樣一個知己,就一起玩玩吧。」

「啊?這……謝主公!」秦宜先是驚愕,跟著卻是大喜。因為,能與曹操共同一起玩樂,這是一個特殊的殊榮,一般人還不會有這樣的機會呢,並且,如果與曹操一起進行了如此私隱的事兒,將來,他必然是曹操最為親近親信的心腹。可以想像,自己將來真的是榮貴不可言啊。

「快去打點一下下面的兄弟,告訴他們,本丞相今晚不回丞相府了。」曹操非常滿意秦宜的態度。嗯,貴族之間,一起共樂的事,對於曹操來說,的確是常事,只不過,這種事兒,傳出去了,於名聲不太好,所以,自從曹操自立建立了朝廷之後,已經沒有再試過了,現在,難得秦宜如此貼心,倒可以再試試重溫當初少年時的那種讓人心跳的遊戲。

秦宜趕緊下樓去,讓下面秦府的人,先帶那些保護曹操的鐵甲親衛去吃喝,然後安排他們在秦府里歇下,還有在秦府外面的軍馬,讓他們就在秦府之外紮營好了。

吩咐好之後,秦宜有點面紅心跳的返回樓上,心裡在想著曹操將要如何玩弄他的夫人,兩人一起如何玩。

兩個傢伙不知道,他們的話,不僅是傳到了神智清醒的杜夫人耳中,還讓劉易一句不少的聽了去。劉易聽了後,心裡一陣惡寒,丫的,這兩個傢伙,他們這是要共同一起呷玩杜夫人的節奏啊,這實在是太過邪惡了。nnD的,這還是人么?

劉易好幾次忍不住要出手制住這兩個傢伙,但是,聽到曹操與秦宜去讓下面的鐵甲親衛散去,劉易這才忍住手,等他們散去守衛再說。那樣,也方便劉易將杜夫人救走。

秦宜下去後,曹操便走向杜夫人,似有點緊張的搓著手對杜夫人道:「美人,不用緊張,剛才你也聽到了,是你夫君給你喝的情花露,不過,這都是小事了,以後你就是我曹操的人了,你放心,跟著曹某,定然不會虧了你的。來,過來,讓我抱抱。」

「別、別過來……你、你們這些畜生,我、我不會讓你們得逞的。」杜夫人現在,應該是努力剋制著自己心裡的慾念,所以,她看上去才會那麼的狼狽。

她想控制著自己,可是,她的手卻不愛控制似的要去解衣裙,想將自己的身子釋放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