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百零六章許都見聞

第六百零六章許都見聞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6-29 13:52  字數:4493

玉夫人被劉易如此突襲,一時間既感心悸又覺羞惱,她在失神片刻之後,馬上就清醒了過來。

嗯,旁邊還有鄒夫人與蘇夫人在看著呢,這小賊居然敢如此對待自己?

平時對她有企圖的人多得海里去,可是還從來都沒有誰敢如此公然的占她便宜的。

玉夫人心裡戚戚之下,想用力的推開劉易,可是卻用不上勁兒,因為,劉易的長舌,居然直磕她的齒關,她一時失神之下,竟然被劉易直接入侵到了她的小嘴裡去,在她的小嘴裡追逐著她的香舌。

「嗯……」

原本還有一點不忿,有點羞惱的玉夫人,被劉易如此一挑動,她的芳心一軟,狠不下心去要咬劉易的那溫熱的長舌。

片刻,玉夫人那顆久曠的心,亦不禁一陣火熱,她的小香舌,下意識的,已經和劉易的長舌攪動到了一起去。

「咳咳……」

蘇夫人有點目瞪口呆的看著劉易與玉夫人,忍不住咳了兩聲,劉易的荒唐,蘇夫人自然是見識過的,可是,現在就在這大廳里親熱,一會要是有人闖了進來,見到了影響可不太好。

劉易放開了玉夫人,退後兩步,看著神色有點茫然,玉臉又飛紅的玉夫人,嘿笑著道:「原來玉夫人也是一個妙人兒,找日咱們再一起好好親熱,好讓你知道,什麼才叫做真正的男人真丈夫。看你還敢挑弄我?」

「吁吁……」玉夫人緩緩的軟到,依靠著矮几,胸脯急劇的起伏了幾下,喘了幾口粗氣道:「你、你就會欺負人家……」

「呵呵,管你。反正,我已經在你身上打下了記號,以後,你就是我的人了。」劉易上下打量著玉臉通紅的玉夫人,笑道:「果然是一個玉美人,劉易對玉夫人你可是越來越愛了,嗯。就這麼說了,你一個女人家,學別人做什麼的生意?嫁給我,好好的做一個相夫教子的賢妻良母吧。」

「我就不,看你能拿人家怎麼樣?」玉夫人不忿劉易如此霸氣凜然的樣子,不服輸似的仰起玉臉道。

「嘿嘿……」劉易沒有再對她如何,轉而對鄒夫人與蘇夫人道:「兩位夫人,看來沒有辦法了,我們先回後院跟大家說說。看來我要去許都一趟了。杜夫人既然對你家夫君有著期望,我總不能讓她失望,對吧?希望,現在趕去許都還能來得及。」

「應該可以吧。」鄒夫人似知道劉易會有此決定的樣子,接話道:「杜夫人離開洛陽的時候,我把我們在許都的聯絡點告訴了她。她這封信,是我們的人飛鴿傳書傳送回來的,不用一天。她的信就傳了回來。」

「嗯……」劉易點頭表示知道,因為此信,應該是昨日所書。

劉易扭頭對玉夫人道:「怎麼樣?隨我到我家後院去坐坐?」

「懶得理你,除非,你真的能把杜夫人救回來吧。到時候,看看再說。」玉夫人轉開臉,盈盈的站起來,整理了一下方才被劉易擁著而有點凌亂的衣襟,白了一眼劉易便自行離開了。

「嘿嘿,夫君。看來,玉夫人她也逃不過你的手掌心了,她原來對任何男人都不假辭色的。今天被你強吻了她居然不生氣?」蘇夫人待玉夫人離開之後,沖劉易眨著大眼睛道。

「呵呵,只要你們不反對,等為夫回來,再納了她,年紀輕輕就守寡,還這麼多年了,多浪費啊?對不?任何女人,都應該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權利,玉夫人也一樣,沒有必要因為其家族的事而誤了一生。」

「好了,快走吧,姐妹們如果不答應讓你去,人家可不會為你說話。」鄒夫人走過來挽著劉易道:「畢竟,你跟姐妹們都說過的,這段時間不會出遠門的。」

近段時間,的確是劉易最為放鬆的時間,也是家裡的女人最開心快樂的時間,因為她們都不用再擔心一覺醒來之後,自己的男人又到了別的地方去冒險,朝夕相對,總要比分離好。

離劉易出兵統一大漢的日子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所以,每一個女人,她們都非常珍惜現在的安寧日子,如果劉易現在又要去一趟許都,要去救杜夫人,相信大多的女人都不太情願放劉易離開。

不過,事情要比鄒夫人所擔心的要順利得多,劉易說要離開洛陽去許都幾天,家裡的女人都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讓劉易要小心。

嗯,就算劉易早給予她們的承諾,但是劉易要做什麼,她們並不會阻攔的,特別是她們知道了杜夫人給劉易寫了一封絕筆信之後,她們對杜夫人的遭遇也有點同情。

並且,善良的女人,也總會將心比心,當中的女人,她們也總會起與她們與劉易的點點滴滴,一切似乎都來得不容易。如果沒有劉易的鐘愛及排除萬難都要與她們在一起,現在,相信她們大多都會是另外一種不同的結局,不可能擁有現在的幸福。

哪怕就是貴於大漢先朝公主的萬年公主,如果她不是與劉易認識,不是與劉易相愛,沒有劉易的努力,她現在,都不敢相象自己將要面臨的下場是如何。或者,是被出嫁到大漠,成為匈奴左賢王的一個女人,受盡侮辱。又或者,在比武招親的時候,劉易沒有擊敗呂布,那麼,她就有可能已經成為呂布的女人,現在,已經在呂布敗亡之後,迎來了她悲慘的人生。

張芍,若沒有遇到劉易,她可能還在自悲自苦的心境當中痛苦的活著。又或者,如果沒有劉易,以她爹爹張鈞的那剛直的性格,早就已經被朝中的奸佞害死,而張芍她自己,亦早已經被牽連,要不是香消玉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