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八十四章玉帶玄機

第五百八十四章玉帶玄機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6-13 10:51  字數:5653

就如此過,獻帝自然是不甘心的,如果獻帝當真的不在乎曹操施加於他身上的屈辱,那麼獻帝也不用躲在茅廁里偷泣了。

所以,獻帝有點期待的對董承道:「嗯,說說看吧,我們要如何做才可以拉攏得了劉備?」

「皇上,劉備、關羽、張飛,他們三人桃園三結義,曾一起立誓,匡扶漢室。」董承對獻帝道:「經過臣的觀察,他們的心裡,應該還是有漢室皇家的。所以,想拉攏他們,必須要以漢室的名義拉攏他們。」

「哦?國舅你的意思是說,讓朕親自拉攏劉備,讓劉備助朕誅殺曹操?」獻帝有點擔心的道。

「沒錯,想得到劉備的相助,恐怕要皇上你親自拉攏才行。」董承點頭道。

「這、這不可能的,我怎麼拉攏劉備?我想,朕想見劉備一面都難啊。」獻帝有點怯懼的道:「董國舅,你是知道的,朕不能隨便出宮,平時,都有人盯著朕的,連說一句話都不方便,你讓朕如何拉攏劉備?不行不行……」

獻帝知道,自己如果表現出有半點對曹操不滿不軌的心,肯定會馬上就遭受到曹操的責罵,甚至,他覺得一個不好,曹操可能都會殺了自己。莫說是朝中的眾臣了,獻帝知道,就算是他,都不敢有半點拂逆曹操。

這也是事實,現在,獻帝也不可能隨便見外人的,想見劉備一面,還真的不容易。連人都難以見到。又如何拉攏人呢?

「皇上,臣有辦法,可讓皇上你能見到劉備,並且,皇上你也不用多說,只要皇上你書信一封,親手交與劉備便可。」董承道。

「哦?就這麼簡單?」獻帝一聽,眼睛一亮道。

「嗯。我們可以尋一個機會,公然的召劉備進宮來見皇上你,然後,皇上你可以試探一下,看看劉備是不是真的對皇上忠誠,如果是的話,就將書信交予劉備,與劉備相約好一起舉事,除去曹操。」董承道。

「這個……」獻帝知道。這可能是他唯一的機會了,錯過了,他可能真的要一輩子活在曹操的陰影當中。他考慮了一下。橫一咬牙道:「那好吧,就尋一個適當的機會,宣劉備進宮來見朕。」

「好,」董承見獻帝配合,心裡一喜,他想了一想道:「皇上。寫信給劉備的事,我們還得好好斟酌一翻,因為宮裡太多曹賊的耳目,如果做得太過明顯的話,曹操可能會起疑。到時候,我們就不妙了。」

「那依國舅的意思……」獻帝自然也知道。與人密謀誅殺曹操,萬一事情敗露所帶來的後果,所以,一定要經過詳細的計劃才可以。

「讓臣想一想……嗯……」董承閉目考慮一會,猛的睜開眼睛道:「有了。皇上,臣聽說,曹操有意讓劉備再率軍出征攻打袁術,所以,我們就等,等曹操下令讓劉備出征之時,到時候,皇上你可以借為劉備皇叔出征送行的名義,召劉備進宮來一見。」

「嗯……如此甚好。」獻帝一聽,覺得可行,因為,他與劉備,畢竟是叔侄,現在皇叔出征,他要見一見,曹操應該不會起疑。

「只要見到了劉備,臣自會幫忙迸退左右,讓皇上你可以單獨與劉備相處。到時候,皇上你便可以向劉備訴說你對曹操的不滿,隱隱流露一些意欲徐去曹操的意思,看看劉備的神色如何,如果劉備亦對曹操不瞞。那你就請他作為外應,並送上書信。」董承道。

「嗯,可以,那就這樣?」獻帝已經被董承說得動心,有點躍躍欲試了。

「對了,那書信要怎麼寫?」獻帝又問道。

「這個……」董承又想了想,咬牙道:「嗯,就寫一封召書!」

「召書?」獻帝不解的道。

「對,就是召書!」董承忽的想起了曹操最愛做的事,就是曹操兩次假傳皇帝召書,一次讓他成功號召了天下諸侯共討董卓,第二次欲假借皇帝血詔來聲討劉易。既然曹操最喜歡做這樣的事,那麼,現在就讓劉備拿著皇帝血詔誅殺曹操好了,讓曹操也嘗一嘗被別的聲討的滋味。

「詔書,還要是血詔!」董承目光炯炯的看著皇帝道。

「好!那朕現在就寫好血詔,為了討賊,朕也豁出去了。」

獻帝畢竟是一個少年,雖然一直受別人所制,可是,少年的身上,多少還是有點熱血的。

一想到要寫血詔聲討曹操,獻帝便覺有點熱血沸騰,他掀起龍袍,從貼身的衣衫上用力一撕,撕下了一片雪白的綢布。

他跟著,想也沒想的一咬手指頭,就用手指頭上滲出來的血液,在綢布上寫了起來。

不一會,獻帝便寫好了血詔,可謂是含淚泣血而寫。

他寫完之後,又將隨身帶著的印璽拿出來,簽名蓋章。

嗯,傳國玉璽還在袁術的手上,獻帝所用的,是曹操命人刻印的「傳國玉璽」,字跡雖然一樣,可是卻不是真的。這樣的「傳國玉璽」,曹操的手裡也有一個,平時,是曹操直接下旨的。

董承看了一遍,也看得有點熱血沸騰,覺得只要劉備的心裡,還有半點漢室社稷的話,看了獻帝的這血詔的話,相信劉備一定會與他們一起,一同誅殺曹操。

不過,寫完之後,兩人才發現,這血詔非同小可,絕對不能讓任何人知道,現在,還沒有見到劉備,還送不到劉備的手上,如此放在這裡,似實在是太過危險了。

還好,董承看到了皇帝腰間的玉帶,讓皇帝解了下來,將血詔藏進了玉帶當中,從外表看來。看不出有半點藏有血詔的痕迹。

兩人又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