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七十七章

第五百七十七章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6-08 22:43  字數:6542

時間不等人啊,曹操覺得他現在所需要的就是時間。

一場大病,讓他浪費了一個多月的時間,他好了後,馬上就召集了帳下謀臣軍將前來議事。

對於曹操來說,用呂布父女及陳宮的性命,換取到了與劉易的盟約,使劉易承諾假如他與袁紹起爭端的話,不會出兵參與爭戰。這讓曹操覺得,是一個天載難縫的好機會。

現在,誰都能夠看得明白,他曹操也好,還是袁紹也好,都不可能對新漢朝用兵,他們兩家,也不太可能聯合起來攻擊新漢朝。所以,如果想最終成為天下霸主的話,那就只有吞併,互相吞併對方的勢力地盤,壯大自己的實力。

因此,曹操非常清楚,他與袁紹之間,遲早都會有一戰。

但現在的問題是,在實力方面,曹操自問還及不上袁紹,起碼在明面上的兵力,不及袁紹多。所以,曹操亦不敢輕易的向袁紹發起挑戰。

現在,已經奪得了徐州,只要再經過一段時間的發展,他的實力就會得到大大的增強,但是,這絕不會是現在。也就是說,曹操在奪得了徐州的這兩三個月之間,他的實力,並沒有得到太大的增強。

而值得曹操慶幸的是,河北的袁紹,似乎只是雷聲大雨點小,看上去,袁紹陳兵於黃河北崖,似隨時都會揮軍南下的態勢,但袁紹始終都還在按兵不動,亦沒有發出挑戰宣言。

兩家,現在就似是互有默契似的,都只是在互相調兵上下功夫,並沒有正式的摩擦紛爭。很明顯。曹操也好,袁紹也好,似都在互相壓仰著,欲動不動。

曹操召一眾部屬前來,是想與部屬商議一下,目前的情況之下,曹軍應該如何發展,應該有哪些行動。

群臣拜見曹操。問好。

這是曹操大病之後,第一次正式與一眾部屬會面。

一如新漢朝一般,曹操亦將獻帝劉協請了出來,讓獻帝高座龍座,他自己則安坐於一旁,為朝堂眾臣之首。

不過。這獻帝劉協與少帝劉辯卻是完全不同的表情及心態的。

在新漢朝,劉易請出少帝劉辯,那是因為劉辯的確是新漢朝的皇帝。商議軍政大事的時候,將少帝請出來,是表示對少帝的尊重。事實,就算是少帝上不上朝,都於朝政大事沒有什麼關係,因為少帝他根本就不會過問,也不想過問,並且,朝中的大臣,也都知道這樣的情況。平時的朝政大事,基本也不用專門拿去給少帝批閱的。內閣大臣自然會將政事處理好。當然,這樣並非是說新漢朝的文武百官不尊重少帝,目中無帝,實際,新漢朝的文武百官都不會輕視少帝,如果沒有劉易。他們依然會奉少帝為帝,不會多想。

平時的文武百官,他們對於少帝,亦能做到畢恭畢敬,沒有半分懈怠。

少帝的心性,現在也相當的開朗,與他少兒時候的性格似乎變了一個樣,不再是沉默寡語,性情多了幾分跳脫。少帝每一次上朝,都是懷著一種輕鬆愉快的心情上朝的。在新漢朝,已經沒有了以往朝堂的那種壓抑的嚴肅感,皇帝輕鬆,文武百官亦放鬆,議事的時候,互相都是暢所欲言,不用擔心說錯語而獲罪。

偶爾,處理了政事之後,君臣之間,也可互相開下玩笑什麼的,無傷大雅。比如,知道少帝跟著道士王叔研究火藥的臣子,偶爾也會心血來潮的與少帝討論一下這方面的事,甚至開玩笑說為少帝娶一個與他一樣喜歡研究那些事物的女子為妃,陪著少帝一起搞研究。嗯,往往,都會弄得少帝面紅耳赤,落荒而逃。

但是,獻帝卻不會有少帝這般的輕鬆了。

他坐在龍座上,目不斜視,坐如針氈,正襟危坐。他自從被請出來的那一刻,他那還帶著一點稚嫩的臉蛋,就一直綳得緊緊的,不敢說話,不苟言笑。每一次,他都緊張得兩手冒汗,生怕一個不好,惹得曹操發怒,遭到曹操的斥責。

曹操請出獻帝,只是做一個樣子,將獻帝當作是一個擺設。嗯,或者,少帝亦是一個擺設,可是,性質是完全不同的。曹操請出獻帝,並非是對獻帝的尊重,只是想利用獻帝來堵天下之口,不想被世人指責他獨斷專橫,拿獻帝作傀儡罷了。

而朝廷的眾臣,也沒有幾個是對獻帝真正尊重的,因為,他們都知道曹操根本就沒有將獻帝放在眼內,只是拿獻帝當作是一個傀儡皇帝,所以,他們的眼裡,也只有曹操,而不會有獻帝。

新漢朝,文武百官,雖然亦一樣是以劉易的意志為意志,可是,眼內卻有著對皇帝應有的尊重,不似曹操這個政權的獻帝,就僅只是一個擺設,沒有自由說話權的傀儡。

向曹操這個丞相問好的百官,整齊又似關切,但是向獻帝請安問好的時候,卻是稀稀落落,沒有半點誠意。

端坐龍座上的獻帝,心底里有一股無盡的屈辱,這種屈辱感,讓他身體都氣得有點顫抖,雙手握拳,都張掌心握出血來。

他偷偷的掃了一眼朝堂,並沒有發現給予他一點希望的皇叔劉備,心裡更加的難過,神色也更加的難看起來。

當然,曹操自然不會多管獻帝的想法,也根本不會去注意獻帝。

曹操道:「諸位,曹某這一個多月來身體欠恙,難以主持朝廷事務。朝廷事務,多得諸位大人操勞,曹某在此多謝了。」

「丞相言重了,臣等只是略盡綿力罷了,何況,還是臣等應盡的責任?」

「呵呵,好了,今天上朝,是想向諸位問計,大漢如今的形勢之下。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