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六十九章與杜夫人打個賭

第五百六十九章與杜夫人打個賭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6-03 15:44  字數:4484

杜夫人之所以可以助其夫君秦宜祿籌措到糧食,是因為她的商隊,已經打通了一條商路往返於徐州、洛陽之地。她可以在徐州低價採購商品販運到洛陽,再從洛陽販運一些商品到徐州地區售賣。這一來二去,利潤是相當可觀的。

賺來的錢,再在洛陽暗暗的採購糧食,偷運到徐州,給其夫君秦宜祿交給呂布。

可是,現在呢,呂布已經被曹操所滅,杜夫人的商路,自然就斷了。特別是在徐州,沒有了呂布軍的庇護,徐州的這些生意,怕也根本就輪不到她去做。不能往返徐州洛陽,那就等於她的財路斷了。

眼下,杜夫人的杜家,在洛陽也只能是靠之前所賺下來的錢財支持著。但是坐吃山空,這樣下去,她的杜家早晚會陷入困境當中。

想要重新打開一條商路,那是非常困難的。何況,做著與她同樣生意的家族,不僅只有她杜家。別的家族所經營著的區域,也絕不可能讓杜夫人插手的。

加上,杜夫人的夫君秦宜祿,現在生死不知,自從曹操開始攻擊徐州的時候,杜夫人就已經失去了其夫的消息。實際上,杜夫人始終都是一個婦道人家,她或許有一點商業頭腦,可是,真正打點好一切的,卻是秦宜祿。平時糧食交割,也要等其夫才行的。所以,曹操攻擊徐州之後,杜夫人就難以和其夫聯繫了。難怕杜家也有自己的探子,可是,也探聽不到秦宜祿的消息。

在她不知道自己今後何去何從的時候,劉易提出可以接納她的杜家,杜夫人的心裡自然是驚喜萬分。

鄒玉這時,上前將杜夫人扶了起來,將她扶回矮几後坐下。並與她坐到了一起。

杜夫人想了想,又有點期待的問:「那、那太傅,請恕杜若斗膽。太傅是否清楚徐州現在的情況?杜若的夫君,現在又如何了?」

「嗯……這個。呵呵,其實杜夫人你不問,我也會跟你說說的。」劉易看著前挺後突的杜夫人,尤其是在鄒氏與她並排坐到一起的樣子,一時間,居然覺得杜夫人那特別嬌美的容貌,與鄒氏不分上下。一時難分擅長。但是,聽到她似對那秦宜祿念念不忘的樣子,劉易的心裡又有點不太舒服。

嗯,劉易或者對女人還真的有一種莫明的佔有慾。哪怕劉易之前。並沒有生出一定要納了杜夫人與玉夫人的心,可是,現在近距離見到了她們的美麗之後,心裡便有點蠢蠢欲動,暗暗的生出了一絲欲據為己有之心。

沒有辦法啊。像劉易這樣的傢伙,見到美人兒不動心是假的。何況,劉易知道如果自己不佔了她,放她離開,回去跟了其夫。最終她還是要落入曹操的手裡。劉易現在的心態,其實就是與其放杜夫人離去,然後便宜了曹操,哪還不如便宜了自己。

別人是債多不壓身,劉易現在側是女多不壓身。也有可能是這段時間劉易與家裡的一眾女人在一起,身心都放鬆了,所以,之前那稍稍有點淡了的獵美之心又冒頭了。

劉易想了想措詞才道:「杜夫人,我想問你,你當初能為呂布籌措糧食,你夫君是一個原因,除了這個,還有沒有別的原因?」

「哦?太傅想說的是……」杜夫人一時不太明白的道。

「我是說,你的心裡,除了你夫君,是不是亦將呂布當作是你的主公?」劉易問道。

「這……這自然了,呂布是杜若夫君的主公,那麼呂布自然也是杜若的主公了。」杜夫人不假思索的道。

「那麼現在呢?」

「現在……太傅是杜若的主公,以後,杜若與杜家,一家會聽太傅之命是從。」杜夫人猶豫了一下道。

「那你將來,是聽主公的命令,還是聽從你夫君的命令?」

「這……」杜夫人一時不知道要如何回答了。

「杜夫人,現在是這樣的。」劉易說道:「你夫君,也就是秦宜祿吧,他應該被曹操捉住了,並且,應該已經投降了曹操。當時,我救出呂布的時候,呂布的部下,若不是被曹操殺了,就是投降了。」

「啊?太傅你、你救出了呂布?」杜夫人有點吃驚的道。

「對,但是這些已經不重要了,呂布現在已經拜我為主公,所以,你不用考慮呂布的問題。」劉易搖搖頭道:「我是說,你的夫君秦宜祿,現在已經是曹操的部下了。我相信,不用多久他就會來找你,而找你,也肯定是想你為他辦事的,極有可能,會讓你重操舊業,為曹操籌措糧食。因為,曹操的帳下,猛將如雲,能人異士眾多。你夫君秦宜祿如果想得到曹操的賞識的話,那就肯定要有所表現,而你卻正好是可以幫助得到他。如果你夫君來找你,讓你為曹操籌措糧食的話,你會怎麼做?」

「我、我……」杜夫人不禁有點為難了。

一邊是她的丈夫,一邊是剛剛可以給她及杜家一條活路的劉易,她的主公。她還真的不知道要如何選擇才好。

當然,如果劉易對她強迫,威脅她的家人安危,她自然別無選擇,只能為新漢朝服務。但如果有選擇呢,她還真的拿不定主意。

「呵呵,其實,杜夫人你也不用為難。」劉易沖杜夫人笑笑道:「說實在的,我們新漢朝,其實並不缺杜夫人的才幹,沒有了杜夫人,還會有更多的家族出來代替杜夫人的工作。我的意思是說,現在,你夫君秦宜祿,應該在曹操的陣營里,你知道了他,大可以帶著你們杜家前去投奔你夫君。」

「啊?太傅你、你可以放奴家及杜家離開?」杜夫人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