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五十五章

第五百五十五章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5-22 22:56  字數:5581

全場肅立,靜看著一隊軍士,手棒著一個木盒子,一步一步的走下戰船。

這次出征,總的來看,將士損失關不大,但是,放在現在來看,一兩千個將士的骨灰盒,卻讓人感到心頭沉重。

一兩千個出征的將士,永遠回不來了,岸上,等著他們歸來的百姓,可能就會有數千上萬人。他們看不到自己的兒子或父親或兄弟,或丈夫回來,那些百姓,他們又會是如何的傷悲呢。

等將士棒著骨灰盒到了岸上。

劉易在船舷上沉重的道:「對不起,我劉易沒能把所有的將士都安全的帶回來,是我劉易對不起各位鄉親父老。不過,請各位鄉親不用悲傷,因為,他們雖然犧牲了,但是,卻犧牲得光榮,他們是為了我們新漢朝,為了我們大家而去戰鬥的,死得其所。那些戰死的兄弟們,是我們大漢的英雄,我們,會永遠銘記住他們。另外,每一位戰死的兄弟,他們的家人,新漢朝會有優厚的撫恤金,確保我們英雄的家人,不會為了生活而犯愁。現在,就請英雄的家人,把英雄的骨灰帶回去,好好安葬。當然,我們官府可以代勞,可以集中處理,給他們立碑,修建英雄記念碑!」

百姓們這一次沒有再歡呼,而是沉默著,伸長了脖子,看著先下船來的那些軍士。那兒,正在高聲念著那些犧牲將士的名字,等著將士的家屬將戰死的將士骨灰帶回家去。

這個時候,人人都屏氣凝神,生怕會聽錯了,因為。他們都不想聽到有自己親人的名字。

一個白髮老婆婆,聽到了自己兒子的名字,悲呼一聲暈了過去。

旁人趕緊救起。

本來,以為醒過來的老婆婆肯定會悲傷痛哭。

但是,她醒過來後。卻非常的冷靜,似是強行的將她的悲傷深深的埋於心底。

她顫巍巍的走過去,從軍士的手裡棒過骨灰盒,打開後,抓起了一把骨灰,對那些軍士道:「老婦平生育有三子三女。大子早年夭折,大女亦早折。剩二子二女,夫家本是一小城富戶,家境還算過得去,雖然早折一子一女,但老婦還算幸福。無憂無慮,二子成人,娶妻亦得子,三代同堂,其樂融融。黃巾暴亂其間,小城陷落,但是。夫家向來積善,當初太平道,夫家亦是信徒,曾資助了不少苦難人。城陷之後,黃巾賊並沒有對夫家劫掠,雖然幾乎捐出了大部份家產,若再無變故,一家子還勉強可活。可是,該死的貪官,他們抄沒了夫家。將老婦一家都趕出了小城。夫家流離途中病亡,兩個女兒及二媳,被官兵抓走,折磨而亡,孫兒。更被馬踏而亡。現在……」

老婦舉起手上抓住的灰白骨灰,向著劉易跪下道:「此子為老婦三十得子,小兒子。他背著老婦,奔向洛陽京都,希望可以尋得一條活路,更希望,可以將老婦一家的苦難訴之朝廷,罰處迫害死老婦一家的貪官,可是……到了洛陽京都之後,老婦才發現,與老婦一家同樣悲慘的,居然有千千萬萬人,我們母子,莫說將自家遭遇訴之朝廷了,就連活路都成了問題。那時候,我們悲觀絕望,只剩下聽天由命,小兒行乞,卻乞不來半"kouhuo"命的口糧,啃樹皮草根,母子倆就只剩下一口氣了。這大漢,還有希望么?還有讓人活的希望么?」

「有!」

老婦伏身道:「是太傅劉易救活了我們,是太傅讓我們母子倆看到了生活下去的希望,給了我們活著的勇氣。還有,兒子投了軍後,把我家的苦難訴之,年前,軍中一位將軍,帶著小兒,返回家鄉,尋到了那已經為一方大員的貪官,將其首級帶了回來。老婦一家的仇,已經報了。小兒走得其所,為新漢朝犧牲,值得,所以,老婦沒甚悲傷可言的。所以,請太傅莫要悲傷,現在犧牲了我兒,卻換得來更多的幸福,值了。」

「我吃一把兒子骨灰,將兒子記在心裡,餘下的,就請太傅代為安置,不需立碑,亦不必以英雄稱之,因為,他的命是檢回來的,現在為大漢,為太傅而戰,是應該的,所以,請太傅不要覺得欠了我等什麼,可恨老婦年老,又不是男兒身,要不然,老婦願替死去之子,以殘命報效太傅天大的恩情!」

這絕對不是托,劉易看得出,這個老婦,是動而說的。

在老婦說著的時候,劉易從戰船上走了下來。

什麼也沒有說,劉易直接上前,握住了老婦那皺了皮的手,從她的手裡抓過了一半骨灰,然後一口塞入自己的嘴裡。

卟嗵一聲,劉易跪到了她的面前,呼道:「娘!」

已經下船來的將士,以及還在船上的將士,他們見劉易如此,機伶的將士,跟著跪了下來,有如是多米諾骨牌效應一般,噼噼啪啪的全都跪了下來。

「娘!」

山呼海嘯一般的叫聲,振聾發聵。

「哎呀!太傅,這、這可使不得啊,老婦、老婦只是把心裡想說的話都說出來而已。」

「娘!你以後就是我們的娘了。還有在場的各位父老鄉親,你們,都是我劉易的親人。」

「太傅!」

由近到遠,百姓們亦跪了一地。

這些百姓,實在是太可愛了。

劉易知道自己雖然得民心,可是,從來都沒有想過,這裡的百姓,會如此愛戴自己。這讓劉易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復。

幸好,不一會,戰船上的軍士都上了岸,與他們的親人相聚,一下子,歡快的笑聲將一些沉重的情緒驅走。

正如那老婦所說的,犧牲他們個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