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五十章母女談心

第五百五十章母女談心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5-18 23:15  字數:3537

或者,是因為分離才會讓眾女更加珍惜相聚的時刻。

所以,她們不管是誰,都完全放過了去與劉易瘋狂的愛愛。

吳氏三姐妹如此,就連以前多少都有點矜持的董三妹,她亦似變了一個人似的,哪怕是已經被劉易弄得她骨頭都酥了,可是,她還是想劉易繼續要她。

另外,也不知道是否是女人的田越耕就超耐耕。或者也有劉易經常以元陽真氣改造她們的身體的關係。

年紀稍大一些的大吳夫人,二吳夫人,以及郭嘉娘親杜娘、蔡氏。

這四女,還真的讓劉易見識到了什麼叫做三十如虎四十如狼。

嗯,這些將近四十的女人,她們看上去,其實也不過像是二八年華的樣子。可是,她們的行為,的確與她們的年紀成正比。

如虎如狼啊。

不過,劉易喜歡,特別是弄得她們一片泥濘,浪花四射,芳草掛珠的樣子。弄得她們嬌弱如絲,頻頻告饒,卻又欲罷不能的樣子,劉易覺得她們,還真的風情萬種,倍讓劉易振奮。

所以,劉易痛並快樂著。

不過,在劉易痛並快樂著的時候。

嚴氏與呂嬋,卻是有點失落,甚至說是鬱悶的。

嚴氏,因為她的身子還沒有完全好利索的關係,劉易並沒有動她。

另外,呂嬋,因為嚴氏還沒有完全好起來,所以,劉易也不想過早因為自己與呂嬋的事而讓嚴氏憂心。不管嚴氏最終能接受也好,還是不能接受自己與呂嬋的關係也好,劉易都不想過早的刺激她。

所以。劉易也暫時也不想與呂嬋表現得太過曖mèi,心裡想著,等時機到了,再向嚴氏挑明關係。看看嚴氏是否會如呂嬋一樣,會覺得大家在一起並沒有太大的關係。

這樣。嚴氏與呂嬋,近兩天,都覺得有點鬱悶。

嗯,是她們心裡蕩漾,卻一時沒能得到宣洩而覺有點鬱悶。

這晚,呂嬋餵了嚴氏喝了葯湯。然後便意興索味的坐在一旁,似有滿腹心事的樣子,對著嚴氏,欲言又止。

嚴氏與呂嬋相聚,互相有無數的說話,幾些天來。只要在一起,就總會有說不完的話題。

可是,此刻的嚴氏,她卻也興趣泛泛的樣子,無精打採的不想說話。

嗯,其實,嚴氏現在。已經好得差不多了,根本就不需要呂嬋再來侍候她。劉易也知道她的身子情況,已經讓人準備返回洞庭湖新洲的事兒了。

現在還趕得及,能趕得上在春節之前返回到洛陽。先回洞庭湖,只是那裡有著自己更多的妻兒在哪裡,先回洞庭湖,將她們一起接回京城。

嚴氏與呂嬋,一個帶著幾分慵懶的半躺在床上,一個則是似沒一點心機的呆坐在床榻邊上,爬在案桌面上。無聊的用那纖纖玉指沾了水在桌面上亂劃。

房內,一時顯得異常的沉靜。

不過,假如細聽,房外,會隱隱約約傳來一兩聲嬌笑或者是"shenyin"。

嗯。又要開始了。

為劉易及眾女安排在曲阿的住處,其實並不是太大。

這個,只是劉易在曲阿的臨時住處,因此,也沒有必要太過講究。所以,眾女的卧房,其實相隔都不遠。

古時代的房子,就不要奢求其隔音效果會有多好了。在相隔不遠的房子之間,只要說話大聲一些,可能都會讓對方聽了去。

這段時間,劉易與眾女的瘋狂,嚴氏與呂嬋雖然沒有親眼看見,她們在一起的時候,誰都不好意思去偷看。可是,兩女都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她們,都有點心照不宣,互相都在裝作都不知道的樣子。

可是,平時,她們雖然在一起聊著話兒的時候,她們的心神,其實都會放在那些聲音動靜上面。她們聊的話,都是亂七八糟的,其實誰都弄不清楚在一起說著些什麼。若要問她們,讓她們說說這段時間的晚上,她們在一起說了一些什麼話,她們一定說不出來。哪怕是說出來,都是一些牛頭不搭馬嘴的問題。

此刻,因為她們的沉默,所以,使得不遠處傳來的聲音卻顯更加的清晰。

也不知道為何,嚴氏也好,還是呂嬋也好,她們都似不約而同的有幾許慌亂的樣子,互相飛快的瞥了一眼,卻又似假作掩飾的錯開目光。

她們,同時開口,想打破因為沉寂所聽到的那些聲音的尷尬氣氛。

可是,當她們張開口,卻誰都沒有吐出一個字來,因為,她們這才猛然的醒起,一時之間,她們似都不知道要說些什麼。

「唉……」

幾乎同聲的,兩女都嘆了一聲。

「啊。娘親你怎麼了?」

兩女,猛然的一驚,都似一下子打醒了精神,似乎都想掩飾自己內心的那種鬱悶。所以,又說出了幾乎相同的話來。

「我……」

「格格……」

嚴氏與呂嬋,幾乎同時想解釋什麼,可是,互相對望在一起的時候,卻不知道為何,都忽然的覺得好笑起來。

「格格……好了,嬋兒。」嚴氏畢竟是呂嬋的娘親,所以,還是她率先打破與女兒看似默契,但卻似各有所思的尷尬。

她忍住了嬌笑,然後伸手拍了拍自己的床邊,並向里挪動了一下,道:「嬋兒,其實,娘親已經好得差不多了,嗯,算起來,咱們娘倆好像都有好些年沒一起睡過了,上來吧。今天,我們各自說說心底話,要說真心的,都不準說慌騙人。」

「這……好吧。」呂嬋的確亦有話想要與嚴氏說,所以,她只猶豫了一下,便走到了床榻邊,鑽進了被窩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