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三十八章

第五百三十八章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5-11 08:56  字數:3306

張寧在這一刻幾欲要暈過去。

她做夢都沒有想過,自己居然會真的受到劉易如此的侵犯。她此時,身心都在滴血,那種下體裂痛以及內心裡的羞辱惶恐感,讓她一時間痛不欲生,連想死的心都有了。

她是太平道聖女,平時都是受到別人的尊敬崇拜,一般人別說要對她如此侵犯了,有時候,連看都沒怎麼敢看她。如此,久而久之,便在張寧的心裡形成了一種潛在的意識,還真的以為自己是聖女,是高貴尊崇神聖無比的聖女,沒有人敢真的把她怎麼樣。呵呵,還真的不得不說,張寧的情況,她被那些太平道的信徒朝聖一般的供奉著,她自己的確也有點迷失在那種信徒狂熱的朝聖當中。

實際上,可能就算是真正的公主都沒有張寧那麼的自命不凡。

畢竟,像萬年公主或者是陽安公主等三位公主,她們都沒有試過像張寧那樣,被許多人當成是神一樣來膜拜,所以,也難怪張寧落在劉易的手上,還敢那麼的囂,說穿了,其實便是一種無知的表現。

劉易現在也的確明白了,這個張寧,怕就是那種被那所謂的太平道教義洗了腦的無知女人,所以,對她就不用太客氣,要對她下重葯,她可能才會變得聰明一點。不會再時時刻刻的都去想著那些虛無飄渺的事,只有將她從被別人神化的虛幻思想當中拉出來,讓她返回現實,讓她去認識現實到底是怎麼樣的,如此,才可以讓張寧成為一個正常的女人。要不然,張寧她還真的永遠都不會明白劉易和她所說的話到底是什麼的意思,更加不會明白她自己錯在哪裡。

張寧的想法及做法,劉易是大概可以猜想得到的。正如前面所說的那樣,張寧她自小便深受太平道教義所影響·受到她爹爹張角的影響。特別在張角病死之後,她便自然而然的覺得自己應該繼承爹爹創造一個太平世道的遺志,推翻壓迫百姓的漢廷。所以,她必須要重建太平道的總壇·重建太平道祭壇,如此方可號令天下太平道的教眾。

張寧雖然看到那張燕、管亥等人已經離心離德,可是她的心裡依然還有著幻想,還以為除了張燕和管亥之外,這天下還有那麼多的太平道信徒,還有許多願意追隨她的人。她壓根就沒有看到,或者是沒有想到·由太平道而發而的黃巾起義,經過最初的幾個月的高cháo,發展到後來被官兵所滅的過程當中,黃巾軍或者說她的太平道教眾,早已經完全變質了,根本就不再是張寧她心目中所理想的那樣,已經不再是貧苦的百姓一齊起來推翻漢廷建立一個太平世界,而是她的那些所謂的太平道教眾、黃巾軍·已經淪為了如強盜一般無疑的賊軍。他們只懂燒殺搶掠,那些黃巾軍的所作所為,早已經背離了太平道的初衷教義′已經完全失去了推翻漢廷的先決條件。

呵呵,靠一些無惡不作的強盜來推翻一個朝廷,建立成一個太平的世界?只有瘋了的人才會那麼想。

劉易之所以會對張寧動氣,便是因為張寧看不清一些現實,非但她自己看不清,居然還和宦官有來往,著實讓人覺得張寧太過愚味了,。所以,劉易決定把她變成一個真正的女人,讓她認識到·她其實也就不過是一個女人,許多事,根本就不是她應該去做應該去考慮的。又或者說,要讓看到一些事情的本質,希望她成了真正的女人之後,她便可以從一些不切實際、抽離了現實的想法當中清醒過來。

所以·劉易現在可不管張寧在想什麼,是愛是恨又或者怎麼樣,劉易什麼都不顧的先弄了她再說。

張寧此刻,她還真的有點像是在天堂被打入了凡間的感覺,她的身體,完全受劉易的控制。她根本就無力抗拒劉易對她所做的一切,她既驚恐又羞辱,心兒跳得朴朴聲,也不知道是因為羞怒或者緊張,她渾身都漲得通紅。

她被劉易沒有一點顧惜之情的強行侵入,那一刻,她隨著下體的裂痛而心兒下沉,在那一剎,就好似整個天地都要蹋了下來一樣。

她痛、她害怕、她羞赧,她恨!

但是,她卻因為痛而感到自己無處著力,唯有便是嗚咽著四肢交纏著劉易,用僅有的一分力氣死死的糾纏住劉易,像要把劉易也要勒死一般。

張寧還是一個沒有經過人事的女人,她的下面幽谷,和一般的女人一樣,緊窄狹小,曲曲幽幽。劉易弄進去的時候,似乎還聽到了耕耘鑽探時的那種擴裂的察察之聲。

和還是處的女人弄這事作,最舒服最肉緊的便是這一會兒,衝破緊副切障礙物的那種暢快感,一個女人一生之中便只有一次,所以,劉易完全挺了進去之後,便緊緊的抵住張寧,用心的去感受著這種身體相連的那種交匯快感。

張寧暫時自然是不會感受到有什麼的快感可言。她此刻,就覺自己的下面被弄進了一根滾燙的熱杵,弄得她以為自己肯定是要被劉易給弄壞自己下面,要把自己弄死了。所以,她有心裡還真的是百感交雜,五味頻生。

不過,也由於的確是太過疼痛,所以,她也沒有來得及有太多的想法念頭,就只懂緊緊的交纏著劉易,不受控的哭泣嗚咽著。

很奇怪,雖然是極端的裂痛,痛得渾身都要散了架似的,可是,張寧卻在痛過之後,感覺到了一種讓人難以言喻的心跳心蕩的感受。特別是劉易那火熱弄在她的心房深處里,一下一下的彈動的時候,讓張寧縱是覺得有點痛恨劉易,卻也不能夠否認她現在自己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