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三十四章

第五百三十四章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5-08 22:13  字數:5443

劉易在上面的閨房之內,偷聽到了下面的人的對話,讓劉驚一乍的把自己弄出了一身冷汗。.

首先是聽到那張讓說,當年張角曾用道術讓他變回了一晚男人的事。呵呵,這個也實是在太過匪夷所思,劉易都不知道相不相信。

不過,相不相信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那張角的確從宮裡的宦官之中得到了不少的好處,最少可以讓他把太平道發展壯大。從一點上來說,如果張角沒有足夠的好處給那些宦官的話,恐怕張角也難以發展得起來。所以,劉易覺得,有可能是張角利用道術,讓張讓做了一個真實的夢,讓他仿如親臨的做了一個屬於男人的春夢,所以,他便一直都當以為真,以為自己真的做了一次男人。

呵呵,對於閹了的人來說,能夠做真正的男人,恐怕便是他們內心裡被壓抑得最深最深的心底之處的那種絕望到了絕點的一點丁念頭。所以,像正常的男人那樣,可以站著正常的強力噴射,這還真的是他們夢寐以求的美事、樂事。

如此,若那張角真的可以利用道術,讓張讓得到一次那種感受,哪怕,怕張讓也因此而欲罷不能,極想再試一次滋味。

所以,如此便可以解釋得了許許多多的一些疑團,可以解釋得了,當時朝廷大軍和黃巾軍的在對戰,這些事,本不關宮內宦官的事,可是,卻要出現一些內侍到各軍中去做監督監軍。而且,許多時候,那些監軍卻會很莫明其妙-的犯傻,做出一些有損於自己軍方的事。可是,卻依然還要去做。由這些跡象來看,其實,那些宮裡的宦官或許並不是真的想滅了黃巾軍,又或者·不希望張角就那麼死了。

估計也是張角泄了天機的問題,所以,張角還是病死了。張角一死,能夠讓閹人都可以做男人的道術·怕也隨著他之死而流失於世上。

呵,劉易只是對這件事感到有點好奇,並非是一定要追根問底,也更不是非要弄出一個一二三四五六。

接下來,聽到張寧對張讓說,會如讓置劉易於死地才是劉易真正感到心寒的。

丫的,劉易覺得·自己和張寧似乎也沒有那麼大的仇恨,非要拼得一個你死我活吧?

張寧她計劃,在三十二強進十六強的比武當中,讓張讓幫忙弄一點手腳,讓劉易抽中他的人。也就是那個朱官,原來,朱官便是管亥。

張寧現在,她以為劉易還是以前的那個實力·所以,他覺得有管亥在,便基本可以解決了劉易。

張寧或許沒有學到其父張角的高深道術·但是,卻對於藥物方面的頗有心得。她又弄出了一種藥物,吃了可以讓人成倍增長內勁的葯。這種藥物,其實便是和劉易刺殺匈奴的那晚,那個白髮老者所吃的那種藥物差不多。有時候,藥物的東西,還真的是殊途同歸,許多的道理還是一樣的。

古時候,也的確早便有了這種藥物。甚至,不只是藥物·古時候的某此手法也很特別,就好像一些銀針、金針刺穴的方法,也一樣可以激發一個人的潛能,迸發出一個人的巨大潛力來。

現在,管亥已經算是一個一流的猛將,如果對著劉易的時候·他再用藥物激發潛力的話,那麼,他的力量,便相當於是超一流武將的水準。呵呵,面對超一流水準的武將,劉易還真的不知道是該拼一拼的好呢,還是要認輸。

哈,開玩笑,認輸是不可能的,萬年公主可是劉易必得的女人。唯有便是和他拼了,。但是,在張寧的計劃當中,並不上如此簡單,為了幫張讓擊殺劉易,以達到讓張讓助他重占巨鹿,重整太平道教壇的事,張寧根本就沒有打算安照比寒規則來要求過自己。.到時候,張寧還會在擂台的四周,各個方向都藏匿著一些吃了葯的高手,把劉易完全困在擂台之內。

到時候,如果劉易被管亥所敗所殺了也便罷了。若劉易不死,那麼,那些隱伏著的高手便同時齊出,將劉易在最短的時間內擊殺在當場,如此,也可以給大漢朝廷製造出一種混亂來。呵呵,他們這些太平道黃巾軍的人,本來便是來搞破壞的,而且破壞的影響越大越好,最好,便是大到天下大亂。這也是張寧所希望見到的。

三十二強比武的時候,董太后以及萬年公主都會露一露臉,然後蒙著臉紗的萬年公主會在皇宮城門樓上坐看比武。

畢竟,都是給萬年公主招的駙馬,於理,也應該讓萬年公主先見一下這三十二個人,看看她其中是否有喜歡的。如果有喜歡的,最後又奪得比武第一名,那自然便是她的駙馬了。當然,萬年公主的心裡,早已經認定是劉易了,可是,別人不知道啊,所以,她還得出來做一個樣子。

就在這個時候,張寧會讓人發動對萬年公主的綁架,以及,有可能的話,順手幹掉那董太后。如此一來,便可以做得到真正的天下大亂。而只要她手上捉住萬年公主在手,不但可以利用公年公主來要挾,還可以利用萬年公主來做擋箭牌,讓官兵投鼠忌器,不敢真的拿他怎麼樣。

反正,劉易偷聽到張寧的計劃很瘋狂,一步一步來,只要一不小心行錯了一步,那麼,以後便要被她牽著鼻子來走。

劉易既然已經聽到了張寧和張讓的計劃,劉易便也不用再留在這兒了,於是,便偷偷的潛了出來,也不用再去偷聽那廖化和裴元紹的話了。

太平道這次來京的目的,其實已經很明確,他們就是想來把這一潭水搗濁了。他們最終的目的,還是要想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