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三十三章

第五百三十三章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5-08 21:07  字數:5528

「主公,切不可聽信呂布之言,我等早便慕曹公之英明,早便有心棄暗投明,但是一直來都受呂布淫威所迫,不敢相棄。我等投明公,是真心相投,絕無二心!」

魏續、侯成、宋憲等人,他們一聽到呂布當著曹操之面斥責他們,全都不禁慌了神。

他們投靠曹操,只是為了能夠保全他們的榮華富貴,並非是覺得曹操是什麼明公不明公的。可是,現在他們真正的難關還沒有渡過,只有呂布死了,他們才可以真正的高枕無憂。

現在,他們最擔心的,就是擔心曹操愛惜呂布的武勇,想勸降呂布。假若,呂布當真的投了曹操,那麼,他們的下場可想而知。就算曹操不會對他們怎麼樣,但是他們確信,呂布絕對不會放過背叛了他的人。因此,他們趕緊分辯。

當中,與呂布之妻魏氏有一腿的宋憲,他更是惶急,他知道,假若今天不置呂佈於死地,那麼,來日便是他們的死期。

因此,他無比驚惶的跪拜在地,對曹操道:「曹公,此等惡賊,還與他多說什麼?押下去斬了便是。請曹公莫要忘了,當年的丁原丁建陽是如何死的,還有後來的董卓是如何死的,呂布留著,就是一個禍害,切不可再留他。」

曹操沒理會跪在一旁的一眾呂布叛將,只是冷眼盯著呂布。

良久,曹操才漠然的開口道:「呂布呂奉先,事到如何,再多說別的沒有意義的話你覺得有意義么?兩軍交戰,無所不用其極,勝者為王,敗者為寇。如今你還有什麼未竟之言,還有什麼需要交代的,趁現在還沒被押上斷頭台,趕緊說了吧,你我雖然是敵人,可是,我曹操也並非是那種不近人情之輩,如果你還有什麼的遺願,或者,曹某還可以為你完成最後的心愿。」

「呸!呂某雖然被奸人所害。被你所擒,可是,呂布豈需你來同情?免了,呂某一生,雖然犯過許多可錯。可也不致於要你來為呂某達成未竟心愿的時候。」呂布拘僂著身子,努力的抬起頭。目露凶光的望著曹操。似咬牙切齒的道:「要殺要刮請便,莫要多言。」

「好好好……」曹操見呂布不領情,便欲揮手命人將呂布押下去,準備行刑。

對於曹操來說,呂布的確是留之不得,何況。事至今時,呂布都還沒有半點要投效他的心。對於本就反覆無定的呂布而言,他連表面的服軟認輸都做不到,曹操此刻。對呂布完全斷了收服他的心思,何況,曹操本來就沒有打算留呂布之命?

這時,外面又有人來報。

「薜蘭、李封等一眾呂布賊將帶到!」

「宣!」

曹操一揮手,讓命人將呂布押在一旁。

對於收服呂布,曹操沒有那個心思,亦沒有那個想法,但是,對於呂布帳下的大將,曹操還是想收服的,尤其是那個張遼。

曹操不馬上斬呂布,其實就是想恩威並施,對呂布的舊將,那些降了的,還是未降的,先讓他們一起來了,看看他們還有何話可說,若那些未降的呂布舊將,此刻願降,曹操就可以向那些已經降了的呂布舊將表露自己可以容人的胸襟氣魄,接受他們歸降。讓那些降將可以從此歸心,向他們表明,如果他們還念舊情,念著呂布,那麼,自己也並非沒有給過呂布機會,只是呂布自己沒有把握住罷了,自己殺了呂布,也只是呂布看不清形勢,不願歸降罷了。所以,你們這些降將,今後就不要埋怨自己殺了你們的舊主。

另一方面,如果有人不願降,那麼便殺了,如此,也可以向他們施威,證明自己雖然大氣大度,可是,也不是容許他們叛逆的,不降不忠之人,就只有死路一條。

曹操望著被押進來,押跪在自己面前的薜蘭、李封等將。淡然的道:「爾等現在還有何話可說?」

眾將怒目瞪著曹操,居然沒一人答話。

嗯,曹操本來是想收降他們,誰知他們竟然如此硬骨頭?這呂布如此反覆無常的人,居然還會有一些死忠?居然還有人願意為了呂布去死?

這些人留之不得,假如他們當真的忠誠於呂布,而他們又不肯降,若放了他們的話,也必遭報復。

一念及此,見眾將沒一人願意答話,曹操心頭一怒,喝道:「既然沒話說,那就拉出去斬了!」

押著薜蘭、李封的一眾曹兵,呼喝著將呂布的這一眾舊將押了下去。

這些舊將,被押下去之時,全都深深的坦然的望了一眼呂布,似是在對呂布說,主公,我等先走一步。

這些呂布舊將,居然沒一人告饒的,讓曹操心感默然,亦讓曹操的一眾手下感到有點欽佩。

不久,便傳了幾聲慘叫聲,薜蘭、李封等將,紛紛被斬於白門樓午門。

「陳宮帶到!」

押解陳宮的,是徐晃。

徐晃與曹洪,分別捉了陳宮與張遼。

這兩人,可都是呂布的左膀右臂,身份非同小可,誰捉住他們,都是大功一件,所以,徐晃親自押解,以此證明是他捉了陳宮的。

曹操見到陳宮,一時心裡有一種百感交雜的感覺,神色有點複雜的望著陳宮道:「公台別來無恙!」

陳宮依然一臉雲淡風輕的樣子,看其神色,似根本就沒有成了階下囚的覺悟,他並沒有明答曹操似是問侯的話,而是盯著曹操,答非所問的道:「汝心術不正,吾故棄汝!」

曹操搖頭,大家似心照不宣的道:「吾心不正,公又奈何獨事呂布?」

陳宮臉上現出一種不宵,又似是痛恨的神色,但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