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二十八章

第五百二十八章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5-04 22:04  字數:5544

「丞相,不可,不可輕易發兵也。」

這個時候,見曹操被侯成說得就要馬上出兵,不禁有一些自問已經接受了教訓的將領,站起來道:「丞相,不要忘記了上次許汜與王楷詐降之事啊,末將擔心,這是否也會是呂布與陳宮狗急了跳牆,然後再次引誘我等前去中了他們的埋伏?」

「對啊,前車之鑒啊。不敢相忘,請丞相不要輕信了侯成。」

……

曹操見眾將訴說紛紜,不禁有點眉頭大皺。

曹操壓了壓手,止住了眾將,轉而對程昱及曹仁等人說道:「仲德,子孝,你們怎麼看?」

「主公,雖然要有所提防,不過,我相信侯成將軍。」

「呃,子孝,你就相信?咱卻覺得其中有詐。」曹洪斷言道:「假如說,只是侯成來投,我相信他,可是,他憑什麼說呂布大半數的軍將都投效主公?這有可能嗎?如果當真是大半的呂布軍都要投降我們,那麼,我們還用得著攻打下邳城?用得著馬上就相信了他,現在便出兵奪取下邳城?我們大可以慢慢的等,等呂布軍自己都散了,我們再接收下邳,豈不是更好?」

「主公,就算是奪取下邳城,我們也用不著太過著急的,現在,我們等得起,但呂布軍等不起。所以,不如就先等天亮了再說吧。假若,侯成將軍說可以擒住了呂布,等天一亮,就一切都可以看得明白了。到時候,我們的大軍再順便收復下邳也不晚。再大不了的,按我們今晚的計劃,強行攻奪下邳。也一樣可以奪取下邳。」

侯成一聽曹操眾將有人懷疑他是否可以擒得住呂布,他不禁就有點慌了,他知道,這個牛皮可能吹破了。

他與魏續、宋憲等人,的確是已經商議好如此擒拿住呂布並不假。但是,現在呂布還沒有被擒,並且,他現在,已經不在下邳城之內了。能否真的擒住呂布,他也不會知道的。

嗯。侯成的確是有點吹牛太過了。

因為,他將自己說得太過重要,明眼人一看,便知道他是想撈取更多的功勞。

誰都知道,侯成有何德何能?他僅只是呂布帳下的一員將領。甚至都算不上是排位靠前,算不上是呂布的真正心腹大將。他說要擒呂布便擒呂布?他說可以說服呂布的大半軍將都跟他幹了。一起背叛呂布。這個事。誰能相信?假若,侯成當真的有這樣的本事,那麼,他也不用盜取呂布的戰馬闖出了下邳城。而是呂布被他侯成趕走,他侯成成為了下邳之主。這主僕,完全調轉一個位置。

侯成不禁猛滴下一滴冷汗。尤其是看到曹操也疑惑的往他看來的時候。侯成當真的想抽自己兩記大嘴巴,想著自己何必要在這個時候貪功呢?

不過,侯成倒也不是沒有辦法表明自己的心跡,以及自己所說的事是否屬實。只不過。現在才拿出證據來,卻顯得太不夠說服力,亦讓眾人可以看穿侯成剛才意欲大攬功勞的行為。讓眾人對侯成可能會有所鄙視。

但侯成知道不拿出來是不行了,要不然,曹操可能也會當真的懷疑他,不會再相信他。

當下,侯成摸摸索索的,從懷裡摸出了一隻小竹筒子。竹筒口用蠟封好的。這只是為了防水。

他拿了出來,獻上給曹操,神色有點尷尬的道:「稟丞相,這裡,是侯某跟魏續、宋憲等將的降書,上面,有我們的簽字及手模。丞相看過後自然明白了。」

曹操接過來,弄開封口的蠟,將竹筒子里的布帛弄了出來,打開了一開,曹操不禁喜形於色。

他站起來道:「好了,眾人不用再有異議。嗯,之前許汜與王楷他們之所以詐降,那是因為那時候他們還沒有到達最後的關頭,他們還有機會請來援軍突圍,因此,出現詐降的時件,不足為怪。可是,現在,呂布軍已經逃無可逃,退無可退,被我們大軍圍在下邳,並且用河水淹城。在這個時候,呂布軍再搞詐降的詭計,已經絲毫沒有意義,所以,呂布沒有必要再玩詐降的詭計。因此,我相信侯成將軍。」

「傳令下去!」曹操當即下令道,今晚,全軍推進到下邳城前,假若城內再有人接應我軍,不用考慮,只管殺進城去便是。」

「諾!」

眾將見曹操已經決議,便沒有再說什麼,應令點軍而去。

再說高順,他與黃敘龍歌,還有史阿等一行數人,靜悄悄的穿棱於下邳城內的大街小巷當中。

張遼在什麼地方,一時無從追查,可是,卻可以查問到張遼的住處。

張遼的住處,離呂布的住處有點遠,隱約是一北一南,呂布呂府在城北,張遼的住處在城南。如此,可能也是他們分別坐鎮半城的意味。

只要知道張遼的住處,就一定可以見得到張遼。

當然,前提是張遼會返回住處休息。

高順知道,如果有戰事的時候,張遼忙于軍務,常常留宿軍營是常事。所以,他也只能祈禱,祈求張遼能在家裡。

下邳城,怎麼說都是數十萬人的大城,雖然不及徐州,甚至遠遠不及洛陽城的大小,可是,卻也不算小。一路,要避開巡邏的呂布士兵,也耽誤了一點高順等人的行程。

到了張遼家中的時候,這已經是子夜過後的下半夜了。

高順等人是潛來的,並不是拜訪,所以,自然是翻牆而入了。

不想,當高順等人闖進了張遼家中之後,卻全都一呆,因為,張遼家中的人,根本就還沒有睡。

他們幾乎全都是圍著一個人來轉。

那是一個嬰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