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二十七章侯成攬功

第五百二十七章侯成攬功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5-04 22:04  字數:5504

曹操聽關羽說自己若經擒住赤兔馬,而赤兔馬卻必死無疑,他不禁心裡一突,不解的好奇的道:「哦?這又是何道理?曹某擒了它,卻不會殺它,慢電的馴服它。它卻為何必死無疑呢?」

關羽望了一眼還在曹操大營里的赤兔馬,眼中神色帶著一點歡喜愛煞的樣子,但是,語氣卻相當平靜的道:「稟丞相,此赤兔馬,是馬中王者,早已經產生了靈性,本來,它應該是在大漠當中縱橫自在的,可是,卻不知道如何讓董卓抓捕,最後送與呂布。」

「嗯,這些曹某自然都清楚,可是,與它必死無疑又有何關聯呢?」曹操垂問。

「因為,此赤兔烈馬,它與呂布一樣,都是當中的至強者,都有著他們本身的驕傲,赤兔與呂布,相形得彰,他們可以共存,因為,大家都是王者,是強者,它服呂布,所以,就只有呂布可騎乘,別的人,還沒有資格騎乘此馬。」關羽道。

「哦?雲長的意思,是不是說,本相亦沒有資格騎乘此馬?」曹操有點意有所指的道。

「咳咳……」不待關羽再答話,劉備卻搶著道:「曹公乃是當世人傑,豈會沒有資格?這不?便主動來到了曹軍大營,這不就等於是上天送來給曹公的坐騎?我二弟所說的意思,應該是指,就此赤兔馬而言,它已經認了主,其主正是呂布,所以,在這畜生的眼內,就只有其主才可以騎乘它,假若,現在曹公成了它的主人,那麼,曹公自然是可以騎乘它了。」

「嗯……」曹操雖然知道關羽所說的並非是那種意思,也心知肚明劉備所言亦非如此,但是。難得聽到劉備的恭維話,曹操的心裡亦受用。

「丞相,大致的意思,也就和在下大哥說的差不多,但是,一天呂布不死,它恐怕都難以真正的再認二主。特別是現在。侯成使計,將它盜取了出來,讓它與呂布分離,它自然是不忿,更不會屈於別人帶給他的屈辱。剛才關某也觀察了它一會,它現在。恐怕已經有了死志。現在已經一必在尋死。假如說,丞相將其強行擒住,關某料想,它必會絕食而亡。」關羽不能不給劉備面子,所以,也只好順著劉備的話道。

「哦?如果當真如此,那如何是好?難不成。我們還能眼看著這闖進曹某大營的赤兔馬再返回呂布身邊不成?」曹操無不惋惜的道:「曹某可當真不想殺了此匹千里馬啊。」

曹操的意思是很明白,如果不能擒獲此馬的話,他也只好下令讓軍士將其斬殺了。

他現在,就算是不相信關羽的話,自然也不想當眾懷疑關羽的話,然後非要將赤兔馬擒拿,然後看看它是否會絕食,以此來試關羽的話的真假。若當真的如此做了,也顯得曹操太過小家子氣,也顯得對關羽的不夠信任,將來,想要從劉備的手裡搶過這員比赤兔馬更重要的大將,就難了。所以,曹操也不想讓關羽認為他不信任。不重視關羽。

赤兔馬的死活,其實就只是在曹操的一念之間。這一點,關羽的心裡也非常清楚。

他當下說道:「丞相,不如。讓關某試試看,看看可否能將赤兔馬暫時安穩住,讓它安靜下來?」

「那就去啊,剛才曹某不是說了么?誰能將其制服,它便是誰的,雲長若能降服此烈馬,它以後便是你的了。」曹操不假思索的道。

「關某不敢,丞相剛才所言,僅只是指丞相部下之將,並非包括了關某與張飛在內。千里馬,千金難求,如此寶貴,某關豈可橫刀奪愛?何況,關某也並沒有本事降服此烈馬,僅只能說,暫時安穩住它,讓它不至於尋死或傷人。所以,待關某安穩它之後,萬萬不可刺激了它,就算是丞相,也不可輕易試騎它,不然,它再發狂,傷了丞相就不太好了。」關羽謝絕了曹操的好意,不管心裡是否當真的喜歡此赤兔馬,但是,此時此刻,關羽是不可能全接受曹操的饋贈的。先不說是否會因刻而讓劉備對他產生猜忌,就說關羽這重情義的漢子,若接受了曹操的如此寶貴的饋贈,那麼,關羽就會自覺欠了曹操一個天大的人情,將來,也不知道要如何還給曹操。

所以,關羽拒絕得乾脆。

曹操再欲說什麼。關羽快步沖了出去道:「丞相莫要再說,關某當真並無欲得此馬之念,現在,也不知道是否可以安穩住它,先不要再說了。」

一身綠袍的關羽,就似是一道綠影,瞬間便將其身法施展得最快,眨眼,便迎頭追上了從側旁馳過來的赤兔馬。

關羽眼疾手快,一手先抓住了赤兔馬的馬韁。

但是,赤兔馬的速度,要比關羽的身形更快,關羽都沒來得及發力拉住,便被赤兔馬帶得整個人都飄了起來。

就在觀看的眾人一聲驚呼的時候,關羽並沒有鬆手,而是如影隨形的,任由馬韁牽著他,隨著赤兔馬往前急奔。

幾個起落,關羽便已經爬伏在赤兔馬的馬背上。

嗯,沒錯,只是爬伏,並不是騎上馬背,細看,關羽的身體,僅只是緊緊的附在赤兔馬的一側,並非是爬伏在馬背。

「赤兔,莫要悲觀,你主人呂布並沒死,若你先死了,呂布沒了你,豈不是亦傷悲?你若當真的靈性,能聽得懂關某之言,那就先停下來,暫且寄身於曹營,關某對你承諾,它日若有機會,必然尋機會助你離開曹營。」

關羽的前身,緊緊的摟緊了馬脖,不管赤兔馬怎麼樣甩頭,都沒能將關羽給甩開。而關羽,則勉力的探頭,對著馬頭的馬耳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