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一十四章

第五百一十四章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4-28 23:52  字數:4433

此時的元清,無論劉易和她說什麼,她怕都難以想得入耳早已經沒有了太多的自我思考能力,迷迷糊糊的,她自己完全迷離在劉易的愛撫親熱當中。

劉易本想說點甜言蜜語哄哄她,但卻發現此時無聲勝有聲,便也不再多說,盡情的投入去享受這一具完美的嬌軀。

水洞幽幽,春光無限。

元清自然也不能例外,在劉易初次及體之時,那種撕裂的疼痛讓她幾乎痛暈了過去,但在劉易的手口並用之下,這種陣痛來得快也去得快,讓她不用多久便嘗試到了這種人間快活似神仙的無限歡愉,那種連身體每一寸肌膚都像要酥麻得要死的愉快感覺,讓元清一動都不想動,就只懂通過小嘴鼻音發出一陣陣的嬌嗯來表達她現在的愉快歡樂。

或許也因為在這個密封無人的空間,元清顯得特別的奔放,沒有半點壓抑,盡情的發出她從來都沒有想像過的呻yín聲,聲貝也極大,失神般的高亢,聲音在空間不大的小洞里回蕩,充斥兩人的聽覺。這種風情無限的嬌滴滴的呻yín,像是給劉易一種鼓勵,使得劉易異常的亢奮,盡情的在元清的體內馳騁,弄得卟哧卟哧的一陣陣急響。

嗚啊一聲,元清像一條八爪魚,如象牙白玉般的四肢,緊緊的糾纏上了劉易的身體,連劉易背上的傷勢都忘記了,抓到了劉易的傷痕之處,弄得她五指都全是血跡。

劉易一翻急刺,也在元清的一聲高漾動人心魄的美妙-春喵的嬌聲,以及她身體的痙攣緊縮當中,一陣亂槍急射,把精華完全噴發,直入元清心房。

劉易的粗長之物,依然緊緊的抵住了元清的幽谷深處,運起了元陽神功·吸納起元清體內盡情排泄的元陰之氣。

准一流高手的元陰之氣果然精純無比,幾乎及得了黃舞蝶及鄒玉這兩個特殊體質的女人元陰。頃刻之間,便給劉易極大的補充了體內的元陽真氣,幾乎把劉易的丹田完全補充回滿。

良久·元清才四肢一松,渾身軟癱了下去,氣若遊絲,厭厭欲睡。

劉易不擇地qíng挑元清,和她成其好事,除了元清的確誘huò之外,劉易也急著要回復體內的元陽真氣。晉陽城刺殺之行·成功刺殺了匈奴單于羌渠,此行的任務也算是完滿完成了。

現在,劉易和元清已經逃出到了城外,王越及史阿在此時也應該按預定的路線逃出了晉陽城,已經和典韋他們匯合了。

本來,此時劉易可以和元清在這裡躲著,只要躲過匈奴騎兵的搜索,便可以返回洛陽。但是·劉易覺得現在可不能便如此一走了之,那白髮老者的話提醒了劉易,此時晉陽城內的確還有不下十多萬二十的百姓·很有可能,這些匈奴兵在他們的匈奴大王被刺殺的刺激之下,會真的屠城。

歷史上,似乎並沒有記載這匈奴王被刺殺之後是否屠城的事,但是,以目前的情況來看,這樣的慘事很可能會發生。所以,劉易得要想辦法阻止這樣的慘事發生。只有體內的元陽真氣補充回來,劉易才可以有辦法可想。

按史上的事件進展,這匈奴大王被刺殺之後·那匈奴左賢王便會護棺返回塞外去爭奪單于之位。但現在,劉易覺得事情發生了一點偏差,因為,匈奴兵在晉陽,似乎並沒有受到什麼太大的威脅,如此沒有一些外力的促成·劉易不相信這些匈奴兵會無緣無故的就主動撤走,放棄佔據了的并州。

漢軍現在應該也並沒有從洛陽開赴,沒能對匈奴兵造成一種大軍壓境的態勢。那匈奴左賢王爭奪單于之位固然是重要,但是,若沒有外力促成,逼著他們撤軍,那麼這匈奴左賢王大可以在并州一舉奪得匈兵大軍的指揮控制權,佔據著并州。並鍵的是,如果左賢王可以完全控制了已經佔據了并州匈奴大軍,儘管他最後沒能在并州站住腳,被漢軍趕出關外,但匈奴左賢王手裡掌握著兵權,也一樣可以從容的回去塞外,爭奪匈奴單于的王位,到時候,左賢王有著這并州二十萬大軍的支持,誰還能有那個實力和他爭奪單于之位?所以,劉易覺得,還有一些事是必須要做的,不能被動的放任事態的發展。

劉易把元清抱了起來,沒有讓她躺在冰冷的地上,把她橫抱著,坐到了洞內的一塊石上。

通過一次徹底的,完全沒有半點保留的親蜜交匯,元清自然明白了什麼叫做愛。這種男女間親蜜無間,水乳相融的情況,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事,便是愛。當然,這種事兒,只是愛的一種行動證明,愛的一種升華。元清也明白了,真正的愛,是你的心中有我,我的心中有你,男女之間,互相把對方視為自己人生中的一部份,把對方視為自己最珍重的人,各自分享對方的一切,承受對方的一切,這種把對方刻入心裡,刻入到骨髓里的相到愛惜牽掛,便是真正的愛。

元清已經漸漸的從身體的歡愉當中悠悠的醒過神來,此時的她,也沒有像一般的剛由少女成為女人的那種女子那麼的羞羞答答,而是環抱上劉易,在劉易的肩頭上狠狠的咬上一口,作為劉易欺負她的報復。

然後,在劉易咧牙咧齒的時候,她才抬起頭,任由那傲人的酥胸暴露在劉易的面前,嗔怒的道:「你好壞,你怎麼可以這樣,才和人家認識才久啊,就把人家······還有,最壞的就是把人家弄得痛死了。」

「哪裡痛了?讓我親親。」劉易不客氣的握住了那一對有如大壽桃一般的嬌艷之物,用力的捏了一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