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一十三章

第五百一十三章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4-28 22:13  字數:5423

劉易現在,的確是有點莫明其妙,似乎,一切都是這呂顏丫頭主動提起來的事,反而倒像是自己負了她的樣子?

不過,現在她的傷太重,不易太過激動。

劉易又想到,自己反正都要進下邳城去救呂嬋,因此,答應了她多救一個人也無妨,想到這,劉易不禁隨口的道:「好好好,你先安靜下來,不要動氣,我答應了你還不行嗎?你爹叫什麼,長得是什麼樣子的?如果有機會進下邳城,我就順便幫你救出來吧。」

「真的?」

「當然,我劉……劉天說的話就是一口吐沫一根釘,說得出就做得到。」劉易只好肯定的道。

「嘿嘿,真好,你答應了哦,等你什麼事候救出人家的爹爹,人家就嫁給你。」呂嬋卻沒有馬上告訴劉易自己爹爹的形象,而是轉而說別的道:「到時候,人家再告訴你人家的爹爹叫什麼吧。嗯,你、你過來,人家胸口這樣好像被什麼鉻著了,不舒服,你幫人家弄好一些。」

「啊?這、這不太好吧?」劉易頓時神情一呆。

「有什麼不好的?反正,以後人家都要嫁給你的,再說了,你也不是沒看過沒摸過。」呂嬋卻似大大方方的樣子道。

她自然並非是有什麼的不舒服,而是覺得劉易對她還是有點若即若離的樣子,似乎答應得太過勉強,所以,便想趁熱打鐵,與劉易多些親近。

嗯,這少女嘛,假若她的心裡當真的有了一個人的身影,並且,又捅破了當中的那一層紙。她當真的下定決心要和這個男人好的時候,她們要比誰都更勇敢,更希望能夠與自己心儀的這個男人膩在一起。起碼,她們不想讓自己喜歡的人離開自己的視線。

「剛才我早看過床上並沒有什麼的硬物,怎麼會有東西鉻著你呢?還是不要了,我現在還有事,要找人商量一下怎麼救你爹爹的事,我讓舞蝶來幫你穿好衣服。嗯,時間也不早了,別胡鬧了。明天見。」

劉易還真的似受不了她,趕緊找一個借口,不再管她,逃似的離開了軍帳。

嗯,不是劉易不喜歡她。而是她說著讓劉易去看看她的腦口下是否有什麼的東西的時候,劉易從她的臉上。竟然看到了一種媚意。嗯,劉易怕受不了刺激,自找苦惱。現在,她不能亂來的,舞蝶也要看護著她,自己若被挑起了情火。現在又能找誰泄火去?所以,乾脆一走了之,免得跟她在一起又諸多事干。

嗯,劉易也不知道。他現在答應了呂嬋救她的爹爹,這已經給他惹來了一個天大的麻煩。

她的爹爹是呂布啊,不久就會被曹操捉住所殺,這是要讓劉易從曹操的刀下救人啊,有沒有這個可能?

嗯,這些自然是後話。反正,劉易現在,莫明其妙的多了一個美少女侯補妻子。

這些,當中大部份都有黃舞蝶的功勞,也有劉易自身對呂嬋的吸引力,讓她也在短暫的相接當中,開始滿心的裝滿了劉易的影子。

誰能得到女人的初吻,誰就能讓這個女人念想一輩子,而誰能得到初擁,可以第一次直接觸按到女人的酥胸,誰就有可能真正的得到此女的心。

吻與撫胸脯,是完全不同的。不是女人傾羨的對象,她就不會讓吻,不是她心有所喜的男人,她也不會讓摸。特別是在意外之下,被有所心儀的男人撫到,她的心裡,會特別的高興,也會因此而將心扉打開,完全接納這個人。

嗯,不說她與劉易的這些說不清道不明的少女情懷。

且說許汜,經過一夜的逃命,再一天的趕路,終於到達了壽春。

袁術的守軍,倒也沒有太過為難許汜這一行人。畢竟,就算袁術他自己沒有意識到他與呂布這兩個勢力,是唇亡齒寒的道理,但他的部下,有點軍事眼光的部將,他們其實都有點憂心的。當初,有呂布、劉備兩個勢力牽制著曹操,都讓曹操有餘力幾乎要打到他們的壽春來。現在,劉備已經投靠了曹操,呂布又被曹操打得失去了徐州,現在只有在下邳城內死守的份,如果沒有人前往相救,他們還真的有點擔心呂布還能挺得了多久。假若呂布再被曹操所滅,那麼,曹操的下一個攻擊目標,是否就已經是他們了?

所以,袁術的部下,對於許汜等人,還是抱著同情之心的。

沒有人為難許汜與王楷,就讓他們可以順利的見到了袁術。

袁術現在,還當真的拿自己是皇帝一般來看待,一身金黃的龍袍,頭戴垂珠皇冠,裝出無比的威凌的樣子,端坐在皇宮朝堂的龍座上面,高高在上的望著跪在下面叩見的許汜與王楷。

「堂下何人?朕日理萬機,有事快說,沒事退朝!」袁術擺起了架子來。

嗯,皇帝啊,手掌傳國玉璽,是何等的身份地位?下面跪著的,是自以為很了不起的呂布的部下。當初自己登基為帝,看得起他呂布,讓他送女兒給自己為後,如果答應了有多好?大家成了親家,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自己說兵有兵,要糧有糧,呂布只要成了自己的部下,那麼,放眼天下,自己還會再怕誰?自己留在皇宮裡掌統全局,呂布為自己統軍征戰天下,那是多麼的美好?可惜,偏偏呂布那傢伙,不帶眼識人,居然看不起咱袁術?呵呵,看吧,現在知錯了吧?現在就不得不來求自己了吧?

所以,袁術此刻,雖然裝作非常嚴穆的樣子,可是,他的心裡早已經樂開了花。心裡想著,現在連不可一世的呂布都要來求自己,這證明,自己還是相當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