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一十二章難纏的丫頭

第五百一十二章難纏的丫頭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4-28 22:13  字數:5461

劉易第一次對這個美少女感到有點懷疑,懷疑她是否在什麼的地方對自己說了慌話。反正,現在劉易無論是怎麼看都覺得她不似是一個做下人侍女的樣子。

起碼,就憑她的美貌,劉易就覺得有點起疑,一個侍女都如此美絕人寰,那麼其女主人呂嬋還得了?豈不是當真的要美賽天仙?

嗯,在劉易的潛意識裡,覺得女主一定是比女侍更美的,因為,沒有哪一個女主喜歡一個比她們更美的侍女在身邊,那樣,綠葉比紅花更突出,誰能受得了?尤其是她們都是年紀差不多的少女時候,愛美妒嫉的心,人人都有的。

所以,劉易就以為,如果此女當真的是呂嬋的侍女,那麼,呂嬋肯定也會有著不下於她的美貌。

可是,看這個呂顏的神態表情,根本就不似是一些被人喚來喝去的下人侍女。因為,那些做慣了下人侍女的女子,她們或者會有一些是比較剛烈的,但是,現在她的並不是剛烈,而是給人一種任性的感覺。

一般的下人侍女,她們都會有一種覺悟,那就是她們身不由己,可是隨時任人欺凌的覺悟,如果她當真的是一個下人侍女,那麼,別說劉易是僅只是看了她及摸了她,就算是當真的將她如何了,她怕也可能只會逆來順受,更何況,現在劉易是在為她治療傷勢,並非是刻意的對她如何,因此,她不應該還一副你已經褻瀆了本小姐,你就得要為本小姐負責的表情神態。

但是,劉易無論是怎麼想,此刻,還真的沒有將她往呂嬋的身上去想。

畢竟,這也太巧了。呂布的女兒,怎麼可能會莫明其妙的傷重在湖邊?不管怎麼說。呂布的女兒,都不可能出現在那駱馬湖的湖邊。

劉易不禁用有點疑惑的語氣對她道:「你真叫呂顏?當真的是呂布女兒呂嬋的貼身侍女?我怎麼覺得你不像是一個下人侍女,反倒更象是一個大小姐。」

「啊?我、我……」呂嬋她只是一時覺得自己堂堂的呂布的女兒,這個傢伙居然一點都不對自己動心,讓她覺得有點委屈,心裡有點氣不過,所以。便會一不小心就流露出了一種大小姐的脾氣。現在,突然聽劉易這麼懷疑的問自己,她反倒被劉易給嚇得一跳,還以為劉易已經對自己的身份有所懷疑,懷疑自己就是呂嬋了呢。

劉易見她猶豫的樣子,不禁更加的起疑。早前為她撥箭療傷的時候,劉易就覺得她裡面的衣著並不是一般的下人侍女可以擁有的,早就對她有所懷疑,因此,見她如此,心裡對她更加的猜疑。

「怎麼了?你身上似乎有太多的疑點,讓人覺得你不像是一個下人侍女的樣子。」

「不、不是下人侍女又是誰?我、我可沒有騙你們啊。」呂嬋極力的想掩飾的道。

「不對。第一,就算你說的都是真的,你的確是呂布女兒呂嬋的貼身侍女,是被呂布送去給袁術,可是,你身上裡面所穿的衣服,不像是一個下人侍女所擁有的。那質地,都是上好的絲綢所制。第二。你的言詞,也不像是一個侍候慣了人的人所說的,我還沒有見過哪一個下人侍女能像你這樣,居然對我們這些人一點都不害怕的樣子,反正,我覺得你帶著一種頤指氣使的味道。這些,都不應該是一個下人侍女所能有的氣質。」

「你、你才頤指氣使呢。誰、誰說下人侍女就應該有怎樣哪樣的氣質?下人侍女,就不能有自己的想法嗎?」呂嬋硬著頭皮分辯道。

「是嗎?反正,我就覺得你有問題。其三,你不是要被送去給袁術的嗎?既然你已經被呂布送出了。那麼,你應該也早有所心理準備,那就是你已經認命了,接受了被給給袁術的命運。那麼,你從那一刻起,就不是自由的,你已經是被送出去的……東西。你連那個都可以接受了,現在,我只是為你治傷而已,看到你的身體,是無可避免的,摸……咳咳,那也只是一個意外。你說,你還想我怎麼樣?」劉易不顧她的分辯,依然對她充滿著懷疑。

「什麼啊,人家在呂府,是、是呂嬋小姐最、最親信的下人侍女,下面,還管著很多下人呢,呂府家裡的那些下人侍女,都叫人家顏姐呢。說是下人侍女,其實,就和小姐情同姐妹,她的東西,人家也可以隨便用的,那、那些衣服,都是小姐給人家的。」呂嬋死雞撐硬頸的分辯著,也不知道為何,她現在就是不想讓這個居然似看不上她的傢伙知道她的真正身份。

或許,是人人都會有的一種想法,那就是很想看看自己落泊苦難,身為一個普通人的時候,自己所心儀的人,是否會真心的對自己。後世的許多人擇偶,不就是要裝苦裝窮,什麼的世家公子小姐的,扮作是打工仔打工妹的去接觸他們的心儀對像么?呂嬋現在,也許就是有這樣的一種心態。

劉易越是對她不那麼的上心,她就越是想看看,她以現在的這個身份,看看這個傢伙是否會喜歡她。

黃舞蝶把劉易說得那麼好。她就想看看,劉易是否會因為一個人的身份問題,而會區別對待。假如說,劉易看不上現在的她,到時候,卻看上了表明了身份的她,那麼,就表明劉易這個傢伙,並不值得她去喜歡,這個劉易……嗯,應該還是劉天,就是一個貪慕虛榮的人,並非是一個真心對待別人的人。

「這也說不通啊。如果真是如此,呂布的家裡,還有很多下人侍女才對,你和呂嬋的情同姐妹,那為什麼不讓別人送給袁術,而是偏要送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