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零八章

第五百零八章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4-25 00:41  字數:6632

這次,佔據晉陽城,讓匈奴王羌渠覺得真的很開心,因為切都是自己這個兒子的策略。**

一切都是這左賢王摸清了漢人的底細,他們才有可能進行一個如此大規模的入侵。

說實在,大漢餘威尤在,匈奴王羌渠沒敢輕舉妄動,也是左賢王一力勸服他,讓他集結大軍反漢入侵的。通過這次的入侵,匈奴王羌渠似乎看到了自己匈奴一族掘起的希望。同時也看到了大漢已經日薄西山,離滅亡不遠了。

曾幾何時,匈奴人可能那麼輕易的便攻下天下雄關雁門關的?又曾幾何時,可以輕易而舉的奪得一座完整的漢人城池?

這些,都是左賢王的功勞,手下眾臣都是有目共睹的。他的心裡,也越來越有想法,想把單于之位儘早的傳給自己的這個兒子。

他覺得,自己老了,也是時候讓左賢王上位,讓他帶領匈奴族人走向輝煌。

官衙之內,一片歡慶,尤其是聽下面的文書官員宣讀了所收穫的錢糧物資的數額。這些物資,足夠他們匈奴一族過冬所用了。

許多將領,都滿懷希冀的等著匈奴王羌渠把搶來集中起來的物資分發給他們。

只是匈奴王沒有一點要把物資分派出去的意思。因為他的心裡很明白,如果把搜刮到城來的那些物資分發下去的話,那麼這支聯軍便算是散了。這可不是他想要看到的結果。

「各位!」

匈奴王羌渠一說話,下面宴桌間的首領全都靜了下來,靜候著大王的訓話。

匈奴王羌渠站了起來,整理了一下頭上插著羽毛的王冠,笑呤呤的渡步出來。

他隨手把一個捉來的漢人女子拉過來,然後在她的身上上下其手,把漢女撫弄得滿目含淚,才猛地一推,把漢女推到了堂下之間。

然後·他指著一臉驚慌的漢女笑道:「哈哈,各位,大家開心嗎

「託大王的福,我們開心!」一眾如禽shòu一般的匈奴首領·人人都發出了會意的笑容,紛紛的出手對捉來的那些漢女大行手足之欲。

「大家看看,我們現在住的是什麼地方?我們喝的是什麼的酒?我們吃的又是什麼的美食,我們玩的又是什麼的女人?」匈奴王羌渠說著,抬起頭,仲開五指,比划了一下這官衙大堂·道:「這裡,本來是漢人官府,你們覺得,這裡比我們的蒙古包,比我們的營帳如何?」

「大王······這、這還用說嗎?」一個首領不太明白匈奴王羌渠想說什麼,但是他覺得這不是明擺著的嗎?他有少少膽怯的樣子道:「漢人的房子,光潔明亮,高大宏偉·寬趟舒適。」

「沒錯,說的沒錯。」匈奴王羌渠對這個首領點頭笑道:「其實,不只是這些·漢人的姑娘,她們的皮膚也要比我們大漠的女人皮膚嬌嫩白滑得多,你們大家睜大眼睛看看,是不是要嫩得滴出水來啊?他們漢人,吃的是白米面,喝的是瓊漿玉液,玩的是全世界上美漂亮的女人,住的是世界上最舒適的房子。還有……他們所佔有的地方,都是一些風光秀麗,氣候溫曖如春的地方。」

匈奴王羌渠的這一翻話·還真的說到了一眾匈奴首領的心裡去,他們一個個都不禁在肚子里泛著酸,想到自己在大漠里,沒吃的沒穿的,吃的都是一些乾巴巴又自又硬的粗糧,喝的都是一些帶著沙塵的苦澀的水·穿的都是一些牛羊皮,那裡會有漢人的衣布絲綢那麼的舒服自然?住的是黑乎乎的矮小帳蓬,颳風下雨都沒處可躲,潮濕膩人。

「呵呵,這麼一對比,不知道諸位有什麼想法?」匈奴王羌渠目光忽的一閃,像是閃出了一道,掠過了他們的眼睛。

「大王,不知道大王想要我們做什麼?難道大王你想讓我們把漢人的這些房子都拆了帶回大漠去?」一個看上去有點憨憨的首領道。

左賢王是坐在匈奴王羌渠的下首的,此時他站了起來罵道:「你們都是一幫蠢豬!」

「左賢王,你、你怎麼罵人呢?」一些首領不禁面色一變,怒盯著左賢王道。

「說你們是蠢豬還不服氣?」左賢王拍著桌子喝道:「你們就那一點出息?動不動不想著回去大漠?本王告訴你們,這次,我們大王居然來佔了這并州州府,就不打算再回去了。一群鄉巴佬!回去!回去!回去看你帳蓬里的那些黑得像豬的女人?」

「什麼?大王!我們不打算回大漠了?」那些首領聽左賢王這麼一說,全都心裡一驚,趕緊問匈奴王羌渠。.

「沒錯!搜刮來的物資,都不分發下去了,全集中在城裡備用,咱們不回去了。」匈奴王羌渠深吸了一口氣,臉容正式的道。

「啊?真的不回去了?」

「大王,萬萬不可啊,漢人千千萬萬,如果等漢遷反應了過來,必定會派來大軍,我們雖然說有二十萬大軍,可未必就是漢軍的對手啊!」

「是啊,大王!還請三思啊!」

「哼!」匈奴王羌渠重重的哼了一聲,使得一眾七嘴八舌想勸他三思的一眾首領趕緊閉口。

「我們匈奴人,幾乎每年,都要到漢境里搶掠幾次,如此,才可以讓我們的族人勉強可以過活,可是,如此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何時是一個盡頭?諸位又可否能看得到我們族人的未來?靠搶掠能使我們匈奴人富強的話,那麼這一百幾十年來,早就富強起來的。大家有沒有想過,為什麼我們匈奴一族的族人會那麼的貧困?為什麼漢人又會那麼的富裕?」

「大家倒底有沒有想過!?」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