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零七章

第五百零七章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4-24 22:03  字數:5441

呂嬋似乎做了一個無比漫長的惡夢。

夢中,她似乎已經置身於一邊黑暗當中,整個世界都是寒冷的,冷得她整個人都似僵直,一動都不能動。在惡夢當中,她似在飄啊飄的,孤零零,就只有她自己一個人。她很害怕,很恐慌,在內心裡的深處,她不停的呼喊著,喊著自己認識的人,熟悉的人,最親的人,希望能有人可以將她從這讓她感到寒冷的黑暗世界當中拉出去。

可是,沒有人來救她,她越來越孤獨,越來越絕望。

她喊著父親呂布的名字,可是,那個不可一世,縱橫無敵的父親,並沒有出現來為她驅走寒冷及黑暗。她喊著母親嚴氏的名字,可是,慈愛縱容她的母親,亦沒有出現。

她知道,自己可以要死了,可能再也見不到她們了。

好痛啊,她覺得,自己渾身都痛得要命,這一輩子,從來都沒有吃過什麼苦的她,幾乎要被自身的痛苦要折磨得死去。

但是,迷迷糊糊,朦朦朧朧之間。

呂嬋卻有著常人難及的意志。或者,內心裡對親人的渴望想念,她強咬著牙,拚命的不讓自己完全失去意識,她僅憑就似是出於本能,出於潛意識的本能,默念著當年母親教給她的那種心法,讓她在自體產生了一投極其微弱的氣息,將她的心脈給護住,那是她在寒冷的世界當中,唯一覺得還有一點溫度的感覺。

嗯,其實,在劉易救她的時候,她其實已經有了一點自己的意識,只是。她還不能醒過來罷了。因為,她怕一醒過來,可能還是身處於黑暗寒冷當中,所以,她不敢醒來。

現在,可能是睡到自然醒,她終於完全清醒了過來。

當她睜開眼的時候,卻看到了自己置身於一個陌生的一個軍帳之內,並且,看到了一個非常漂亮可愛的女人。

看著那個漂亮可愛的女人。在她眼前,似驚喜的說著什麼,可是,她卻一句話都聽不進去,因為。她在意識到自己沒死的時候,腦里的記憶便已經湧出來。讓她開始接受並猜測她現在的處境。

她終於記起來了。她原來並非是在做什麼的惡夢,而是一切都是真實的。所謂的寒冷黑暗,其實應該是她在落水之後,一直沉浸在寒冷的河水的感受。

她記起了,她應該是加入了護送許汜與王楷去壽春見袁術的護衛軍,與她同一條竹筏的大牛及另兩個軍士。大牛為救她中箭死了,另兩個軍士,也落水了,下落不明。而她。卻被曹軍的竹木筏撞上,一根被撞飛起來的竹桿,打中了她的頭部,然後,她就失去了意識,結果,背心一痛,後來,她就一直置身於黑暗的寒冷當中。在惡夢當中,她感到飄啊飄啊的,應該就是飄浮在江河裡。

嗯,她的頭腦,慢慢的完全清醒了過來。

那打在她後腦的竹桿,力度並不大,不至於讓她失去記憶。真正讓她陷入昏迷的,其實一是她本身怕水暈水,二是受了驚嚇,三是她背後中箭。

劉易的元陽真氣,對於治療她的傷勢有著奇效,雖然,還不至於馬上讓她活血生肌,但是,卻讓她感覺好了很多,那種鑽心的痛感,已經不那麼的強烈了。

她一清醒過來,馬上就想到了自己現在身處何地,是否已經落到了曹軍的手中,因此,她不自覺的就感到了有點害怕,不肯讓在看護著她的黃舞蝶靠近。黃舞蝶一走近,她就反應有點激烈。

在她的心裡,她知道,如果不是自己人,就是曹操的人,或者是袁術的人。絕不可能是自己的人,當時的情況,誰還會顧及她?誰還能救得了她?所以,她擔心自己落到了敵人的手中。如果讓敵人知道了自己是呂布的女兒,那麼,不用想她都知道自己的下場會有多慘。

劉易與黃舞蝶走進了軍帳。

呂嬋卻非常警惕的想爬起來,一邊用帶著點害怕激動的聲音嬌喝著道:「不要過來,不要靠近我!」

「別動!不想死的話,你最好不要爬起來。」劉易見狀,只好站定在門口,順手拉著黃舞蝶,對她道:「你不會連你背心中箭的事都忘了吧?現在那插在你背上的箭雖然已經為你撥出來了,可是,那箭卻入肉太深,你在傷沒好,在傷口還沒有完全癒合之前,絕對不能亂動,甚至,你吃飯睡覺,也只能如此爬著。否則,弄裂了傷口,造成流血,嗯,假若血流入你內臟,那麼,神仙也救不了你。你先不要激動,有話可以慢慢說。」

「我、我……你們是誰?是、是你們救了我?」呂嬋聞言,再看了看劉易與黃舞蝶兩人,一個英俊一個美麗,並且都還是一臉親切和善的樣子,似乎,並不是她所想像中的那些惡人,所以,她不禁心裡稍安,停止了掙扎,沒有再試圖要坐起來。

「是我夫君救了你,是他為你治的傷,為撥下你背心的弓箭的。我叫黃舞蝶,他叫劉……天,嗯,你叫他做劉大哥也可以,平時,我也叫他劉大哥的。」黃舞蝶搶著應道,不過,說到劉易的名字時候,頓了一下,將劉易介紹為劉天。她說完,又扭頭看了劉易一眼,白了一眼,似乎在說,防人之心不可無,還是不要說出你的真實身份為好。你常用劉天這個名字為化名,就叫劉天好了。

劉易摸摸鼻子,過濾了黃舞蝶的白眼,介面道:「我們其實是路過的行商,看到你被湖水衝到岸邊,看你沒死,就救了下來。所以,姑娘不用害怕,也不用擔心,我們是不會謀害於你的,若要謀害你的話,又何必救你呢?」

「原來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