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九十六章魏氏心計

第四百九十六章魏氏心計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4-19 00:36  字數:5707

素知陳宮的為人,生平絕不會胡亂說別人的壞話。

因此,陳宮當著兩軍加起來數十萬人馬將這些他與曹操的往事說出來。

呂布並沒有懷疑陳宮所言的真實性。

如此,本來,呂布的心裡考慮投降曹操的可能性,但聽了陳宮之言後,呂布趕緊把這個念頭拋棄掉。

那呂伯奢一家,居然就因為曹操的一點點疑心就殺了,並且,再毫無理由,並不知錯的將外出不在家的呂伯奢也殺了。如果自己投了曹操,萬一自己哪裡做得不好,讓曹操起了疑心,那也豈不是說殺便殺?

「曹操!休要多言,想殺呂布,即管攻進城來,不然,休想呂布投降!」呂布下定決心,與曹操抵抗到底。

到了此刻,曹操也知道,想要說服呂布投降還真的難比登天,一天有陳宮在呂布的身邊,他都不太可能說服呂布投降,不禁心裡一惡,指著陳宮怒罵道:「吾誓殺汝!」

隨即,曹操即令大軍攻城。

如此,曹操大軍,頂著呂布軍的弓矢,欲沖近城牆奪城,可是,都被呂布軍的亂箭射退。

不過,曹操暗恨陳宮揭自己舊事傷疤,弄得人人皆知,他生怕自己的軍士,會因陳宮之言而對自己產生離心,又怕自己的軍士會喪失士氣,所以,曹操只能趁現在自己軍馬士氣正盛,急攻下邳。

可是,下邳城的確是城高牆厚,曹操的軍馬,輕易難以攻近下邳城牆。就算是沖近前,渡過護城河,亦被城頭上扔下的滾石檑木所逼回。

一時間。攻城雖然猛烈,但是傷亡卻是曹操的大,不片刻,便遍地屍首。

幸好,程昱急來制止了曹操憤而攻城的行為。

攻城戰停止了,成了僵持的局面。

呂布也回到了行府。

這個時候,一個嬌小的身影,正鬼鬼崇崇的想從偏門返回行府後院。

「站住!」

這嬌小的身影,豈能瞞得過呂布的耳目,他喝了一聲道。

「嘿嘿……爹爹辛苦了。女兒見過爹爹。」

這個嬌小的身影,一下子頓住,然後做了一個鬼臉,才如旋風一般轉身,蹦蹦跳跳的走到了呂布的身邊。挽著呂布的手臂搖著道。

呂布無語的瞪了她一眼,平時總是殺意縱橫的眼神此刻卻鮮有的流露出一股柔慈。

「爹爹不辛苦。辛苦的是嬋兒。你看看?哪裡像一個姑娘家?嗯,說,是從哪裡找來的這身衣甲?還女將?戰場是你們這些女孩子待的地方么?下不為例,如果再讓我見到你出現在城牆,小心我打你板子!」呂布面色一板,訓著她道。

「爹爹。不要嘛,你教的武藝,人家都學得七七八八了,人家就要做女將軍。那樣多威風啊?剛才,人家也射殺了不下三個攻城的曹兵!你看,咱厲害吧?」

這個一身小號衣甲,似是一個小兵打扮的人,正是呂布的女兒呂嬋。

所謂虎父無犬女,這呂嬋,自小便受呂布所寵愛,她非常崇拜自己的爹爹,覺得呂布實在是太厲害了,所以,她也跟著要學武,自己的女兒,想學武,呂布便教。畢竟,呂布可沒有一般人的什麼這不該哪不該,又或者一些傳統的思想想法。反正,只要喜歡,便去做。

早前,有嚴氏管教著,所以,呂嬋還算乖巧聽話,可是現在她的娘親不在她的身邊,她就變成了一個野孩子,終日舞刀弄槍的,雖然沒有什麼的內力,可是,呂布的武藝,倒還真的讓她學去了七八分。

她沒有內力,只是呂布不懂將自己所學的功法教給呂嬋,並且,呂布的功法,似乎也不適合女人修練,因此,呂嬋雖會武,可卻沒有內力。

要不然,她那習自呂布的箭術,一箭便有可能要了曹操的性命,豈會連曹操的衣甲都射不透?

「我讓你不上戰場,你卻答非所問的跟我說殺了幾個曹兵。」呂布有點無語的搖頭道:「可惜,一直不能給你找一個好師父傳你練內力的功法,要不然,你說不定還真的能當一個女將軍,論起練武的悟性,你是爹見過的最好的人。」

「哪、哪爹爹是說,將來人家也可以上戰場了?」

「休想!沒有內力,上到戰場,哪怕你武藝再強再精妙也施展不開,千軍萬馬的,你沒有殺氣,能沖得破敵陣?我說你的悟性,不是說你真的厲害。」呂布聞言,神情更嚴肅得嚇人的樣子盯著呂嬋道。

「噢……」呂嬋小嘴一圓,似不情不願的樣子,有點鬱悶的樣子應了一聲。

不過,她馬上就似想起了另一事,伸手解下了還戴著頭上的頭盔,拿開頭盔之時,她頭上的青絲便有如瀑布一般的落下,烏黑柔順。

她隨手將頭盔放到了一旁,梳理了一下掩住臉蛋的青絲,將她的俏臉整個顯露出來。

如果劉易在場,一定會驚呼又一個絕色美女。

呂嬋的臉蛋非常精緻,若細看,與嚴氏有一點點的神似,可是卻又不太相同。神似的是,她與嚴氏都似是那種特別調皮,給人一種非常跳脫的感覺。尤其是她的那對大大的眼睛,與嚴氏真的有幾分相似。

但是,她的臉兒,要比嚴氏更美上幾分,有如蜜桃一般的臉形,柳葉眉,精巧的小鼻子,嬌俏的下巴。

她恐怕還真的不大,估計就是十五歲左右,所以,她的俏臉上,雪白當中還帶著一點嬰兒紅,煞是好看。

她此刻,撥弄著秀髮,似有點嬌憨的道:「爹爹,咱有一事要問問你的。」

「嗯,何事?」呂布在女兒的面前,會保持得特別的嚴肅,儘管他非常痛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