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九十五章曹操的傷疤

第四百九十五章曹操的傷疤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4-18 22:07  字數:5474

不管如何,劉易始終都相信,一個人的性格如何變化,都不可能變得太過極端。

以呂布的英名,他不可能在臨死之前變得如此窩囊,一定是有什麼讓呂布放心不下,所以,呂布才會喊饒命,似還有話要說的樣子。

不過,不管歷史上的呂布如何,他死了是現實,他到底是怕死也好,還是有什麼未了的心愿也好,都只是一個迷。誰也不會知道。

但是,劉易大膽推測。

覺得,如果這世上還有什麼可以讓不可一世的呂布折腰,能夠讓驕傲一生的呂布在最後關頭卻表現得如此沒有節氣?呃,不要說呂布一生都沒有什麼的節氣,可是,一個如此桀驁不馴的人,他可能會接受如此窩囊的死法?

如果當真的什麼讓呂布放心不下,為了這個事或是這個人,不想就如此死去,值得呂布拋棄一生的驕傲告饒一命,那麼,劉易覺得,此人一定是呂布的女兒呂嬋。

要知道,呂布背縛女兒欲闖出重圍,可是卻終不能突圍,只能退回城中。然後,這卻是呂布的女兒最後一次露面,之後,直到呂布被縛,以及呂布死後,呂布的女兒便不知所蹤,完全失去了消失,就似沒有了這個人一般。

如果說,呂布放心不下的人,應該就是他的這個女兒。

不管事實如何,那都是哪一世,現在的這一世,呂布似乎,真的非常在乎他的這個女兒。

他的心裡,的確早便想到,如果他現在向袁術求援,那麼袁術必然會拿他的女兒說事。所以。他的心裡,也早有心理準備,並且,也的確動過心思,如果袁術答應派軍來援,他可以暫且答應袁術,等下邳的危機先行解去再說。當然,這只是假的,呂布不可能當真的把女兒嫁給袁術做女人。

可是,曹操所念的袁術的信當中。袁術是要求呂布先送女兒送去,他才會派軍來援。

這個,也根本上是呂布不可能答應的事。

就算是歷史上,劉易也覺得呂布是不會答應的。呵呵,這個人先給袁術送去了。那麼,袁術要怎麼樣還不是袁術說了算?呂布也不可能再有什麼可影響得到袁術的地方。何況。這樣,等於將女兒白送給了袁術做人質,現在危險未解,呂布會那麼蠢笨的就先打算將女兒送給袁術?

這個,相信誰都不會那麼做,何況。曹操的大軍圍城,豈是說解圍就能解圍的?袁術就算派援軍前來解圍,也未必能解去呂布的圍困。這個見不到半點希望的承諾,呂布會傻得就先將女兒送給袁術?

萬一將女兒送給袁術之後。袁術還是不出兵,那麼,呂布又奈何?

可是,現在,曹操當眾將袁術的回信念出來,讓呂布當真的感到羞憤交加,心裡,把袁術給曹操都恨上了。

這件事,公諸於眾,會讓世人認為,他呂布可能已經與袁術達成了共識,他呂布已經做出了賣女求榮的事。要不然,袁術為何要就此事說事?要讓呂布將女兒先送去?這是否就已經說明,呂布在私底下,已經答應了將女兒送給袁術為妾?

呂布心裡羞憤得想吐血,一口氣幾乎提不上來,剎時將他那英偉的臉龐都漲得通紅。

對於曹操在城下的諷刺,呂布一時也不知道如何回應。

「狗賊!看箭!」

就在呂布感到無比羞憤,感到無地自容,感到他縱跳進黃河,怕都難以說得清,怕世人都會誤會他會賣女求榮,因此而恥笑他,在他不知道要如何面對如此局面的時候。

在離呂布不遠處的一段城牆段上,突然發出了一聲嬌喝。

隨著她的一聲看箭,一支長箭,有若流星一般直射向城下的曹操。

「主公小心!」

曹操的親將,似乎都沒料到下邳城上會有人突施冷箭,待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箭矢已經寒光一閃射到了曹操的身前。他們這時,就算是想救援都來不及了。

幸好,曹操雖然久沒動手,可是,平時有時間都還會練練武藝,所以,本身實力不弱的他,在弓箭及體的時候,猛然的一扭腰,整個人猛的往後一倒,從戰馬背上摔下來。如此,曹操堪堪的避開這直取他咽喉的一箭。

當的一聲,曹操的肩頭一痛,弓箭正射在他的肩甲上。

「主公!」

一眾軍將,這才手慌腳亂的將曹操扶起,擋在曹操的身前,擔心城頭上的人還會放箭。

事實,他們現在,還在城頭上的弓箭射程之外,這一支,不似是一般人所射。

素聞呂布箭法超人,曹操帳下的眾將,就是怕呂布會放箭射來。

但明顯,這箭不是呂布所發,因為,他們都可以看得清楚,呂布此刻正呆站在城頭上面,根本就沒動。

可能是射程太遠的問題,這箭的力道雖足,可終還是沒能破甲而入,曹操也只是虛驚一場,僅只是被箭矢的衝勁,震得他肩頭隱痛罷了。

無端被射了一箭,曹操不禁也有點發怒。

隨手檢起被震落地上的那支幾乎要了他性命的弓箭,指著城頭上的呂布罵道:「呂布!就算是兩國交兵也不斬來使,可是,你是如何治軍的?咱們現在兩軍首領在此談話,你下面的軍將,為何突施暗箭?這就是你呂布的為人?不敢下城來交戰也就罷了,卻做如此小人行徑,我曹操看不起你!」

「不關我爹爹的事,是我放的箭又咋了?」

這時,那個叫看箭的嬌脆聲音再響起來道:「誰讓你的嘴巴那麼嗅?我爹爹怎麼可能讓本女將軍嫁給袁術?這只是袁術的一廂情願罷了。你們要打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