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八十六章策反呂布守軍

第四百八十六章策反呂布守軍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4-16 15:36  字數:5504

為何會比預計的多了這麼多人?

這個,還不得不要說徐州的這些舊勢力在徐州的影響力的關係了。

要知道,徐州原本在陶謙的統治之下,百姓雖然不算是太過富足,可是,勉強還能安居樂業的。

而徐州城內的那些大豪,其代表,是陳登的陳家,糜家,原來孫乾的孫家,還有曹家,陶謙的本族,以及陶謙的一些親信心腹的士族世家等等。

這些家族,與荊州的那些地度主富豪卻又有著一定的分別,因為,他們不似荊州的原太尉張溫的張家,及現在的蔡家那樣,對百姓相當的苛刻,平時,田租賦稅的相當重。但徐州的這些世家大族,他們的田租賦稅,相對就要輕得多,他們,主要的經濟來源,並非是從這方面得來,而是通過經商所得。

因此,田租賦稅等較輕的情況之下,徐州的百姓,只要他們肯辛苦勞作,那麼,要養活一家人還是可以的,甚至,還會有點剩餘。在天下大亂,百姓可以安居樂業,還能有點剩餘的話,那麼,這就說明,他們的生活是好過的。說明,治理他們的地方官府,還算是不錯的,那些地方土豪,也不會被當地的百姓那麼的仇視。

這也是當初曹操以為父報仇之名,率軍來攻打徐州城的時候,為何會軍民一心死守的原因之一。

而徐州的這些地方世家的人,地方人不仇視,那麼就是值得百姓尊重的人,是他們心目中有名望的人。換句話來說,像陳登、糜竺、曹豹這些人,在徐州百姓當中,是有威望的人。

因此。現在這些人準備起事奪取徐州,放曹操的大軍進城。那些百姓看到了,都自發的加了入來。

這些百姓。他們的心裡,對呂布驚懼。對於呂布數次強征暴斂的事,已經充滿了怨言,平時,他們敢怒而不敢言,只是沒有人帶領他們反對罷了。現在,糜竺等人一有所行動,被那些百姓發覺之後。他們都自發的加了入來,紛紛表示,他們也願意追隨這些在徐州有名望的人一起反抗呂布,一同趕走呂布。

很快。這種情況,便形成了一股潮流,一種風向,知道了的百姓,他們都站了出來。支持糜竺。

百姓的心思很單純。

就因為像陳家也好,糜家也好,他們雖然是富戶大族,可是,平時並沒有持勢凌人。並沒有刻意的迫害他們。平時,他們都是這些富戶大族的佣戶,跟著這些富戶大族的人,他們不管如何,都還有一口吃的,但是,呂布治理徐州之後,他們就朝不保夕,生活變得無比的艱苦起來。

因此,徐州百姓群起而反呂布,這是必然的。

原本,打算悄悄的奪取一個城門接應曹操的軍馬進城來的,但因為參與行動的人太多了,這就使得事情不能保密。

城內已經紛紛攘攘了,守城的成廉與魏越又豈能不知道?

一開始,成廉與魏越,還不太怎麼在意,他們認為,他們只要率軍守著城牆就好,城內的人如何,他們也管不著,反正,陳宮都已經有了布置安排。

可是,他們越來就越感覺到不對勁,當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在徐州城北一門前,已經突然殺出了數萬的徐州百姓,當中,也有一些是徐州世家所組成的數千家兵家將。

這個時候,成廉與魏越,他們才剛剛集結起軍隊。

如此,成謙與魏越的呂布軍,就與殺到的徐州百姓軍莆成了對持之局。

「來人止步!再靠近城門半步,成某便要讓軍士放箭了!」

成廉望著眼前舉著火把密密麻麻的,一眼便可以看得出是一些百姓的人,他不得不硬著頭皮,策馬上前,喝令這樣人停下來。

成廉其實亦是呂布所信任重用的一員大將,其人也算是有勇有謀,要不然,呂布及陳宮都不會放心讓成廉率軍鎮守徐州城。

所以,當成廉一看到這些來意不明的看似是徐州百姓的數萬人馬,他就知道大事不妙。

在這一刻,他是絕對不會衝動得讓守軍向這些百姓攻擊的。因為,如果他們現在敢向這些百姓攻擊的話,那就肯定會引起整個徐州城的民變。如果是這樣,他們這分散在徐州城牆四周的數萬軍馬,又豈能再維穩得了徐州?

如何鎮壓下這些百姓,得要講究辦法策略,胡亂的發起攻擊,只會讓事情變得更糟。

「成廉將軍,可認得在下?」糜竺見成廉沒有馬上向他們的人發起攻擊,他覺得如此也更好。

相對而言,糜竺自然也清楚,他們這一方,雖然看上去有數萬人,可是,能戰的,就只有數千家兵家將。原本,他們的計劃,也只是打算趁成廉不備,再利用暗中聯繫好了的一部份守城的呂布軍中的人,奪取城北一門接應曹操的軍馬進城的。

而且,那樣也要把握準時機,太早是不行的,因為,會遭受到呂布軍的反撲。

可是,因為集結的人馬比他們預計的多得多,因為人多,所以,保密的工作肯定是做不好了,面對紛紛湧來的百姓,糜竺與曹豹等人一合計,才決定強行奪取徐州一個城門。

現在,如果可以不用戰便能得到一個城門,那就最好不好了,看到成廉雖然集結好了軍馬,但是並沒有馬上發起攻擊,似還有話說的樣子,糜竺覺得,如果能說服成謙讓出一個城門,也是一件好事,所以,他才出面來與成廉交涉。

「原來是糜竺先生,你、你們這是為何?」成廉一眼便認出了糜竺,他臉色一沉,喝道:「陳宮先生如此信任重視你,讓你代其處理徐州城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