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八十五章徐州暗流

第四百八十五章徐州暗流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4-16 15:36  字數:5434

陳登一面嚴穆的望著糜竺道:「子仲,不管如何,你一定要沉住氣啊,陳某的身家性命,可全都交託在你的手上了,某所能調動得了的人馬,也會讓你接手,全權調動。另外,陳某回去之後,會馬上讓曹操的人來見你,你們再商定詳細的行動計劃。畢竟,陳某要陪同陳宮去小沛,不可能再顧及得除州城內的情況了。」

「元龍請放心,糜某就算是粉身碎骨也一定會辦成此事。」糜竺也慎重的對陳登道:「有了你的人脈相助,此事有七、八成的把握,原來糜某隻是覺得自己人勢孤單,又被陳宮嚴密的監控。並且,又是曹操來攻城,想著自己糜某一家,與曹操的關係也是形同水火,不管最終誰奪得徐州,糜家恐怕都會遭殃,因此才覺得沒必要再留在徐州,現在聽元龍一言,驚醒夢中人,原來,糜某還可以繼續在徐州城潛伏下去。」

「哈哈,所以就說嘛,這徐州的首席謀士,為何不是你糜竺,而是我陳某呢?你糜子仲,為人一生謹慎,卻又慷慨大方,樂於施人,可是,論眼光精準,目光長遠,你還是不及陳某的,要不然,你就不會那麼歡天喜地的去把劉備請到徐州來,而是會直接去新漢朝,請求新漢朝出兵,趁曹操前來攻打我們徐州,在其後防空虛的時候,出兵奪了曹操的大本營,將獻帝救回洛陽,讓二帝相聚,如此。集帝於洛陽,也總好過現在二帝相爭好得多了。」陳登似有點嗅屁自得的道。

「就你目光長遠……」糜竺沒好氣的瞪了陳宮一眼。打擊他道:「你以為就只有你想得到?當初糜某何曾沒想過要去新漢朝請援?可是,那時候,糜某與新漢朝根本就沒有什麼關係交情,就算是去到了洛陽求援,劉易也未必會出兵。嗯,不是劉易不會出兵,而是當時的情勢,讓劉易不能出兵。這事。我私底下問過劉易了,那時候,數十萬的匈奴大軍殺到了關外河套之地的朔方城,整個新漢朝,民軍一心的忙著抗擊異族入侵的事,哪裡有心思顧及中原紛爭的事?當然,最主要的並不是這些。而是當初咱們的主公陶謙,你覺得,他會同意請劉易來援?劉易強勢,他不擔心劉易到了徐州來之後會反客為主?劉備勢弱,這也是他會同意糜某去請其來救援徐州的原因之一。」

「呃,呵呵。咱也就是這麼一說而已,那時候,咱也算是陶謙之臣,自然也想得到劉易強勢,若真的率軍來救援徐州。可就不是那麼的簡單了,怕就是要與曹操全面開戰。如此,北有匈奴,南有曹操,怕新漢朝也不會對付了。」

「這些都是後話了,咱不說那些。」糜竺止住陳登,有點擔心的望著陳登道:「對了,糜某在徐州謀事,可是元龍你呢?此一去小沛,你豈不是身處虎穴?到時候,你又如何脫身?」

「呵呵,陳某的安全,你就不用操那個心了,只要你們能辦好徐州的一切便可以。」

「好吧,那……那就去讓曹操的人來見糜某,好商定細節事宜,陳宮明天離開徐州,最多就是去一天,就一天的時間,他在旁傍晚便會回來,最遲就是後天的早上回來,在這麼短的時間,曹操的軍隊能來得這麼快嗎?」

「這個你放心吧,曹操的軍隊,其實早就已經暗暗潛來徐州來。別看曹操的軍隊似乎是在分散奪取徐州北部的城鎮,其實,曹操的目的,就是要奪取徐州,並不是僅僅的奪取徐州北部地區。不要以為,只有陳宮才看到若徐州能守住,曹操就算是奪得了徐州北部的那些地區都沒有什麼的關係。曹操率一主力大軍與劉備合攻在小沛城的呂布,其主要的目的,就是想將呂布牽制在小沛,然後,讓其這十多萬的軍馬,快速的攻取徐州城,這樣,失去了徐州的呂布,他肯定不戰自潰,小沛雖然也算是一個堅城,可是,那兒也僅只是一個彈丸之地,根本就不是呂布能長久堅守的地方。徐州城一下,呂布軍肯定會敗散。」

「如此甚好,糜某就是擔心,我們在城內已經做好了準備而曹軍卻不見來,他們若能及時趕得到徐州,那麼,此事就大有可為。」糜竺總算安心的道。

「那就如此,現在說再多也無益,咱們都是被陳宮盯緊的人,陳某不能消失太久,這會,恐怕陳宮也在找我呢。一切都拜託糜先生了,陳某在徐州城內的家業,也全都在你子仲之手,請務必成功。告辭!」陳登慎之又慎的叮囑道。

「定不負所托,請!」糜竺站起來,欲送陳登離去。

「請留步,你糜家四周都有陳宮的暗哨盯著,你若親送,必引起那些暗哨的懷疑。陳某現在,就是一個下人打扮,進出你糜家,不會引起他們的注意。」陳登止住了糜竺道。

「元龍果然是謹慎,好,那就請自便,糜某就不送了,但願,一切順利,請元龍也一定要保重。」

「我沒事,大不了,尋得一個機會,往曹操的軍中一投,定能安然無恙。」陳登走出糜家廳堂,頭也不回的舉手揮了揮,快步而去。

送走了陳登,糜竺馬上改變了計劃,讓還沒有離去的糜芳,喬裝打扮離開糜府,前往去見曹豹,知會曹豹,讓他準備起事。

另外,那些集結起來的家兵親將,也不再是讓他們準備撤離徐州的事宜了,而是讓他們暗暗的前往與糜家有密切關係的那些家族,約見那些家主,大家偷偷的碰一次頭,跟他們相約起事的事宜。還有,他還要等著曹操的人。及陳登那利益集團的人前來議事。

天色漸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