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八十四章超級卧底

第四百八十四章超級卧底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4-15 00:16  字數:5484

糜竺覺得,他們恐怕很難堅持得到新漢朝劉易起兵奪取徐州的時候了。

現在,就算徐州沒有被曹操所佔,就算來攻擊的是新漢朝的兵馬,他們,都依然很難對來奪取徐州的軍馬有什麼的幫助。

當初,陶謙還主持徐州的時候,他糜家足有食客三千。隨時都可以拉得出一支兩三千人的人馬。

可是,經過徐州的數次易主,他糜家,現在,也僅剩下三數百人。已經遠不是當初最興盛的時候可比了。

因為要省下一些錢糧,讓關羽、張飛練軍所用,糜竺將一些家丁遣散,或者送了一些人進了軍隊。呂布奪得徐州,亦下令讓那些士族世家,減少家族的支出扶軍,家裡太多青壯家丁的,要讓一些人充軍,以充實呂布軍的實力。

為此,現在,徐州城內的原來勢力,他們都不得不遣散太多的家丁家將。僅余可以保護他們安全的人。

現在留下來的,都是糜家最可信的人。

「二弟,你馬上去知會曹豹將軍,讓他起用關係,儘可能的疏通一下關係,若呂布當真的不可敵曹操,我們就得要馬上撤離徐州,投到新漢朝去。此地不宜久留啊,徐州若城破,估計那呂布、陳宮也不會放過我們,就算他們不對我們如何,我們也難逃曹操的毒手。」糜竺向糜芳交待道:「此事,絕不可再讓他人知道,曹豹將軍與我們糜家。都是劉易是親家,也僅只有他。我們才可以信任。」

「好的,大哥你請放心吧,我會化一下裝才去找曹將軍。最近,咱們家附近,總有一些陌生人在盯著,估計是陳宮派來盯緊我們的。」糜芳躬身道。

「嗯,那更要小心了,千萬不要讓陳宮的人抓住了把柄。要不然,不用等徐州城破,我們糜家可能就要遭難了。」

「是!」

糜芳點頭,就欲轉身而去。

而糜竺再要對這些召集了起來的家將交待萬一糜家要撤離徐州的事宜,這時,突然有一家將前來通報,說是有客來訪。

這個關鍵的時候。城內正風聲唳淚的時候,會有什麼客來訪?

「是誰?請他在偏廳候著吧,沒見我正在吩咐正事么?」糜竺有點不悅的道。

但是,這前來通報的下人慾言又止,有點無奈的往後望了望。

「哈哈,糜竺糜子仲啊。看你現在的架勢,莫非你現在就準備打退堂豉?現在就欲逃離徐州?嘖嘖,這些都是你的家將吧?攜家帶口的,數百人啊,好大的陣仗。」

一個頭頂斗笠蓋頭。身穿一身尋常百姓麻衣的人,這個讓看看不清樣子的人。讓人覺得有點神秘。但他卻直接走進了糜竺的議事大廳,非常不客氣的直接走到了主位之下的案席上,自然自如的坐了下去。

他一邊拿下頭上的斗笠,隨手的放到了案桌上,一邊搖頭道:「可惜啊,你這點人,都不夠陳宮塞牙逢,你相不相信,只要你們一出你家的大門,後腳便會有呂布的軍馬將你們糜家所有人都這樣……咔嚓……嘿嘿,不知道,你們糜家這些人的血,能不能讓整條街道都變成是一條血河?嗯,血流成河。」

「元龍?你、你怎麼會來的?」

糜竺定睛一看,這個對自己冷嘲熱諷的神秘傢伙,居然就是陳登陳元龍。

「我救你們糜家來了。」陳登道:「我就知道你這個滿身銅臭,自命清高的傢伙,其實心裡軟弱得很,一見時局不對,你便有溜走的想法。你不知道?陳宮早派人盯得你們,還有我,都盯得死死的。在這個關鍵的時刻,陳宮豈會讓我等逃離徐州,從而動搖了呂布軍的軍心?只要像我們這等在徐州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人帶頭離開徐州,整個徐州,可能不用曹操的大軍殺到,肯定馬上就會亂起來,徐州的百姓,絕對會在短時間之內逃得一乾二淨。他陳宮豈會讓我們逃得出徐州?」

「呃,這陳宮,果然如此厲害?徐州,畢竟是我們的徐州,他還真的能控制得了整個徐州?」糜竺有點不太相信的道。

「呵呵,你說呢?呂布一個武夫,可是,在陳宮的扶助之下,呂布就成了一方諸侯,你覺得陳宮不厲害?咱們這點小心思,又哪裡能瞞得了陳宮?這不?他讓我隨他一起去小沛,我能不答應嗎?如果當時,我不答應的話,恐怕現在也不能坐在這裡與你見面了。」

陳宮說著,卻無由來的嘆了一口氣道:「唉,徐州的人說,咱陳登與陳宮二陳不相容,其實,真正與陳某人不相容的,是你們這些徐州新貴,是你糜竺。你知道不知道,你們糜家為代表的一眾徐州新貴,幾乎將我們這些徐州舊士族逼到了絕路?你們求新求利,而損失的,就是我們這些徐州士族的利益。我本來就不應該來提醒你,阻止你離開,因為,這是一次可以將你們糜家徐去的一個好機會。可惜的是……」

糜竺反了反白眼,似沒好氣的道:「用得著么?我們糜家雖然的確曾與你們陳家等士族世家爭利,可是,從來都沒有發生直接衝突,雖然見面不睦,可是,卻也不至於要置對方死地吧?」

「這是我們退讓,當初有陶謙從中干旋……」

「呃,好了好了,你好像沒有來過我糜家吧?這次來,就是跟糜竺討舊債算帳來的?你把話說清楚一些,你都知道一些什麼?還有,我們離開徐州,也只是為了保命,何來打什麼退堂鼓之說?」糜竺止住了陳登的話道。

「也對,算了,過去的就讓其過去了。說起來,現在。我們雖然還是徐州人,徐州。也已經不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