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八十二章陳宮之憂

第四百八十二章陳宮之憂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4-14 19:54  字數:5432

「文遠,你可是我呂布的左膀右臂,豈能讓你在此據城死守?不行不行!」呂布搖頭道:「何況,現在,我們可是要集中兵力防守徐州的時候,豈可以再分兵守小沛?小沛雖小,但是想要守住,怕得要給你留下一萬軍馬。嗯,這一萬軍馬留守,雖然可以憑小沛城牆抵擋劉備及曹操的軍馬一段時間,但是,終還是要被他們奪下來的。與其明知道會敗亡,還為何讓文遠你與將士在這裡留守?不行,今晚,你就得隨呂某一起撤回徐州。」

呂布是不會讓張遼離開自己的身邊的,因為,關羽、張飛兩將實在是太厲害了,如果沒有張遼在身邊助其敵住一將,呂布的心裡就不夠踏實。現在,他覺得,自己的帳下,真正可用的大將,就只有張遼一人了,他是絕不可能讓張遼離開自己的身邊,率軍在外的。

「這……好吧。」張遼無奈的點頭,未了還是有點不太死心的道:「主公,現在離天黑還早,不如,先派快馬回徐州詢問一下,我們如此棄守小沛是否妥當,說不定,軍師或者已經有了退曹之策,這個時刻,我們不應該輕率的決定每一個決策。」

「嗯……」呂布猶豫了一下,便點點頭道:「好吧,看時間好像還來得及,現在便派人去徐州詢問一下陳宮先生吧。但是,最遲子夜,如果子夜還沒有陳宮先生的意見,那麼。我們就必須趁夜色撤離小沛,否則。讓劉備軍知道了,必然會趁機從後掩殺,那時候,我們就算想安全的回到徐州都難。另外,也要派人繼續留意曹操大軍的情況,雖然還需要一兩天的時間,他們的大軍方可殺到,但誰知道他們會不會連夜行軍。現在已經到了我們小沛不遠了呢?大家現在就馬上去準備吧,一定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覺。」

小沛城,的確是守不住的,不過,如果死守,這小沛城,也必可以讓曹操或劉備的軍馬損失大量的兵力。絕對可以據小沛城消耗不少曹操的有生力量。

何況。呂布手下,多是騎軍,完全可以利用騎軍攻襲曹操的軍馬,儘可能的支援聲援小沛城,讓小沛城不那麼容易陷落。

但很明顯,呂布軍中。現在已經被曹操的大軍所嚇懼了,他們,已經沒有了與曹操大軍死戰的決心,人人都想據徐州堅城死守。

這個時候,徐州城內。已經人心惶惶,人人驚亂。

曹操大軍殺來。兩三天的時間,就已經奪取了徐州北部諸多的城鎮,讓徐州的軍民,人人都有一種朝不保夕的惶惶不可終日的感覺。

身在徐州的陳宮,已經嗅到了一絲別樣的味道。

徐州城內的官員、軍將,此刻也都似各有各的心思。

陳宮此刻,也有點焦頭爛額的感覺,也深深的被曹操這突然從泰山殺入徐州北部的行動弄得無計可施。

他現在,不得不放下手頭上的工作,著眼於如何保住得來不易的這個徐州基業。

當然,他首先要做的,就是要穩定好徐州的局面。

他一面讓成廉、魏越,統領呂布留在徐州守城的軍馬,嚴陣以待,封鎖了徐州城,嚴禁徐州軍民出城。就算有人出入,也要經過嚴格的盤問,有人作保,才可以讓他們出入,主要就是提防一些曹操的姦細進出徐州城。

另外,再派一人,專門率一軍在城內巡邏,提防有一些暴民作亂,還有,陳宮嚴令,任何人不得隨意討論如今徐州的戰事,更不得在酒館茶肆聚眾高談闊論,但凡有聚眾在一起的,都要驅散。

這樣做,可能會有點擾民,但是,陳宮這不得不為之。因為,遙言可怕,一定讓人在徐州城內遙傳一些不利於呂布軍的消息,那麼,必然會引起徐州城內的大亂。

相比起當初陶謙在曹操攻擊之下鎮守徐州城的情況而言,呂布在徐州城的根基嘗淺,並沒有得到徐州民眾的擁戴,因此,指望百姓一起鎮守徐州城,那是不太可能的。

陳宮雖然也很想儘快落實一些可以讓百姓歸心的政策,但是,他也很夫奈,因為,單單就是賦稅的問題,陳宮都沒有辦法做得到減少一些收取。沒有辦法啊,呂布才提徐州有多久?十數萬的軍馬,每天要多少用度?這些錢糧,又從哪裡來?嗯,或者說,徐州城內的那些豪富,他們多的是錢糧,可是,他們哪一個不是人精?他們不說不給,可是,所給的,與他們所期待的有著很大出入。哪怕前段時間,呂布天天與那些人一起喝酒言歡,互相之間的關係似處得相當不錯,可是,一說到實質性的東西,他們都會哭窮哭慘,勉勉強強的獻出一些錢糧來。

雖然,呂布也好,陳宮也好,對於這些徐州富族的做派非常的不滿,但他們又能如何?滅了他們?抄了他們的家?何況,他們表面,對呂布無比的恭順,也似有求必應。加上,他們所說的,似乎也都是一些實情,比如,徐州近些年來,特別是曹操出兵攻擊徐州以來,徐州便陷入了混亂的局面,百姓不事生產,他們又從哪裡來的錢糧?當初,為了支持陶謙,已經捐獻出他們大部份的財產,後來劉備領了徐州,為了供應其軍馬的用度,也捐出了一部份,呂布奪得徐州之後,其間多次徵稅,早已經將他們都壓榨乾了。

所以,他們一聽到呂布、陳宮要錢要糧,大多都會跟他們哭苦哭窮,勉勉強強的捐送一些錢糧出來。如此,陳宮也真的拿這些人沒有辦法。況且,抄了他們的家,也未必可以找得到他們不知道藏於何處的錢糧。

陳宮在安排好徐州城防等一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