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七十七章尿布?

第四百七十七章尿布?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4-12 22:07  字數:5604

「別啊,好娘子,我的好夫人,你不知道,這段時間為夫有多想你,你就這麼忍心讓為夫獨處?」臧霸一見,趕緊彎下熊腰,對妻子好聲好氣的哄了起來。

「哼,算你啦,去把燈熄了。」臧霸妻子自然不是真的生氣要趕臧霸走。她這個二十七、八歲的年齡段,也正是她最為飢渴的時候,並且,臧霸有時候一個月都不回家一趟,這次,更是隔了一個多月,她也算是久旱之婦了,她自己又何嘗不想臧霸充實她?

「別啊,不用熄燈了,這麼久沒見,就讓為夫好好的看看娘子。」臧霸一點都不似是一個一方豪強的樣子,反而是一個死皮賴臉的懼內小生。

「有什麼好看的?嫁給你都這十來年了,還沒有看夠?」她沒好氣的走向床榻,道:「整天都是這種粗衣麻布,又有什麼好看的?」

她這是在埋怨臧霸沒能買到合她心水的綢衣。

哪個女人不愛美?她平時在家裡持家,端莊賢淑,可是,私底下,在丈夫的面前,還是想將自己打扮得漂亮一些的。

她被臧霸鬼鬼崇崇的塞了衣裙給她拿回房,讓她好生期待,可不想,就只是一條短得僅到她臀部的弔帶裙子,這種是裙子?似僅比平常的小抹胸多了一些布而已,連臀部都遮掩不過去。以及另外兩件,不,只是兩三塊破布,都不知道是什麼來的,嗯。其中的一件,只是一條綢帶連著一塊似三角形的布塊。另外一件,是幾條綢帶,古怪的連著兩個似圓非圓的布塊。

就這點東西,讓她莫明其妙,由好生期待,變成了好生失望。布料自然是上乘的,可惜,平白浪費了這些上等綢子。若是讓她親手縫製,一定可以弄成漂亮的褻衣。嗯,那點綢布,就只能弄成褻衣了。

臧霸自然明白妻子所指,有點悻悻然的抓抓頭道:「呃,那個,好娘子。你等著,現在,程恩公不是來勸某歸降了他那主公曹操么?到時候,我再要求他要送上一匹,不,十匹上好的綢緞。讓你自己做,按你自己的想法做,做十套,不,做幾十套。一天換一套新的漂亮綢裙。」

「去你的,想累死人家啊?人家才沒有那麼多時間弄那些不正經的。」

「嘿嘿。那、那還是買吧,我保證,下次一定要給娘子你買最好的,最漂亮的衣裙。哼,再也信不過那、那裴、裴元紹了。這傢伙,平時嘻皮笑臉的,一看就不是什麼的好貨色。等下次為夫見到他,一定會好好的收拾收拾他。」臧霸順著娘子的語氣,罵罵咧咧的為自己沒能買回漂亮上好的衣裙給她而開脫。

「對,一定要好好收拾他,最好,把他的手都給剁了!」臧霸妻子似非常認同臧霸的意見。

「啊?還真的剁了?」

「對,剁了!」臧霸妻子似恨得牙痒痒的道:「那麼好的綢緞,被弄成了這個樣子,這簡直就是暴、那個暴……」

「暴殄天物?」

「對對,就是暴殄天物!」

山裡的女人,大多都不識字,沒讀過書,所以,臧霸妻子雖然聽說過有這樣的一個詞,卻怎麼也想不起來。但是她知道有這個詞代表著那樣的意思,臧霸介面,她才跟著說出來。

「額……」臧霸說要整治那叫裴元紹的傢伙,但也只是說說,自己的娘子似當真的要自己整治他,其原因,只是那傢伙弄給自己的衣物不好?

那個,臧霸也不禁好奇的想,那裴元紹拿給自己送給妻子的衣裙,到底是如何的傷天害理?居然讓自己這向來善良的妻子也要剁了那個家的手?

因此,臧霸不禁好奇的問:「那衣裙呢?拿來讓我看看,我倒那衣裙是如何的破,讓娘子如此的氣惱。」

「有什麼好看的?扔到箱子里了,等改天有時間,人家再拆下來,做一件小衣吧,唉,可惜了那上好的料子啊。」臧霸妻子臉腮兒氣鼓鼓的一屁股坐到了床榻邊,嘟著天生艷紅的小嘴道。

「好娘子,別生氣,讓為夫看看。若這傢伙真的拿一些破布來糊弄咱臧霸,我會讓你好看。」臧霸走到房內一角,揭開了放在房角的箱子道。

「布倒是上好的絲綢布料,就是不知弄的啥。」

「嗯……咦?」臧霸應著,從箱子里拿出了一件粉紅色的軟柔裙子,一邊道:「沒破啊,這料子,還真的相當好。」

「好好好,你懂什麼?你沒看,這是什麼的裙子?你見過嗎?那麼短,穿上去,不僅遮不到下面,連衣袖都沒,肩膀什麼的,都裸在外面,只有兩條帶子吊著,這是什麼的裙子?不就是一塊布么?」

「咦?還真是啊,太短了。」

臧霸拿起來,比划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相比起他高壯的身形,這弔帶裙怕就只能當作是他的一件衣卦。

不過,臧霸卻福至心靈,心裡馬上想到,這衣裙雖然是短了一些,可是,看其弄得,卻是相當的精緻,每一針一線,都是經過精心的裁剪,尤其是整件裙子,還是百褶的。

這個,臧霸雖然還沒有見過有哪一個女人穿過,也沒看自己的妻子穿過,但是,他一想,這件裙子,若是穿在自己妻子的身上,那卻又是如何的風景?

露一片雪白的香肩,下面又若隱若現,嘖嘖,那才叫有情趣啊。

特別是他想到,如果自己按耐不住,要弄她的時候,就這麼往上一掀,就可以了,不用平時的衣裙那般麻煩,衝動起來的時候,想解開都一時解不開,讓他粗手粗腳的給撕破了。

嗯,看樣子。不知道是誰精心設計的這種衣裙,還真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