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七十五章臧霸投漢

第四百七十五章臧霸投漢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4-12 20:15  字數:5500

程昱立於臧家廳堂之前,臉霸微笑的望著臧霸。

再次臧霸,他的心裡也不禁暗贊,好一個臧霸,身長八尺,身形壯闊,相貌堂堂,大步走來的時候,有如沉淵凝岳,極有氣勢。

此人一看,便知道是豪邁之輩。

不只是程昱,連站在程昱身後的徐晃,亦覺這人的氣度非凡,非是尋常人。

但此刻,臧霸的身上,還多了幾分柔腸,抱著兩個兒子,那父愛洋溢於表。他掃了一眼廳堂,見到程昱,神色坦蕩,眼神似是在問侯,見到其父,眼神則有一瞬的恭順,見到其妻,目光一柔。

嗯,就是連程昱,都沒有到像過像臧霸這樣的漢子,內心的深處,居然會有著如此細膩的情感。此臧霸,的確是一個人物也。

程昱覺得,只有內心坦蕩,又情感豐富的人,才是一個真正的人,才是真正的豪傑。

現在的臧霸,比起他當初所見到的年輕衝動的少年,已經成了深穩成熟的漢子。

「宣高,別來無恙?」

程昱當先抱拳拱手道。

「程先生!」臧霸先將孩子放下,從懷中掏了一大把好看的玩物給他們,拍拍他們的屁股,讓他們一旁去玩,然後再目光一凝,落到了程昱的身上,大步走來,到了程昱的面前,然全有如推金山倒平柱的便拜下。

「宣高,莫要如此,若這樣,程某都不敢在你們臧家多待了,初來時,臧老爺子如此,現在你也如此?如此落俗?」程昱上前,將臧霸扶起道。

「哈哈。也是,大恩不言謝,程先生的恩情。臧某記在心中便是了。」臧霸一拜後,大大方方的起來。然後,示意程昱待待,再到了臧父的面前,恭恭敬敬的叩頭問候,起來再到了妻子的面前,也不知道是塞了一些什麼給她,弄得她一下子臉兒都紅了起來。啐了一聲,扭身返回裡屋。

做完了這些事,臧霸才一臉傻笑似的,轉過身來招呼程昱道:「程先生。這多少年了?怕也有十來年了吧?如今我孩兒都有十歲了。來來,咱們堂上坐。爹,這一次,就允許孩兒浪費鋪張一次,我要與程先生好好一醉。」

「呵呵。宣高爽直,好,咱們今晚,不醉不休!」程昱見臧霸如此豪直,不禁更喜。更加的希望可以勸服其歸順曹操,如此,不但為曹操多添一員大將,也算是為自己多增一個好友知己。

「嘿嘿,」臧霸似有點怕臧父的樣子,擔心臧父會阻止他與程昱喝酒,趕緊沖外大叫一聲道:「孩兒們,還等什麼,把好東西都呈出來,嗯,今天回來時所獵到的獐子,趕緊的宰了。」

程昱知道臧霸應該是那種不拘小節的人,所以,他自然也要表現得隨意一些。

坐好後,他故意調笑了臧霸一下道:「嗯,宣高,酒可以喝,程某也可以喝醉,但是,你卻不能喝醉了,你才回來,若當真的喝醉,一會你夫人恐怕便要生氣了。剛才你送禮物討她歡心,恐怕也白送了。不過,咱有些好奇,不知道你剛才送了什麼給你娘子?」

「嘿……」臧霸那因為終日在外面曬得有點黑坳的臉上,居然也一紅。

「呵呵,不能說?不能說就算了。」程昱見狀,心裡好笑,都三十來歲的人了,還如此靦腆,他轉頭反客為主的招呼道:「臧老爺子,請上座。徐晃,你也不用客氣,到了宣高家裡,就別當自己是外人,就像到了自家一樣可以了,不用整天站在我後面。」

「呃,對對,爹爹,還有這位……徐晃?你就是徐晃將軍?曹操帳下的頭號大將?」臧霸說著,卻突然聽程昱說站在他身後的這個大漢就是徐晃,不禁神色一凝,有點吃驚的道。

其實,他一回來,就感到了站在程昱身後這人的那種凝實的氣勢,早已經讓臧霸暗暗的留心了。只是沒想,他居然就是大名鼎鼎的徐晃。

「臧霸將軍,在下正是徐晃,不敢當主公帳下頭號大將的稱號。與臧霸將軍獨霸泰山這麼多年來說,徐某還真的算不得什麼,這麼多年,一直都是到處流浪,幸得曹操收留而已。」徐晃雖然是粗人,但是,跟著的主子,無一都不是一些奸滑之輩,這久而久之,他亦能學得到一點文皺皺的話了。

「徐將軍說笑了。來來,請坐,到了臧某家裡,就如程先生所說的,就當是回到了家一樣可以了。」臧霸現在,也絕口不提他與曹操的人是敵人的事,就裝作不知道程昱和徐晃是曹操的人似的。

其實,臧霸既然是一個情感細膩的人,那麼,他就一定是心思廣泛的人。他哪裡不知道曹操帳下的重要軍師程昱?又哪裡不知道徐晃?吃驚,只是沒想到此便是徐晃而已。

四人據案而坐,臧霸帶回來的人,自然操心酒食的事,不一會,酒菜便奉了上來。

大家言談頗歡,各自了解了一下各人的近況。

酒過三巡。

也似差不多了,徐晃也有了幾分酒意。

程昱經不起臧霸的頻頻敬酒,擔心自己真的會喝醉,趁還清醒著,對臧霸道:「宣高,其實,程某這次前來討擾,其實是來做說客的……嗯。」

程昱舉手,止住了欲張嘴的臧霸,接著道:「成不成,先聽我把話說完,你也更不要想什麼的我是你父子的救命恩人,便覺為難。事情成不成,你就一句話而已,不用在腦子裡老想著報恩不報恩的。」

「嗯,請程先生直言無妨。」臧霸見狀,只好點頭道。

「我的來意,想必宣高你的心裡也猜得到了。沒錯!我是來給我家主公來勸降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