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七十二章勸降臧霸

第四百七十二章勸降臧霸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4-11 13:25  字數:5369

「主公,今討伐呂布,欲奪徐州,這個臧霸臧宣高,就是當的一個關鍵的人物。」程昱對曹操拜道:「因此,請主公務必給予優渥的條件,派人前去說降臧霸,若無此人,主公此次欲從山東進軍徐州,怕事半功倍,有不少困難啊。」

「哦?軍師為何有此一說?」曹操肅容問道。

「主公應知道,程某本是兗州東阿人,東阿離泰山並不遠了,某少年之時遊學,自然遊歷過泰山。泰山地勢險要,歷來都是強盜叢生之地,特別是逢亂世之時,泰山更是諸多盜賊匯聚之地。這些地方的百姓,也極不兇悍。嗯,主公當年,得四十萬青州黃巾軍,當,便有許多是青州泰山人。現在我們軍馬戰力鼎盛,也大多依靠這些軍士。」

「嗯,這些曹某自然知道,要不然,現在也用不著這麼煩惱,被這些賊兵所阻,大軍沒有通行而過了。」曹操苦惱孤點頭道。

「主公,其實,就算是之前泰山被黃巾餘黨管亥所佔的時候,泰山真正的豪強雄主,應該也是臧霸。要不然,一山不容二虎,管亥強勢的時候,他必然會對付臧霸,可是,他卻沒有,這是為何?就因為臧霸才是泰山一帶山賊強盜的首領,沒有人敢動他。」程昱道:「這個臧霸,別看他雖曾為賊首,可是,他卻不是黃巾賊,與黃巾賊是完全不同的,臧霸其人,其實自少便有豪俠之名,為人急公好義,並非一般奸惡的盜賊所比。亦是如此,他方可成為泰山賊的真正賊首,哪怕他後來投了陶謙。搖身一變成了朝廷官兵,可是,泰山賊,也依然奉其為首,而私下裡,藏霸亦對泰山賊相當的照應,並沒有讓官府出兵去肅清他們。因此,私下裡,那些賊眾,都願意聽從臧霸之命。」

「哦?這個臧宣高。原來還是一個這麼有意思的人?」曹操聞言,不禁對臧霸產生了濃濃的興趣。

「唉,其實,亂世之賊,原本何嘗不也是民?都只怪當年朝廷**。逼良為賊。」程昱先是嘆了一口氣,然後再說道:「主公。臧霸應該也是一個深明大義的人。呂布並非明主,我想,如果我們去勸降臧霸,說不準,還會有機會的,只要臧霸能歸順了主公。那麼,主公不但可以得一員大將,並且,還會盡得泰山之兵。這些兵馬,稍加整頓,就是一支精銳之師。而且,最為重要的,只要臧霸歸順,那麼,從山東去徐州,主公的大軍就會暢通無阻,並且,還能做得到瞞住呂布,做到神不知鬼不覺得突然大軍降臨徐州,能殺呂布一個措手不及。如此,呂布必然敗亡!」

「嗯,好!」曹操如果能夠說降臧霸,這自然就是最好了,不過,他也知道,要說服臧霸歸順,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跟著又說道:「不過,好是好,要如何才能說服臧霸呢?誰又能去做說客?」

「主公,屬下不才,願意前往泰山見臧霸,一定不會負主公所託。」程昱向曹操請纓道。

「什麼?你去做說客說服臧霸?不行不行,臧霸說到底,還是一個賊首,為賊者,喜怒無常,心性兇殘,我豈可讓仲德你冒險?」曹操想也沒想就搖頭道。

「哎呀,主公,這都是什麼時候了?我們大軍在此,不等拖得太久,若太久,不僅呂布會生疑,而且,河北的袁紹軍也會起疑,以為我們是針對他才調軍來兗州的,若他也調來大軍,那麼就真的變成了我們與其兩軍隔河對持之局了。因此,我們大軍來到兗州,雖然也有震懾袁紹之意,可是,卻不能待得太久,必須要儘快通過泰山一帶山嶺,進入徐州。」程昱見曹操不同意讓他去,不禁有點急的道:「並且,主公若想勸服臧霸,就必須要讓程某去,若不然,不要說想勸降臧霸了,就是想見上其一面,怕都難以見到。」

「哦?那軍師你為何就能這麼確定可以見到臧霸,還能說服他歸順於曹某?」曹操疑惑的問道。

「滿主公,其實,程某在少時曾與臧霸有過見面之緣,那時候,他為救其父,殺了太守逃亡,與其父飢寒交迫,又被官兵追捕的時候,程某救了他們父子一命,所以,若是我去見他,他必然會見程某,若他當真的是一個看重情義之士,那麼,程某便有幾分把握可以說服他歸順主公。」

「什麼?沒想到你早年竟然認識臧霸……嗯,這個……讓我想想……」曹操的心裡,還是有點擔心程昱的安全問題,畢竟,這麼多年過去了,臧霸還不知道還記不記得他被程昱相救過的事。

「主公,請放一萬個心,臧霸父子,當年之所以要殺太守逃亡,就是其父子皆是講情義之人,他們本來就是為了救人,卻被人所害,臧霸才會殺官兵逃亡。一個人就算再怎麼樣變,但其本心絕不會變,我相信,臧霸應該還是那個人。」程昱勸道:「主公,讓程某去吧,不出數天,必定有一個結果。」

「這……」曹操神色數變。

「主公!」

「好吧,不過,你可不能獨自前往,我著徐晃陪同你一起去,若能說服臧霸自然是最好,但是,如果不能,你就得趕緊回來,並且,一定要平安回來。」曹操一臉慎重的道。

「諾!屬下一定不會有負主公之託!」程昱見曹操答應,神色大喜的拜伏道。

「好了,不必多禮,嗯,對了,仲德你前來見某,莫非就單單是為了這件事?沒有別的事了吧?」曹操示意程昱起來道。

「額,主公你不提起,程某還真的忘了呢。」程昱拍了拍額頭道:「前來兗州見主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