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六十一章進攻就是最好的防守

第四百六十一章進攻就是最好的防守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4-08 23:29  字數:5392

容易驕傲的人,何止曹操一人?

呂布同樣是一個驕傲的人!

呂布奪得徐州全境,這的確是呂布一生當中,最為風光的時刻。

他一生當中,從來都沒曾有過此刻這種農民翻身做主人的快感。什麼丁原、董卓,所有的一切都已經成了過去。在趕走了劉備,自領了徐州牧這一刻,呂布才算是真正的成為了一方諸侯。短暫的攻佔曹操兗州,那不算是呂布已經成了一方諸侯,因為,他奪得兗州,板凳都還沒有坐熱,便被曹操給打敗趕走了。

現在,呂布才覺得自己總算是煞出頭了,他不禁為當初自己在長安能夠放棄在長安與劉易爭雄,跳出關中到這中原來的決定感到英明。若非如此,又何來今日的風光?

呂布本來,還打算大肆分封眾將,讓大家都樂呵樂呵的,只不過,陳宮與張遼等部下,都極力的反對,覺得這才剛剛取得了一點成績,實在不宜太過得意忘形。兩人都勸戒呂布,請呂布不要忘了當初兗州之敗,眼下,還是要立足於如何發展,如何確保徐州不失為妙。因為,徐州雖然是大漢東方一隅,可是,徐州之地歷來都是兵家必爭之地,何況,與他們緊鄰的有曹操、袁術,還有北海孔融,他們都勸告呂布,要及時做好提防他們攻擊徐州的準備。

陳宮與張遼,都已經把話說得很清楚了,呂布現在,就算是奪得了徐州,其實也是一個燙手山芋,極不安全。哪怕是北海孔融,也不要輕視了。孔融雖然微弱,其實不善於用兵,可是,他畢竟是當世名士,並且,其人在民間的口啤非常好。換句話來說,如果沒有一個能夠站得住腳的興師借口,呂布還真的不好去滅了孔融,因為,對孔融用兵。必會使呂布失去民心。世人會說,你呂布欺負一個老實人,欺負一個文人名士,這算什麼英雄?吶,北海只是大漢山東的一點點小地盤。只是雞肋一塊,呂布就算是奪取了北海。也壯大不了多少他的實力。曹操、袁術。多的是廣闊的地盤,你為何不去攻擊他們?你呂布就只懂檢軟柿子來捏么?何況,北海孔融的存在,並沒有對呂布形成半點威脅,真正最直接的威脅,其實就來自於曹操。你不去打曹操,反而要打實力微弱的孔融?如此,世人會如何看他呂布?看呂布的笑話么?

實際,歷史上。呂布在奪得徐州之後,也並沒有攻擊孔隔。北海是196年才被袁紹派長子袁譚所攻奪,其妻兒也落到了袁譚的手裡,而其本人逃到了許昌,學劉備投曹操那樣,投漢不投曹。

反正,陳宮與張遼,都把道理擺在呂布的面前,請求呂布厲兵秣馬,及時做好抗擊曹操的準備。

其實,歷史上呂布也是公元198才把劉備趕走,奪得徐州全境,不過,他除了小沛城讓劉備所佔屯軍,他對於徐州全境,還是有著直接的統治地位的。所以,說起來,呂布其實也風光了好幾年。可惜,這些本來已經有了固定歷史軌跡的事件,現在全都亂了套,不會再按歷史上的那樣發展了。

呂布見陳宮、張遼如此,便暫時沒有分封眾將。不過,如何治理徐州的事,他卻是不想花費太多的心思的,有政務上,有陳宮全權處理,軍事上,又有張遼等將主持,他反而空閑了下來。

空閑下來的呂布,無所事事,要比歷史上更加的無聊,因為,此刻的呂布,沒有了其元配夫人嚴氏,沒有了他心愛的貂蟬,更加沒有了在奪得徐州之後才得到的曹豹的女兒,美人兒曹菁。本是呂布的三個女人,現在全都成了劉易的女人,現在都在洞庭湖新洲呢。

嗯,說起來,呂布此刻,可算是事業得意,但情場上失意了。甚至可以說,有點可憐。元配夫人嚴氏,在當初離開長安的時候,就失去了消息,在呂布的心中,她的女神貂蟬,已經不在人世,而本應該是他的女人的曹菁,他更是連見面的機會都沒有。其實,他現在,還能聽得到徐州人的私下談論當初徐州有雙嬌二美的事,只可惜,他無緣得見罷了。

所以,呂布不自然的就倍感寂寞,女人他不會缺,沒有了嚴氏,沒有了貂蟬,沒有曹菁,呂布還會有周氏、張氏、劉氏。可是,那些女人,豈可以和嚴氏、貂蟬相比美?因此,那些女人,哪怕都有幾分姿色,但是,呂布還真的沒有一點感覺,和那些沒有一點自己特色,沒有自己性格的女人在一起,讓呂布覺得就形同嚼蠟,沒有一點快感可言。事實,這世上美人雖多,可是,像嚴氏與貂蟬這樣的絕色美女,卻是萬里無一的,豈可以拿一般的女人來與貂蟬這樣的人間絕色來相提並論?

如此,呂布就唯有寄情於杯中之物。嗯,喝酒嘛,自斟自飲自然就沒有意思,也剛好,為了籠絡徐州的那些豪門勢力,呂布就乾脆終日擺宴,府中,賓客不絕。

這個,有吃有喝,也是為了保全自己的身家性命,徐州當地的世族豪門的人,在呂布跟前,自然是什麼都會挑好說的來說,把呂布捧得似天上有地下無的樣子,直把呂布捧得飄飄然。

然而,就是在呂布難得的有了好心情,自我感覺無比良好的時候,曹操突然出兵,一聲不吭,連招呼都沒打,就來打他了。

這讓呂布怒啊,無比的激怒。

呂布認為,自己當初攻擊曹操的兗州,只是無奈之舉,不得已才為之,如果他有去處,也必然不會攻擊曹操的地盤。可是,自己也不是被他打敗了嗎?就算是有怨氣,可這事兒已經過去,是已經了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