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六十章呂布之怒

第四百六十章呂布之怒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4-07 00:45  字數:5493

有時候,一個人還真的不能太過順利,如果順利慣了的,就極容易產生驕傲自滿,就會犯錯。

曹操一生,都不知道有過多少次因為驕傲而吃虧的事,可是,曹操還真的從來都沒有吸取教訓,一次又一次的吃虧。

嗯,打了無數敗仗,可曹操還是一次又一次的犯錯。

歷史上,曹操濮陽攻呂布之時、宛城戰張綉之日,赤壁遇周郎,華容逢關羽,割須棄袍於潼關,奪船避箭於渭水;困於南陽、險於烏巢、危於祁連、逼於黎陽,幾敗北山,殆死潼關,五攻昌霸而不下,四渡巢湖而不成……

等等,無數次犯錯,每一次,都能給予曹操非常深刻的教訓,可是,他就是不長記性,就是在取得了一點成績之後,馬上就又驕傲自滿起來。聽不進人言,又或者,誤聽人言。

有些事,看上去似乎並不是曹操單方面的錯,似是曹操謀不如人,才會遭致失敗,但是,認真看來,其實還不都是曹操的性格造成的?

離開議事大廳,荀攸與程昱都默契的走到了許都城內的一家樓酒之內,進了一個雅房。

待侍女來奉了茶退下之後,荀攸對程昱拱手道:「仲德先生,剛才議會上,多謝你仗義執言打消了主公對荀某的猜疑。」

荀攸是說程昱也插話讓曹操考慮請出劉備,藉助劉備兩個義弟關羽、張飛攻伐呂布的事。還有,那時候,幸得程昱拉了一下荀攸的衣衫提醒,荀攸才沒有直接說出讓曹操起用劉備的事。如果說了出來,曹操恐怕就不那麼容易打消對荀攸的猜疑了。

「呵呵,公達你出生世族。平時恐又專於學問,不似程某,因家貧,不得不忙於生計,在外面與人接觸得多了,自然學了一些在世為人的圓滑,不似公達你那麼的直腸直肚,什麼話都敢直言。」程昱不以為意的笑了笑道。

「呃,哈哈,好像。的確也是這樣,平時,咱一般都不想發言,但是,一旦說開了頭。就想把自己所想的都傾倒出去。嗯……咱們主公,其實還算英明的。只是。有時候猜疑之心太重,還有,太容易驕傲自滿了。以為之前用計使得袁術、呂布、劉備三家反目,徐州與揚州就唾手可得……」荀攸被程昱這麼一說,貌似自己有時候說開了還真的難以收口。

「噓……」程昱沒好氣似的對荀攸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並伸起一個食指搖著道:「隔牆有耳。並且,背後不宜議論主上,咱們喝酒品茶,只談風月。不涉其它。」

荀攸一屁股坐下,很沒有那個滿復智計,很毀他沉著機智的形象的一腳踢開了靴子,坐到了與程昱隔了一張矮几的地下。

稍為壓低了一點聲音道:「咱不是非議咱們的主上,而是就事論事,我們扶助主上,還不都是希望讓我們的所學能有所展,希望主上可以成就大業么?主上有問題,我們就應該要指正。有過則改,無過則免。」

「嗯嗯,喝酒喝酒。」程昱一手舉杯,一手推了一杯給荀攸道。

「呃,好好,不說了咱不說了,好不?」荀攸見程昱似真的不想再說這方面的事,只好作罷。

兩人喝了一會酒,胡亂的聊著,荀攸還是忍不住道:「仲德,說實在是,目前在主上帳下,就屬你的才智讓我最佩服,也只有你才最合荀某的胃口,餘下的,要不是持才傲物之輩,就是徒有虛名,又或熱衷於名利之輩。憑咱們的關係,其實,咱們私下裡,還有什麼不可說的?你就說說你的意見吧,對於主公這次派軍攻擊呂布,有幾分把握?」

「唉,好吧,既然公達你都對程某如此推心置腹了,咱就說說吧。其實,你的心裡,比程某更清楚啊。」程昱嘆了一口氣道:「你說得對,呂布,當世人傑也。豈是那麼容易被我們所敗?如果沒有讓呂布所驚懼的大將壓制住他,我們縱有千軍萬馬又如何?呂布一人,戰場縱橫無敵,並且,手有方天畫戟,座下有日行千里的赤兔馬,有了這兩樣寶物,呂布更如虎添翼。說真的,就算是劉易,在戰場上,也只能擊敗呂布而不能將其擊殺。像滿寵先生他們,居然敢輕言戰勝呂布,真把呂布當成是匹夫?呵呵,在呂布的眼中,他們何嘗不是螻蟻?」

「公達,我們動動腦子,張張嘴巴倒還可以,可是,這打仗嘛,還得要人去打的。說一千道一萬,要殺呂布,還得要我們的軍將有那個能力實力去擊殺呂布才行。否則,光憑我們動動嘴巴,就當真的可以奪了呂布性命么?我們定計就算是再好,但下面的人執行不得力,那又如何能成事?」程昱與荀攸,的確是相交莫逆,私下裡,無話不可說。

「仲德說的沒錯,何況,荀某覺得滿寵之言不可信。」

荀攸認同的道:「莫要忘記了,呂布現在有陳宮這智計多出的謀士相助,據聞,原來徐州名士陳登,現在也投了呂布。呂布不懂政務,估計都是陳宮與陳登所把持的徐州政務,有他們這些能人,徐州的治理,應該不會太差。呵呵,也怪了,陳登本是陶恭祖之人,劉備領了徐州之後,他投了劉備,現又投了呂布,但是,卻不覺會有損了他的聲譽,我們亦不覺他這麼做有何不妥。」

「嗯,的確,陳登陳家,本是徐州名門望族,他能代表了徐州舊勢力的意願。不管是誰奪取了徐州,都必須要得到陳登的相助,要不然,就算是得到了徐州,怕也不好管治。」程昱說到這,不禁若有所思的肯定道:「公達,我們主公若要奪取徐州,這個陳登一定要爭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