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五十八章只能攻擊呂布

第四百五十八章只能攻擊呂布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4-06 20:07  字數:5468

曹『操』端坐位,眉頭緊皺,帶著幾他陰霾,不悅的對堂下謀臣道:「諸位都是飽學之士,都是智計過人之輩,難道,我們現在的情況還會比之前的情況糟粕?到了現在,居然還沒有人能想得出一個兩全其美之策?各位,我們現在,可是刻不容緩啊,朝廷成立到現在,時間雖然不長,可是,我們這個朝廷,就有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看看,袁紹、劉易,他們手掌百萬雄兵,隨時有可能進犯我們朝廷,如果不抓緊機遇,不能在短期之內發展起來,我們拿什麼來確保我們朝廷的安全?」

曹『操』目光一掃荀攸、程昱,還有華歆、滿寵、劉曄等人,,最後把目光落在荀攸身上。

「主公!」荀攸知道終要說的,只好站起來抱拳道:「其實,各位大人所說的,這些都是客觀存在的一些實情,是改變不了的事實。徐州、揚州一定要奪取,甚至是整個豫州都要奪取,並且還要儘快的奪取。如此,我們才可穩據整個中原,和新漢朝劉易與袁紹、劉表等天下諸侯勢力相抗,我們也才可以能真正的成氣侯。」

「不過,隨著時局的發展,在下覺得,是否應該暫緩一下我們的擴張步伐?」荀攸似有點前後矛盾的道:「我們的威脅,其實主要是來自於新漢朝及袁紹。現在,袁紹大軍集結,似有往南擴張之勢。我們暫時,可以抓緊我們現有地盤的建設,加快發展,休整一段時間,主要是屯軍提防袁紹便可。這可是我們難得的一個休生養息的好機會啊。」

「什麼?公達你竟然有讓我們暫止兵戈的念頭?」曹『操』有點驚訝的望著荀攸道。

「沒錯!現在用兵,於我們長遠的利益。並沒有太好的前景,那還不如穩固我們的勢力地盤。」

「這……此話怎講?」曹『操』滿臉不解的道。

「主公,其實,一個勢力的強大與否,並不在於勢力地盤與否,也不在於兵力的多寡。而是在於是否能讓其國富民強。如果我們經營好了現在的勢力地盤,讓我們治下的百姓安居樂業,使我們治下的百姓,對我們的朝廷歸心。只要讓我們治下的百姓,能夠感受得到在我們朝廷治理之下的好處。那麼,荀某相信,像常年失治的豫州,在袁術粗暴管治之下的揚州,在不懂得管治百姓的徐州。那些地方的百姓,就會自動歸心。進而會前來相投。這樣。我們雖不得其地,但卻得其人。到時候,那些地方自然可以不戰而下。」荀攸大聲言道。三國小兵之霸途458

「這個……若按公達的說法,我們要得到這三州,還要等多久?」曹『操』的心裡有點不太愛聽荀攸現在所說的,治好了現在的地盤。別的地方的百姓就會前來相投?這也太不靠譜了。不過,他表面卻沒有表『露』什麼,還是一臉認真的垂問。

「三年或五年,要想一個地方興盛。沒有三年五年怕是不太可能的。」荀攸沉『吟』了一下道。

「三年?五年?」曹『操』的眼睛一瞪,一臉堅決的道:「不可能!我們怎麼可能等得了三、五年的時間,等那些地方不戰而下?不能!公達,你可是曹某最為信任的謀臣,現在是商議如何奪取徐州、揚州等地,可不是商議是否要出兵的問題。」

「唉……」荀攸暗嘆一聲,轉而道:「主公,這個已經是荀某與伸德先生經過長時間的討論才想到於我們朝廷最有利的辦法。若主公認為不可,那就算了。」

曹『操』否決荀攸的提議,其實也並非是對荀攸有什麼意見,只是他真的不能等,不能坐看別的勢力發展強大,而他只能死守現在的地盤,對於極具進取精神的曹『操』,一心想統一大漢的曹『操』來說,那是絕對不符合他『性』格的做法。

當然,荀攸心裡暗嘆,也不是對曹『操』有了什麼的意見看法,他其實,就只是就事論事罷了。

對於一個勢力來說,沒有任何一個勢力,可以不停的興兵爭戰。打仗,打的就是錢糧。就算強如新漢朝,也會有因為錢糧不足而停戰的事。

所謂不當家不知道柴米貴,曹『操』起兵的時候,身家雖我豐厚,但是,現在可不是當初,數十萬的大軍,用度可不是小數目,每天都是用天文數字來計算的。遠的不說,近的,曹『操』出兵徐州,跟著又與呂布大戰,沒有休養生息的時間,跟著又出兵穎川,與張綉之爭,出兵攻擊袁術。所以,目前,已經使得曹『操』的糧草捉襟見肘,並非之前那麼的寬裕了。

現在,糧草不是說沒有,也不是說不能支持曹『操』再來一場大戰。可是,如果一場大戰之後再來一場大戰,那就不能再支持了。

荀攸與程昱,他們拿新漢朝來與他們的朝廷作對比,他們發現,只有像新漢朝那樣,在爭戰之餘,還能兼顧民生,使得其治下的百姓,不會因為戰爭而有什麼的動『盪』,不會因為戰爭而產生糧食危機。

就他們所在的朝廷來說,雖然也不停的發展農業生產,可是,不停的征戰,使得治下百姓似乎已經有了厭倦的情緒。不停的爭戰,使得農稅收得極重,不少百姓都僅可以維持在溫飯的水平線上。最可慮的是,之前呂布奪取兗州,讓曹『操』治下的許多百姓,都受到了衝擊傷害,使得許多百姓,對於曹『操』這個朝廷,覺得不放心,對於前景,並沒有太大的期待,甚至,有不少百姓產生厭產的情緒。

這些,與新漢朝的百姓相比起來,誰憂誰劣,就可以一目了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