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五十四章攻略倭國(完)

第四百五十四章攻略倭國(完)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4-05 00:00  字數:5687

其實,在典韋一登上比武台的時候,所展露出來的那種氣勢,蒙覺就已經察覺到,這個叫典韋的大漢居然讓他有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憑他的眼力,居然看不出典韋的深淺。

那時,蒙覺就知道這次比武可能要輸了。

高虎,最多就是一流武將巔峰的水平,戰力雖然強悍,可是比起超一流武將的典韋,那是完全不同的境界的。

蒙覺雖然不知道典韋有多厲害,可是,經過高虎連攻三十來招,他也看出了。論武學境界,高虎可能不及典韋,論力量,高虎更不及典韋,說到武功招式,高虎的棍法,也未必可勝得過典韋的戟法。何況,典韋還只是只攻不守,讓高虎全力的將他的棍法施展了一遍。這樣,高虎都奈何不了典韋,甚至,都不能將典韋的戟法逼亂。

再斗下去,已經搶攻了三十來招的高虎,也是枉然的,也絕不能奈何得了典韋,若典韋再反擊,高虎必定落敗。與其讓高虎落敗受挫,還不如在高虎似佔了上風的時候,讓高虎認輸。

不過,高虎雖然也有點技不如人的念頭,但是,口頭上卻不想認輸。

「我沒輸,再來!」

「高虎!」蒙覺卻喝了一聲道:「典壯士都還沒有攻,你現在便氣弱了,還不下來?」

高虎雖然還有一點不服氣,可是卻不敢不聽島主的話,悻悻然的收棒抱拳道:「我輸了。」

「嘿嘿,咱知道你不服氣,這樣吧,這場當你輸了,咱們再找一個安靜的地方好好比比,倭國人當中,我碰到你,就只有你能與咱老典鬥上一會。走走。讓你輸得口服心服。」典韋收戟,對高虎挑畔的說道。

「我不是倭國人,我是華夏人。」高虎強調道。

「嗯嗯,是華夏人,走吧,不輸氣的跟來。」典韋率先跳下了比武台,對劉易打了一個招呼。往人群外擠去。

高虎想了想,便也跟著而去。

蒙覺沒有阻攔,他知道這樣也好,讓高虎知道天外有天,明白他與真正高手的差距。在人前比武,輸得太慘。會讓其拉不下臉子,若是私下比武,輸贏都沒關係。蒙覺也樂得讓自己的人與劉易的人親近一些。不過,輸了就是輸了,他無話可說。

第二場,由那張屺上場。劉易則讓史阿上陣。

不過,這場比斗。卻沒有什麼好說的。同為一流高手,但史阿卻是接近一流巔峰實力,若史阿與高虎比斗,可能平分秋色,便是這個只有一流武將實力的張屺,卻遠不是史阿的對手了。

因此,史阿的攻擊手段,是真正的一擊必殺的手段。精妙無比的劍法傳自大劍師王越,不是一般人可以匹敵的。

三招,才不過三招,張屺便被史阿把握住機會,一劍抵在他的喉嚨。

連輸兩場,第三場不用比了。

在場的人,都以為會有一晚可樂。會見到三場龍爭虎鬥的,可除了第一場高虎對典韋讓他們見識到了真正高手的比斗之外,第二場等於才開始就結束了,第三場。不用斗。這樣,圍觀的神龍島人,都不禁覺得有點掃興。

不過,蒙覺講話,決定追隨劉易,不日將會派一些人先離開神龍島,到時候,只要願意離開神龍島的人,都可以被安排到外面去,將來,所有的人,都可以返回華夏大陸去定居。最後,他讓眾人搬出酒食,讓神龍島人放開了吃喝,使得比武會成為了狂歡晚會,神龍島人才狂歡而散。

劉易被請到了蒙府大廳說話。

「劉易兄弟,你手下果然是能力輩出,我有些相信你的能力了。不過,除了典韋、史阿,你今晚打算再派誰上場來跟我們比武?」蒙覺問道。

「哪蒙老先生呢?第三場你派誰出場?」

「如果前面。一勝一負,第三場,自然是老夫出戰了。」蒙覺理所當然的道。

「呵呵,同樣的,若一勝一負,第三場就由我出戰。」劉易輕笑道。

「什麼?你?」蒙覺有點驚疑的望著劉易道。

劉易一直來,都沒有表露自己會武的事,哪怕是月讀,她此刻都不知道劉易是否會武。因為劉易的元陽神功太過特殊了,只要劉易不運氣,看上去,劉易就和一個普通人差不多。

「是我,很奇怪嗎?」劉易伸手指了指外面道:「蒙老先生老當益壯,武道幾乎達大成之境,要不,我們也比一場?」

「好!」蒙覺幾乎沒有半點猶豫就答應下來。

或者是對手難尋,蒙覺有點兒興奮。

他本來,以為自己這方面的人,起碼高虎可以勝一陣,然後,由他出手穩勝一場,這樣,三場兩勝是妥妥的,可是,沒有想到,劉易的人兩場都勝了他。讓他都不用出手了。這讓他輸得不太服氣。

在他看來,這次隨劉易一起來的,包括劉易在內,他都可以穩穩勝出的,沒想都用不到他出場了。

如今,劉易主動提議和他比一場,他自然是求之不得了。

不過,現實讓蒙覺很無奈,他輸給了劉易。

劉易的一桿翻龍長槍,使出來出神入化,特別是劉易的力道,根本就不是他所能匹敵的。

要不是劉易不能真的傷了他,絕對可以用強橫的瞬發暴炸力將其震傷。

劉易偷師了這麼多槍法,自然不是蒙覺所能比的,特別是使出了偷師自趙雲趙子龍的百鳥朝鳳槍法,就算不能像趙子龍那般一使出百鳥朝鳳槍法有如鳳凰降臨一般,可是,卻依然使得似模似樣,極具殺傷力。

比武之事,只是蒙覺尋求一個心安,為自己違背了祖訓而找一個借口罷了